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男人之间的秘密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男人之间的秘密(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黄静雅的力道很足,顿时我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脸偏向一边。

“你知道峥科都为了你疯魔了不知道?为了你这么一个已婚女人。差点跟我爸闹崩了,离家出走!你真是不要脸!”

黄静雅说着,胳膊已经高高地抬起,眼看就要一巴掌拍下来,我直接抬手架住了她的手臂:“我是看在峥科的份上才挡下你一巴掌的,但是不意味着你想打我,就一直可以!”

我向后退了一步,让开门口的位置,“如果你是为了李峥科,那就请进,如果你只是想要来打我两巴掌,那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慢走不送。”团双讨亡。

“原来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竟然这么牙尖嘴利会说话,看来以前在我家里当家教的时候都是你装出来的吧。”黄静雅冷笑着看着我,一双眼睛好像是着了火一样。

我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她说话虽然不好听,从刚开始就对我像是对待敌人一样,但是我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是李峥科的姐姐,我忍。

黄静雅还是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我给她倒了一杯水。

“等景重联系好,可以进去探视。”

黄静雅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我能看出来,她不想对我说话,现在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只蟑螂,但是,偏偏有事情必须要她开口。

我问:“你父亲知道这件事情了么?”

黄静雅说:“你觉得他知道了还会任由我来么?我知道在x市医院的时候。我爸去找过你,但是那一次,李峥科护着你,你知道回来之后,我爸一夜之间好像老了十岁,唯一的一个儿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已婚女人做出那样的事情,做父亲的谁不伤心。我当时还觉得没有那么严重,因为峥科毕竟是青春期,有点叛逆也是可以体谅的,也就由着他了,但是现在,真的晚了!杜佳茵,我弟弟要被你害死了!”

我握着水杯,热气熏腾着眼睛,“我知道。”

我不能说对这件事我没有一点责任,如果我可以对李峥科干脆一点,狠一点,在李峥科的父亲找来的时候,就直接跟他断绝关系,那样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件事情。

只因为,我贪恋那么一点来自亲情的温暖。我也以为,李峥科是把我当成姐姐看的。

我把手背放下,捂住脸。

隔了许久,黄静雅才说:“算了,也不全是你的错,都是峥科……我们都太钻牛角尖了,可是付出和回报,真的不是能够成正比的……这次,能活着最好。”

陆景重疏通好了关系,开车来楼下接我去警察局,他见到我身后跟着的黄静雅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异,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疑惑,只是微微颔首。

这一次是违规操作,陆景重花费了不少工夫才得到了仅有的半个小时。

在休息室里,看守人员估计是知道我们都有一些背景,所以说话用语很客气,而且并没有隔玻璃板,而是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一间封闭的小屋里,能够面对面的说话。

陆景重扶着我坐下,轻柔地力道按了按我的肩,我握住他搭在我肩上的手,心里有些忐忑,有些紧张。

只不过,警察出来之后带着一副很抱歉的表情;“对不起,当事人不想出来见人。”

黄静雅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告诉他,我是他的姐姐,让他出来,有本事做没本事出来见人了啊!告诉他啊,他最爱的女人就在这里,让他出来抢啊!”

黄静雅好像有点疯了,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话,外面的两个警察直接按住她把她拉了出去,她一出去,总算是安静了一些。

我说:“能不能麻烦你报上我们的名字,就说是杜佳茵,还有重哥来看他的,还有他姐姐……”

警察也是比较通情达理,就又进去了一次,这一次,带来了一个比较好的消息。

“他说他想见一见重哥,也就是这位先生。”

“那我呢?”我从椅子上腾地站了起来。

警察抱歉的一笑:“没有。”

现在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几分钟,每一分钟都显得尤为重要,我对陆景重说:“你见了他,帮我跟他问好,让他好好照顾自己,宽慰他一定会没事的。”

陆景重拍了拍我的手背:“我知道该怎么说,放心。”

我当然放心陆景重,比我自己办事都要放心,但是,总是觉得心里有些许的不甘心。

我在走出这间会客室的时候,还特意又叮嘱了一遍:“我就在外面,如果他改变主意想要见我,就赶紧来叫我。”

陆景重笑了笑:“知道了。”

我站在外面的走廊上,看着外面的一方天空。

灰白的天空中,投下来几片阴影,阳光很弱,好像经久不见的光明的人的眼,看着有点痛。

我不知道为什么李峥科不肯见我,但是我是真的想要再看他一眼。

这种想法一冒出来,我就用力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瞎想什么啊,什么叫最后一眼!真是乌鸦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真正把李峥科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刚开始其实并没有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哦,对了,是从李峥科跟我说的每句话几乎都叫一声姐姐开始的。

他给我这种假性,听得多了久而久之,我就真的以为他是我弟弟了。

过了十几分钟,陆景重从里面走出来,却直接牵着我的手向外走。

我问:“他没说要见我么?”

陆景重摇头:“没有说。”

我心里顿时觉得空落落的,之前那么黏人,但是现在为什么连见一面都不肯。

“他跟你说了什么?”

陆景重刚才走路的动作很快,察觉到我在后面快步跟着太吃力,放缓了脚步,转过身来:“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

………………

在这些天里,我找到了乔初原来的报社,想要借助媒体的力量,将这件事情撰写一下,报道出来,制造一些舆论影响。

我看着这栋写字楼,就想起来第一次乔初带我来这里的时候,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平面模特的工作,让我辞了碧海云天的兼职,我当时还说,乔初真的是我的福星。

可是,我的这个福星,现在已经在天堂了。

我抹了一下眼角,然后上了写字楼。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电梯里见到了张小燃。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张小燃竟然还认识我。

“佳茵!杜佳茵!”张小燃一如既往地乐呵,一下子就拽住了我的衣袖,好像怕我逃跑了一样。

我笑了笑:“好久不见。”

张小燃兴致勃勃,非要拉着我去休息室喝一杯咖啡,我说:“我可没有什么料要爆。”

张小燃嘿嘿一笑,坐下来就是长篇大论地说:“我早就不做娱记了,没前途,我现在做民生新闻这一块,接的是乔初的班……”提到乔初,她的脸上也有些许落寞闪过,我能看得出,张小燃还是很喜欢乔初这个同校学姐的,虽然乔初当时很看不上张小燃。

“对了,你见周峪森了没?”张小燃说,“这个学期开学报道他都没去,不是说去云南旅游了么,现在暑假都过完了还不回来,上次还听我室友说导员都找不到。”

我笑了笑:“兴许是也有些什么事情吧。”

虽然我表面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其实我心里也是为周峪森捏了一把汗,周峪森是在四月份去的云南,路过x市还见了我一面,可是现在已经四个多月过去了,为什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留下来。

我试过给他c市的手机号打电话,一直提醒着不能接通,手机里,除了那条报平安的消息还好好的呆着。

不过,这些话只能藏在心里面,就算是张小燃和周峪森算是校友,也不能说。

张小燃说:“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看着张小燃真挚的目光,我从刚开始就知道她这人心思单纯没有什么恶意,当初当娱记做狗仔的时候也是各种糗事百出,所以就简单的把李峥科的事情提了两句。

张小燃愕然睁大了眼睛:“我跟我师父现在就是负责这个案子的采访报道!”

我:“……”

“你师父是谁?”

张小燃说:“董泽凯呀。”

确实,这一次我来找的就是董泽凯,看来还真是有了一点效果,所以,我基本上没有费什么工夫,就直接进了董泽凯的办公室,张小燃脸上挂着浓烈的笑:“师父,这就是你要找的人。”

董泽凯是一个比较负责的记者,也很有资历,除了听取部分人的话之外,还搜集了一些证据,包括我在x市被绑架的人证物证,以及郑娆给我打电话留下的录音材料。

“我今天晚上就连夜撰写出来,争取上明天的早报。”

我握了握董泽凯的手,再三感谢。

找舆论报道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一直护着郑娆的荣凌,和他后面的荣家。

我翻出荣凌的号码,犹豫了片刻,还是打了过去。

按照梁易梁小六的内部消息,荣家内部已经自乱阵脚了,一个是因为荣老太太的骨髓提供者忽然昏迷不醒生死未卜,另外就是因为郑娆竟然真的怀有身孕。

梁易告诉我说,其实荣家内部对郑娆怀孕的事情一直是保持着两可的态度,有的人相信她确实是怀了孕,有的则根本不相信,开始借机对荣凌抨击。

至于荣凌怎么想的……

我忽然想起来在机场见到的那一幕,那个时候,荣凌小心翼翼地护着郑娆为她挡开前面的人群,看来,荣凌知道她确实是怀了身孕,但是又很有疑点,按理说从国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身孕,那么到现在郑娆应该已经怀了五六个月了,但是医院的医生很可惜地说胎儿才有一两个月,还是个未成形的胚胎。

在我想了这么多的同时,荣凌接通了电话,没有等我自报家门,就说:“我在医院里。”

于是,我就打车去了一趟医院。

在郑娆的病房里,荣凌在病床前坐着,一动不动地盯着郑娆苍白的脸看,郑娆身上还插着管子,但是呼吸机已经取了下来,很安静地躺着,呼吸微弱但是很平稳。

我问过医生,医生说,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最好的了,但是具体什么时候会醒,到底会不会醒来,这都是一个变数,况且,就算是醒来,脑子受了很大的撞击,也肯定成了植物人了。

这个几乎要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命的人,现在竟然有可能一直会这么躺着,直到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突然断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