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此志不渝

第一百四十二章 此志不渝(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我点了点头。

裴斯承说:“那我进去订票。”

裴斯承进去之后,裴昊昱仍然站在凳子上,趴着阳台站好。仍然在练习吹口哨,感觉连吃奶得劲儿都用出来了。

我看着裴昊昱这小样子,就想到了雪糕。

有些时候都没有见到雪糕了,还有小言言,等这次回去,一定要带着他们去好好地玩玩,去游乐场,去海洋公园。

想着雪糕,手机就响了,是陆景重的号码。

我接通,里面传来雪糕的声音:“妈妈!”

“哎,雪糕乖。怎么想到给妈妈打电话啦?”

“想妈妈啦,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雪糕会数数了么?雪糕数,再过三天,妈妈就回去。”

然后,手机递到了陆景重手里,他问:“找到周峪森了?”

我点了点头:“嗯,找到了,明天回云南,见一见唐卡,我就回c市。”

我顿了顿,然后把周峪森今天下午告诉我的话,向陆景重复述了一遍。

“你说,同性恋真的是一种病么?”我想起来在网上查到的有这么一句话“同性恋和癌症一样是一种必死无疑的疾病。”

“傻子。”陆景重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是必死无疑的病,这就是喜欢,喜欢上一个人。刚好是同性而已。”

“那……”我斟酌了一下语言,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雪糕将来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你会怎么办?”

“那你会同意么?”陆景重反问我。

“我……”我犹豫了一下,“如果我不接受,也是因为他们这样与众不同,在社会上会很辛苦。我为他们着想的。”

“如果自己的亲人都不能接受,那么他们会更辛苦,他们会觉得,只有一个人在跟全世界对抗。”

然后,陆景重说了一句话,让我记了一辈子。

他说:“所以,只要他愿意,我们也应该愿意站在他身旁,陪他对抗这个世界。”

………………

裴斯承的效率很高,直接买了第二天早上开往云南小镇的高铁,只用几个小时就到了,刚刚过了吃中午饭的时间。

裴昊昱小朋友饿的早就前胸贴后背了,直嚷嚷着要去吃麦当劳。

来接的张毅囧了一下,咳咳了两声:“镇上没有麦当劳。”

裴昊昱惊愕的张大嘴:“那肯德基呢?德克士呢?”

张毅说:“……有乡村汉堡。”

指了指路边的一个店面。

裴昊昱:“……好吧,也是可以吃的。快给我买来!”

裴斯承直接拎着裴昊昱的衣领把他丢在马路边,从皮夹里夹了一张十元的钞票:“自己去买,只等你五分钟。”

裴昊昱一听,撒丫子就跑了。

我说:“我要不跟他一起去吧?”

四岁多的孩子,总是不放心。

裴斯承摇了摇手指:“让他自己去,自己买的上就吃,买不上就别吃。”

反正也不赶时间,所以就等了一小会儿,裴昊昱买了一个汉堡,端着一大杯可乐,脸上笑的跟朵花似的。

裴昊昱只比雪糕大一岁半,看来以后也要锻炼雪糕的自主能力了,不能让他太黏着陆景重了,要不然我会吃醋的。

在车上,周峪森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扭着头看车窗外,脸色有点阴沉。

等到医院门口停了车,周峪森去旁边的鲜花店里买了一束花。

病房是在五楼的特护室,病人不多,从电梯里走下来,走廊上安静的只能听见脚步的回响。

此时此刻,病房里没有人,只有唐卡正在安安静静地睡着。

我推开门,请周峪森先进。

周峪森站在门口顿了顿脚步,然后径直走到窗前,把话插进了花瓶里,说:“阿卡,我来看你了,这一次,我不走了,不管你怎么骂我,都不走了。”

张毅眼见着要进来,我急忙一把拉了他出去,关上了病房门。

“现在就不要进去打扰了,让他俩说说话。”

张毅摇头,眉头拧在一起:“唐卡有问题……”

我心里一惊,已经冲半开的门缝里望进去,听张毅说:“他现在连眼皮都没有颤动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惊诧地瞪大了眼睛,但是旋即就镇定了下来。

“你去找医生过来,我先进去。”

这个时候,周峪森坐在唐卡的身边,正在拉着他的手,见我进去,嘴里的话才停了,抬头看着我。

我说:“我给你倒杯水。”

周峪森说:“我不渴。”

我径直走到桌边,依旧是倒了一杯水,“那就给唐卡喝。”

周峪森说:“阿卡,那个时候我不是故意跟你吵架的,我就是想气气你,怎么不告诉我……”

在周峪森说这些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唐卡根本就没有一丝动静,又不像是深入睡眠,果真像是张毅说的,就连眼睑的薇薇颤动都没有。

我稳稳地端着玻璃杯,走到周峪森身边,将玻璃杯递给他的同时,伸手快速地在唐卡的鼻下探了一下鼻息,倒抽了一口冷气,向后踉跄地退了两步。

周峪森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怎么了?”

我的手有点颤抖,正要开口说话,从病房门外推门进来几个医生,进来就把唐卡的床围住了,为首的一个主治医生蹙着眉:“准备心脏起搏器,电击。”

我把已经完全僵住的周峪森拉到后面,本来想要拉着他出去,他却像是木头桩子一样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掀开唐卡的被子,我看见了他包裹着的断手,医生们撩开病号服,他的肋骨凸出,根本就不见原本胸膛上的胸肌腹肌,我看着都觉得眼眶一酸,便转身出了门,靠在墙壁上,抿着嘴唇,默默地掉眼泪。

我知道,这算是最后的急救了,如果这一次不成功,那就和唐卡真正永远的拜拜了。

张毅正趴在墙上,一只手支撑着额头,肩膀忍不住地在抽搐着。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难过,说不定还有……”

……希望。

我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都觉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简直就是打自己的脸。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里爆发出来的一声叫喊,“不!不可能!”

我抢在张毅之前推开病房门,就看见周峪森正在死死地抱着唐卡的身体,“不可能死了!你们别想动他!我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还睁开眼睛冲我笑了!你们都瞎了眼,从哪里看见他死了!他活得好好的!”

主治医生见我和张毅进来,将口罩摘下,说明了情况。

护士想要给唐卡蒙上白色的床单,周峪森一直抱着他不肯撒手,“滚!都滚出去!你们敢咒我的阿卡死,你们才死了!”

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周峪森,好像是被疯魔附体一样,头上闪烁着黑色的火焰一般。

我说了声抱歉,先让医生护士出去了,给周峪森留下一个可以逐渐冷静下来的空间。

唐卡真的是瘦了,周峪森只用一只胳膊就能抱住他。

他的断臂,在白色的床单处十分明显,上面缠着一圈纱布,因为周峪森的触碰,还殷出了鲜红的血。

周峪森看见了有点慌乱:“怎么办?佳茵,你快去叫医生来帮他包扎一下!”

张毅红着眼睛向前走了一步:“唐哥已经死了!”

周峪森摇头:“你们别骗我了,不可能的,你们就是不想给他包扎,想看着他流血,我不想!”

周峪森说着,就从旁边的医疗柜里拿出了纱布,自己亲自动手,给唐卡在断臂处裹了一圈。

我看着周峪森现在的动作,眼眶很热,滚烫的眼泪就掉落下来。

我制止了要走过去的张毅,微微摇了摇头。

张毅这样一个大男人,此时此刻也是红了眼眶,转身就出了病房门。

我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病床前,对面坐了周峪森,中间隔着如今骨瘦嶙峋的唐卡。

周峪森给唐卡包扎好,然后抬头看了我一眼:“佳茵,他们都说唐卡死了,但是我真的看到了,他对我笑了。”

我点了点头:“嗯,他对你笑了。”

周峪森说:“他现在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我们都说好了,等到他这一次做完任务之后退下来,会有一大笔抚恤金,原来两次唐卡都没有要,但是这一次,他说他拿到这笔钱,就要带着我去国外,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正的男人,对我说的话从来都会算数的!”

“是,唐卡是真正的男人,铁骨铮铮的汉子。”我说着,眼泪已经源源不断地流淌下来,顺着脸颊流到下巴,好像断了线的珠子。

周峪森说:“那你哭什么?唐卡好好地在这里躺着。”

我抹了一把眼泪,说:“沙子迷了眼睛了,我没哭。”

周峪森忽然嘴角挑了一抹笑意,在这么一瞬间,眼睛亮的惊人,看着唐卡说,又好像是在对我说。

“你知道么,在高三那年,就在他跟着他姐姐去c市之前,一个晚上,他吻了我,”周峪森说,“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落在我的额头上,你们是不是觉得恶心,但是我那个时候心跳的特别快,好像有一只鸟雀在扑腾着翅膀乱飞,我特别高兴,直接凑上去在他的唇上落了一下,现在想起来,中间好像隔了一层空气,没有亲到,然后我还耿耿于怀了好长时间,就是为了这个没有亲到的吻。”

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周峪森抬起头来问我,此刻,他的眼睛亮的惊人:“你说,我现在趁着他睡着了,偷偷亲他一下,他不会发现吧?”

我摇了摇头:“不会。”

周峪森就像是一个孩子似的,俯下身来在唐卡脸颊上偷偷落了一下,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弯弯的。

………………

唐卡毕竟已经去世了,遗体不能一直放在病房里,但是,周峪森精神特别好,说不困,一直不去睡。

最后,在我的哄骗下,总算是去洗手间里洗一把脸,我摆手让几个医生赶紧进来,把唐卡的遗体抬走。

我想我,真的忘不了,当周峪森洗过脸之后从洗手间里出来,看见空空如也的病床,那一瞬间,眼睛里迸出来的悲怆,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这一瞬间覆灭了一样。

只不过,这一刻,周峪森表现的特别冷静,没有再喊叫了,只是静静地问:“唐卡真的走了么?”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周峪森自问自答:“嗯,唐卡真的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我扳过周峪森的肩膀,因为他比我要高一头,我必须要仰着头看他,我迫使他看着我的眼睛,“周峪森,你听着,唐卡说了,要你好好地活下去!”

“是,我知道,我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周峪森似是在自嘲地笑了笑,“我要连同唐卡的,带着他的份,活下去。”

我知道,周峪森既然说出来的,就一定会做得到。

临走之前,我帮着周峪森去收拾了一下唐卡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除了几件衣服,手机,其余的就是日常的生活用品了,只不过,在一个堆满纸张的杂物箱里,我发现了一个相册。

一本厚厚的相册。

只不过,里面只有一张照片,是周峪森和唐卡的合照,两个人都还是特别青涩的年?,看起来大约还是十几岁的模样,唐卡搭着周峪森的肩膀,阳光下,两个人的笑脸熠熠生辉。

我将两人的照片抽出来,趁着周峪森睡着的时候,给他夹进了皮夹内层。

………………

唐卡的葬礼是警队的人一手操办的,进火葬场的时候,只有短短的三分钟,然后唐卡就被装进了一个巴掌大的骨灰盒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