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婚礼+一辈子

第一百四十八章 婚礼+一辈子(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陆景重察觉到他对杜佳茵有一丝丝心动的时候,是在带着她去五台山之后。

一百零八级台阶,已经走过了,她却要再重新走一次。

陆景重负手站在一片空地上。看着穿着厚重棉大衣的杜佳茵一蹦一跳地跑下去,然后十分认真地踩着台阶,一级一级,忽然觉得很好笑。

等到还有一级的时候,他俯下身来,张开手臂接住了她。

而后,在山后的寺庙里,她双手合十虔诚许愿的模样,就那么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心里。

他承认,最初的最初,只是想用她,让陆正宇放松警惕,然后脱离出这个圈子。

可是,后来。某一天发觉出这种感情,却是根本来不及提防的。

这种感情,刚开始是源于一点点的动心,也是一点点喜欢。

只不过,喜欢两个字,真的不足以让他倾尽所有。

所以,直到他抛下杜佳茵离开,去美国,杜佳茵也只算他曾经喜欢过的第三个女人。

可是,就是这样一份感情。在他来到美国之后。时间越久,越是像葡萄酒一样,酿的醇厚悠远。

一度,夜晚失眠,他一度要靠服用安眠药才能睡下,可是慢慢也就有了抗药性,需要加大剂量。方元东给他开药,到最后建议他去看心理医生,而不是依靠药物。

时常午夜梦回,他就会看见一张满脸都是泪的脸,眼睛哭的红红的,问:毛毛,你什么时候回来?

陆景重想,这一份感情。到底起因是什么呢?

第一次,他喜欢苏晴,追苏晴,或许是幼稚的喜欢,已经分辨不清楚了,但是结果,却是苏晴喜欢上了陆正宇,陆正宇因为苏晴,报复陆景重。

第二次,他和耿雨霏之间的爱恋,是源于耿雨霏的不坚定,最终夭折,他没有一点悔恨,好像终于了解到她的真正面貌。

而这一次,错误的一方,却是他。

是他在给了杜佳茵希望以后,又将冷水泼在她身上。

有时候,就是因为负疚,才会将一向葡萄加上酒精,酿成了香醇的葡萄酒的,他逼迫自己不要去想,现在在美国,在国外,国内的事情,他不想知道,也不该多操心。

于是,有一段时间里,陆景重为了发展,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废寝忘食了。

毕竟在国外,华人的发展原本就是比较难的,有时候通宵过后继续工作一整天的事情也是常有的。

薇薇知道陆景重的心事,终于也放松了口径:“你想回去,也要看用哪一种方式回去。”

当然,薇薇的话外音就是,既然已经出来了,如果没有成功,那还有脸回去么?

陆景重听了这话,笑了:“薇薇,你不用拿这种话激将我,我有分寸。”

这是陆景重对薇薇说过的最常见的四个字——我有分寸。

薇薇也一度是相信了,陆景重做事沉稳,而且有魄力,能隐忍堪称大器。

但是,在杜佳茵的事情上,她隐隐感觉到,他已经失了分寸。

人的感情,有时候当真是不受控制。

就好像应了一句话,情不知何所起,一往情深。

在美国呆的这三年,经受过许多,也终于算是有了名气,因为一部电影的参展,在国内也算是重新火了一把,有心人还翻出来三年前,甚至更早十年前,陆景重参加选秀的时候,那个时候的音频资料。

这其中必然有薇薇公关团队的力量,更多是因为陆景重身上绯闻很少,不仅声音好,人长的帅,不是那种没有演技的奶油小生,所以更多是微博上发起的,自发的一些呼声。

于是,薇薇知道,是该回去了。

可是这一次回去,薇薇却没有再跟着了。

对上陆景重幽沉的眼睛,薇薇说:“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这一次回去,就让高明陪你回去吧。”

陆景重说:“也不知道是谁说的牛奶面包整天吃不习惯。”

薇薇一笑:“我都已经快四十了,但是还没嫁人,这在国外不算什么,到了国内,恐怕第一个就是拿我的身份开刀,你这是想要回去了就开始绯闻缠身啊,记住了,陆景重,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被人抓住把柄。”

临走这一天,薇薇送他们到机场,陆景重拥抱了一下薇薇,说:“谢谢。”

薇薇无奈地笑着摇头:“谢什么,vincent,你就是不够狠,你不是认识顾青城么,知道他做事的时候怎么狠么?”

“嗯,你给我说过。”

薇薇没有点破,其实陆景重也可以狠下心的,只不过心里一旦住了一个人,也就有了软肋有了弱点,做事总归就有了顾虑。

换句话说,为人过于刚硬,易折。

薇薇看着一架飞机飞过蓝蓝的天空,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痕迹,咬了咬嘴唇:“陆景重,珍重。”

………………

这一次回国,是公司里的人故意透出风声的,所以,远远地,陆景重就看见了黑压压的人群。

公司派来接陆景重的私家车经过特许,驶上停机坪。

前面有保镖开道,车子也费了好大的工夫,才出了机场。

陆景重透过车窗向外看,经过一个公车车站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人。

“开慢点。”陆景重吩咐司机。

耳朵里塞着耳机,穿着一件极其普通的衣裙,后脚跟一点一点的,背着手等公交车。

没错,是杜佳茵。

陆景重看向她的时候,她也看了过来,视线在半空中相碰,竟然是陆景重先移开了视线。

心里,没来由的就猛的疼了一下。

只不过,现在他刚刚回国,身边太多隐藏的危险,他还不能去找他。

公司里内部达成了协定,说是要给陆景重找一个女友,只是利益结合,平时公共场合出现就可以了,不要求更多亲密的行为。巨岛池划。

当时公司推荐了好几个当红的女明星,对他的事业都有所帮助,但是,他选择了蓝萱。

回来的第二天,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他接到了周越的电话,紧接着,就看到了从车里走出来的杜佳茵。

时间好像在一时间静止了,周围全都是嘈杂的声音,镁光灯闪烁不停。

陆景重的视线只是停顿了一秒钟,然后就微笑着继续回答记者的问题。

但是,在记者看不到的袖口里,陆景重已经默不作声地蜷曲了手指,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杜佳茵,我回来了。

佳茵,你的毛毛回来了。

………………

【婚礼】——杜佳茵自白

两年后。

在婚礼前两天,我又开始紧张了,心脏扑通扑通飞快地跳,好像是要冲破胸膛一样,紧张的片刻都睡不好,在床上翻来覆去。

陆景重拉着我的手,眼睛里全都笑意:“那要不然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你就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情啊!”我握起拳头捶打他的胸膛,“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又怀孕了!”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那天晚上摸着黑比较急,一时急了就忘了带套子,第二天我说要去买避孕药吃,但是陆景重说,“那是你的安全期,我算过了,别老吃那种药,对身体不好。”

我这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安全期和排卵期怎么算,陆景重这么说,我也就信了。

但是,后来问过医生,才知道那个时候是我的排卵期,中标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陆景重当时听见我说怀孕了,反应会比我想象的要更大,手里的玻璃杯直接就摔在地上了,一双黝黑的眼睛瞪着我。

我当时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大反应,但是后来知道了,是方元东偷偷告诉我的,“其实,上一次你生言言的时候,呃,医生就断定你不能生育了,所以……这一次我也不知道怎么着的……”

我一下子愣住了,可能是我的表情太过于空白,方元东双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你可别告诉重哥这是我告诉你的啊!”

我回过神来,将包里的一小瓶避孕药拿出来,“方医生,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个药?”

方元东看了一眼药瓶,再拧开盖子一闻,冲我讪讪地一笑:“这就是普通的维c,不是避孕药。”

我顿时就明白了。

为什么之前有一次事后我要吃药,可是陆景重却执意不要我吃,还说那药是假的,要找方元东专门给我开,过了两天才把避孕药给我。

原来,那个时候,陆景重就已经把药给换掉了。

但是,陆景重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过,从来没有,他宁可把这些事情全都默不作声的咽在肚子里。

方元东说的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告诉陆景重,但是黑夜中,我更加牢牢地抱紧了他的背,陆景重的隐忍,让我心疼。

他从来都不说自己有多难,我看见了,他就随便敷衍过去,我看不见的,恐怕还会更多。

陆景重伸出手指来抹了一下我的脸庞:“怎么哭了?”

我搂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蹭了蹭,摇了摇头,“我紧张,要不再往后推几天吧。”

陆景重拍着我的背:“再往后推,你的肚子显出来了怎么办?再说了,大哥就准我一个月的婚假,还有蜜月。”

“到底婚礼在哪举办?你都请了谁啊?”

到现在为止,对于婚礼的细节,我还是一丁点都不知道,完全都是陆景重筹备的,我怎么问他都不说,这一次也是一样,不管我怎么说,都撬不开他的嘴。

“那结婚礼服呢?”

我没有见到过婚礼礼服,只是陆景重找来设计师给我量了尺寸,说直接送到婚礼现场去。

我戳了戳他的肩胛骨:“不是说了,结婚前一天夫妻双方不能见面呢,你现在为什么还在我床上?”

陆景重眼睛很亮:“还有两天,亲爱的。”

我现在不能听陆景重甜言蜜语,他一叫我亲爱的,我浑身就都酥了,现在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还这么不害臊,我觉得自己的脸又红了。

可能是怀孕的问题,现在变得十分嗜睡,而且很容易累。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有睡醒,就听楼下咚咚咚的敲门声。

陆景重安抚了一下我,说:“我下去看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