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真相(二)

第一百三十九章 真相(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顾振宇。

我不知道要用怎样的称呼他,心里微微扭曲了一下。

“她……怎么样了?”

顾振宇的眼眶有些凹陷,虽然说这一次李峥科的事情我们并没有告诉他。但是毕竟是上流圈子的一件大事,他总会听说,后面也默不作声地付出了很多,要不然,用沈宸良律师的话来说,十年听起来是很残忍的一件事情,但是实际上,站在法律上过往案件来说,已经算是轻之又轻了,这和这么多人在外面的努力肯定也分不开。

只因为,李峥科是黄曼茹的儿子。

我能看得出来,顾振宇是真的对黄曼茹有心。或许,放在二十多年前,更是爱到不可收拾,但是,事实已经如此,和覆水难收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我不是站在自己现在的这个角度,没有李峥科,没有黄静雅,也没有他们的父亲,我想我会撮合他们,谁不希望自己的亲生父母能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度过呢。

可是,真的,顺其自然吧。

我说:“她精神不错。你进去看看吧……爸。”

顾振宇的眼睛陡然间瞪大,眼睛中隐隐闪动,“孩子……”

我笑了笑,转过身,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波动。说:“景重还在楼下等我,我先下去了。”

顾振宇愣了片刻,才说:“好,你慢些……”

这一刻,我真的能感觉到,这样一个一直叱咤商场的中年男人,此刻的笨口拙舌。

心里某一块柔软的地方,被戳痛了一下。

就像我刚刚叫爸的时候,那种从未有过的……温暖的感觉。

陆景重在医院门口等我。远远地,我就看见他倚在车上抽烟,投在地上一道颀长的身影。

我轻手轻脚地从后面绕过去,陆景重没有发现我。

我从后面猛地扑过去抱住陆景重的腰,陆景重没有一点惊讶,反手握住我的手,掐了烟,我向前探头,才看见前面正是一个水果店的落地镜,分明能看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哼了一声,陆毛毛还是一如既往的腹黑。

上了车,我还能闻见陆景重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但是我却不讨厌。

恐怕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可以忍受烟味的男人了。

陆景重帮我系上安全带,我抱着他的腰不撒手,“我刚才叫他爸爸了。”

既然顾振宇出现在黄曼茹的病房门口。那在医院前一定是和陆景重照过面的,他必定知道我话里指的是谁。

陆景重揉着我的头发,揉的有些乱了,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蹭了蹭陆景重的手:“我是不是有点矫情了?”

陆景重一笑,勾起我散落在耳边的一缕黑色头发,“我就喜欢你这种矫情。”

我:“……”

这一夜,我觉得我睡的比往常都要好,梦中,我不仅梦到了陆景重,还梦见了我的爸爸妈妈。

………………

十月中旬的时候,一场秋风秋雨之后,温度骤降几度,秋风瑟瑟中,枯黄的树叶在枝头打颤,道路两边法国梧桐的叶子飘飘洒洒落了一地,好像一夜之间就从夏天到了冬天,中间没有过度。

这一天,正在逗言言玩儿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来自云南。

当看到来电归属地的时候,我心猛地一跳,赶忙就接通了电话。

“你好杜小姐,我是张毅,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了?”

陆妈妈在一边看我一手接电话,一手抱着言言有些困难,就过来摆手让我去接电话,言言她来照顾。

我点了点头,拿着手机出了儿童房,走上了阳台,才说:“当然记得,张警官。”

“可别这么说,”张毅说,“让我们大队长听见了可是要扒了我一层皮下来。”

我知道,张毅时隔将近一年再给我打电话,肯定不是为了这两句玩笑话,就附和着笑了两下,问:“这次,是唐卡的消息么?”

确实是唐卡的消息。

张毅告诉我,唐卡在最后的一次任务中,一条腿受了伤,然后截肢了。

我听了心里一惊:“怎么……那周峪森呢?”我怕这人不知道谁是周峪森,毕竟当时,唐卡没有直接和周峪森联系,在云南的那两个星期,也都是我在给他们两个之间做传声筒,“周峪森就是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是跟我一起的,个子没有我男朋友那么高。”

“我知道是他,”张毅说,“他前一段时间来过一次,和唐卡见过一面,然后就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周峪森失踪了?!

“唐卡现在在你身边么?”我说,“能不能让我给他说两句话。”

张毅说:“他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估计不能接电话。”

重症监护室……

如果只是伤到腿,截肢,那绝对不会躺到重症监护室里去!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强烈颤抖,问:“唐卡到底怎么样了?!”

张毅这才告诉我,是在最后的一次任务中,先是一场大火引燃了爆炸,然后受到歹徒偷袭,然后注射了大量的卡洛因,一针筒,直接推入血管里,那种高强度大量的纯毒品,基本上就是致命。幸好警察到的及时,抢救的及时,处理得当,才没有当场暴毙,只不过,现在也只是在病床上吊着一口气。

张毅最后说:“可能,我是说可能……”

在听到张毅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握着手机的手难以抑制地颤抖,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能,那样的场景经由张毅的语言,在我脑海中重组,拼凑起来,我仿佛看到了唐卡的脸。

挂断张毅的电话,我稳了稳心神,然后用我所知道的所有周峪森的方式,手机号、qq和msn,所有我知道的,都给他留言了,只不过全都好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信。想去周峪森的学校去看看,却想起前一段时间张小燃所说的,系里面也联系不到周峪森本人。

到现在,我才发觉,其实我对周峪森这个人,真的一无所知。

他和唐卡两个人,在我眼里都特别神秘,从五年前在学校里见到的时候,周峪森特别自闭,特别黏着唐卡,而唐卡却有一个像林萧萧那种混迹夜场的女人当姐姐,至于家庭情况,我不知道。

当时我觉得不好问,所以没有多问,就我所看到的做出猜测。

等到现在我想知道了,却已经没有人能告诉我了。

我势必是要再去一次云南。

这几年来,我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虽然心肠已经很硬了,磨出了厚厚的茧子,不敢轻易对别人展现出柔弱的一面,但是,我还是希望,我的朋友,都能安好。

………………

“我想去一趟云南。”

等陆景重回来,我抱着他的腰,仰头看着他,用那种好像已经经过深思熟虑才终于说出来的语气。

陆景重这几天在嘉格的事情特别多,每天都忙到很晚,我打趣说是不是你大哥一直压榨你啊,陆景重笑着把我按倒在床上,“也只有你一直压榨我。”

我愣了一下,才恍然回神,捶着他的肩膀,“流氓!”

这些事情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再回过神来,陆景重眼神幽幽地看了我一眼,“不行。”

我知道陆景重的顾虑,他不允许我再去,恐怕还是上一次的事情心有余悸,但是这一次性质完全不一样,我只是去看唐卡。

我捧着水杯递给陆景重,一副小媳妇的模样,讨好的说,“我这是去办正事,真的是正事。”

但是,陆景重仍旧是不同意,说:“等两个星期后,我忙过这一阵,跟你一起去。”

“两个星期?”我瞪大眼睛,“恐怕唐卡等不了……”

这么说着,我自己倒是被吓了一跳,捂住了自己的嘴。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费劲了心思讨好他,还专门跑到浴室里去给他擦背,甚至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双手涂满了沐浴液给他在身上打泡泡,给他按摩,刻意在他小腹上画圈圈。

这个时候,水汽氤氲中,陆景重的眼睛尤其亮,我发现雪糕的眼睛完全是继承自陆景重的眼睛,都是亮的惊人。

而陆景重的眼睛一旦亮的惊人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现在不仅很有兴致,而且很有性致。

从浴室到卧室的大床上,湿哒哒的淋漓了一路,这一次,陆景重好像特别有感觉,非要折腾的我发出羞人的声音来才罢休,最后,我躺在床上就好像一直苟延残喘的鱼,几乎被折腾的褪去了一层皮。

而陆景重,一副餍足的表情,歪着头看着我,好像一直慵懒的大猫。

我看着他右肩膀上一个子弹的伤痕,伸手摩挲着,凑上去吻了吻,然后有气无力地问:“批准了?”

陆景重在我额上落下一吻,抬手将壁灯关掉,在我耳边说:“批准了。”

只不过,这次批准,并不是我一个人去云南,我一个人去他不放心,陆景重自己又实在是抽不开身,就找了一个人来陪我去。

这样一条长路漫漫,所以必须要找一个信的过的人陪着,而且应该是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但是如果只找一个男人,孤男寡女又难免擦出火花来,如果找一男一女的情侣,我又难免被冷落。

所以,我就在机场,看见了裴斯承父子俩。

裴斯承带着一副遮着半张脸的大墨镜,而裴昊昱,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也拿出一副蛤蟆镜戴上,还冲我招手:“杜阿姨!你真是太慢了!不合格!”

陆景重覆在我耳边说:“裴昊昱正在选妈。”

我囧了一下,只听说过选妻,还没有听说过选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