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要好好努力,峥科(二)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要好好努力,峥科(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回到c市,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盯着墙上的挂钟,看着指针走过了一圈又一圈。

重哥的葬礼。我没有去。

因为在葬礼前一天,我就已经知道了,其实重哥是想用这么一个方法金蝉脱壳,然后能和杜佳茵做到真正的开始,而不是为了权衡在圈子里的利益关系,中间还隔着一个名不副实的蓝萱。

但是,我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告诉杜佳茵。

我几次拿起手机,几次输入佳茵的手机号,却又一个一个数字删去。

我想告诉她重哥没有死的消息,但是我又固执地不想告诉她。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很自私。

我甚至不希望重哥活过来。

有这种想法从脑海里蹿出来的时候,我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很疼,却不抵心上的疼。

这个晚上,我打电话给顾青城,叫他出来。

本以为顾青城不会来,他还是如约而至。

我知道,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没长大孩子,连毛都没有长齐,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时候特别像是杜佳茵看我的眼神。

顾青城开着一辆黑色的跑车,他的势力原本是在s市的,但是因为未婚妻到了c市,又开始往c市发展。

他见我走近。摇下车窗:“去喝两杯?”

我点头:“好。”

顾青城找了一家酒吧,我跟在他身后进去,见到有一个人见了他就是点头哈腰叫老板。

我撇了撇嘴:“你的生意挺大的嘛。”

顾青城一挑眼角,上面无色灯光照在他眼睛里。“我刚开始接手我外公的事业,就已经在c市发展了,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

我在心里冷冷笑了一声,还“事业”,都是漂白的事业吧,一早我就知道他黑白通吃,是一个狠角色。

顾青城没有找包厢,就坐在吧台座上,“随便点,我买单。”

我今天本也打算不醉不归的,就各种酒品点了个遍。但是,我在倒酒之后,犹豫了一下,因为我想起来杜佳茵曾经对我说过,不要喝酒,对脑子有刺激。

顾青城:“还准备做你姐的乖宝宝呢?”

我怒视着他。

顾青城耸耸肩,“别说你刚刚没想到佳茵。”

我死死地瞪着他,用我自以为最凶狠的目光。他也同样看着我,但是到最后,还是我先顶不住先别开了脸,端起酒杯就猛的灌了下去。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修炼到顾青城的这种程度,别人看不穿自己,自己却可以轻而易举地看穿他。

这一夜,我喝了不少酒,刚开始我一直在问顾青城的未婚妻,因为我觉得能让他这种满身戾气又阴鹜的男人看上的女人,一定是不一般。

“嗯,确实不一般。”

顾青城也要了一杯酒,是特别烈的那种伏特加,然后跟喝白开水似的,一整杯喝下去,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见顾青城这样,心里就来劲儿了,也学着他,一杯一杯往下灌,但是等到我看着他是四五个重影的时候,他却仍然能够稳步拖着我向外走。

我问:“千杯不醉?”

顾青城说:“想醉的时候自然就醉了。”

我觉得喝醉了酒真的就容易变傻,加上智商变低,我问:“你能控制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喝醉?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

“因为你不是我。”

就算是我喝醉了,但是也清楚地记得顾青城的这句话。

顾青城,也是重哥之外,第二个让我崇拜的真正男人。

而且,我根本没有想到,等到我从狱中出去,竟然会跟在顾青城身边做事,也逐渐见识到了他的手腕。

缘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真的。

………………

乔初的葬礼,我跟着佳茵和重哥,一起回到了佳茵的家乡。( 好看的小说

我对乔初的印象,也就局限于和佳茵一起去云南的时候,见过的那一面。

云南之行,是我硬要和杜佳茵一起去的,在路上,每每看见重哥和她之间很容易就流露出来的情感,我心里是酸酸的。

那个时候我对杜佳茵的感觉还不是太强烈,而且我也不知道杜佳茵是我亲姐姐,换成现在跟他们一起去,就完全是另外一个心境了,在路上,我甚至都在想,这一次真是不该跟他们俩一起来了,这个电灯泡当的真是太突兀了,而且弄得我自己心里也难受。

可是,我真的庆幸,我自己来了。

当听到重哥说杜佳茵被绑架了的时候,我腾地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几乎在大脑没有做出反应之前,就冲了出去。

我是先找到重哥,然后才一起去那些丧心病狂的绑匪所在的地方的,我很奇怪,为什么重哥会比警察的电话定位还要快。

重哥将手机里的一个人软件调出来:“这个是卫星导航,我给佳茵的项链里安装了一个。”

也是在这一次,我终于了解到了,其实重哥,已经爱到了极致。

他不让我从正面和绑匪冲突,我就躲在后面的一个铁脚手架旁边,半边帆布挡住了我的身体,我却能够看见,那些人对重哥的拳打脚踢,只不过,重哥只有一句话:“放了她。”

以重哥的阅历,不会不知道现在说这样的话,无疑就是把自己的软肋暴露在这些人面前,但是,他还是这样说了。

我唯一觉得我自己有用的一次,就是现在,当那个人隔断绳子的时候,我冲上前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杜佳茵,为她减缓了向下的冲力。

但是毕竟是十几米高的地方,而且杜佳茵已经怀了七个月的身孕了,当时她的羊水就破了,体内开始出血。

重哥也受了伤,但是,他因为穿着黑色的衣服,所以根本就看不出来血。

但是,随后赶来的一个小护士去扶他,惊叫了一声,我看见那个小护士一手的红色,身上白色的护士服上也染上了一片殷红。巨女边巴。

就算是这样,重哥也要跟着佳茵一起进手术室。

医生说:“你现在的身体不能这么拖着,就是强弩之末!”

陆景重脸上还有血渍,笑了笑:“里面是我的老婆和孩子,就算我是回光返照,也要进去陪着她。”

他的脸上,写着决绝。

重哥还是进去了,我坐在外面的蓝色长椅上,头抵着后面的墙,睁着眼看天空。

因为去挡杜佳茵下落的冲力,我自己也被砸的不轻,医生给我照了x光,不太严重的软组织挫伤,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这点小伤,比起重哥,就是小巫见大巫。

经过将近三个小时的手术,佳茵和重哥的孩子生出来,是一个女婴,只有1750克,简直小的可怜,我都不敢抱她,直接就被医生送进了保温箱里。

我看着婴儿皱皱巴巴的脸,忽然嘴角一勾,笑了出来:“宝宝,我是你小舅舅,亲舅舅哦。”

在这一刻,我觉得这个长得皱皱巴巴,好像猴子一样的小宝贝,好像冲我笑了笑。

………………

这一次从佳茵的家乡回到c市,我开始昼夜不分的学习,用杜佳茵的话来说,我一定要自己考上大学,一定要,让我的形象,在杜佳茵的面前,有所改善。

直到高考过后,我总算是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但是,就在一个晚上,我妈在和重哥的妈妈讲电话的时候,我听到我妈说:“雪糕还没有找到么?!”

然后,我才知道,雪糕不见了,被人拐走了。

当时,我二话没说,收拾了东西就去了华苑,临走前,我妈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姐姐。( 好看的小说

我点了点头。

自从我从x市回来,我爸妈就已经开始分居了,分住在两所住宅里,这消息是封锁的,所以除了一些内部的人,没人知道。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跟现在的我姐一样,使劲儿去闹,就好像这是她自己的事情一样,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杜佳茵的存在,对于我爸妈曾经拥有的爱情,也就不相信了。

我搬到了杜佳茵的家里住,开始照顾这个现在失去自己孩子的女人,也就是现在,我才真正的见识到她的失魂落魄,比知道重哥出事的时候,还要失魂落魄,可能在那个时候,她内心还有一个支撑点,而现在,重哥是她的支撑点。

早上刷牙的时候,竟然会把旁边的黑色鞋油挤在牙刷上,要不是我及时地拦住她,恐怕一张嘴就成了黑的了。

在浴室的浴缸里泡着,一个晚上竟然泡了两个小时,重哥这两天一直在警察局协助找雪糕的下落,将杜佳茵交给我照看着。

“杜佳茵!姐!姐!”

我一边敲打浴室的门,一边叫喊着。

但是,浴室里面依旧没有声音。

我彻底慌了,直接从抽屉里拿了备用钥匙,开了门冲了进去。

浴室里面水汽弥漫着,将镜面上蒙了一层水雾。

我脚步一顿,就向最里面的浴缸里跑过去。

杜佳茵倚靠在浴缸边,脖子以下完全没入水里了,但是,因为没有用沐浴露,水面十分清澈,是可以见底的。

换句话来说,就是对杜佳茵的身体……一览无余。

我觉得我的脸腾地一下子烧了起来,我拿了一块大浴巾,然后闭上眼睛,将她从浴缸里拉出来,胡乱地裹上之后,打横抱了出去。

当触碰到她皮肤的那一刻,我竟然感觉到,自己有了反应!

杜佳茵躺在床上的时候,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眼神是毫不设防的,看了一眼之后,又马上闭上了。

我能看得出,她对我,是完完全全信任的。

可是,我却有了反应!

顿时,我觉得自己十分地龌龊,转身出了门,到楼下的浴室里,冲了一个冷水澡,看着镜子里满是水珠的自己,真的是道貌岸然,这么久了,已经一年了,却依旧没有把自己的这种念头压制下去。

我握紧了拳头,猛的砸向镜面。

镜面四分五裂,我手指关节破开的血,沿着镜面流淌下去,一滴一滴,将镜面彻底染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