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见到了苏晴

第一百二十二章 见到了苏晴(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可能是孕妇健忘,再加上最近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大脑容量有限。对于陆正宇和苏晴的事情,我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电话里,私家侦探说:“你不是让我帮你找苏晴么?找到了!我靠,你不会是想要赖账吧,如果不是知道你跟陆小五有关系,才不会接你这单生意。”

我:“……”

我直接把手机递还给陆景重,咬牙切?地说:“你这个哥俩好的侦探朋友。”

因为陆景重两只手都拿着袋子,还拎着我的包,我就扶着他的肩膀,把手机放在他耳边,他用肩膀夹着手机,然后示意我开门。

我皱了皱鼻子。从陆景重的口袋里摸出门卡,听着陆景重在我身后只用三种语气词说:“嗯……哦……好。”

转过头,陆景重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不禁奇道:“就这样?”

陆景重点了点头:“就这样。”

“那……结果呢?”我问。

陆景重说:“没死。”

果真,苏晴没有死。

其实,我对苏晴的事情还是蛮感兴趣的,特别是在上个星期,在陆氏大厦签下股权转让的合同之后,陆正宇对我说的那句话,更是让我才想到,是不是陆景重也和这个苏晴有什么关系。团向页技。

当然,我是不怀疑我家陆毛毛的,只不过随便猜疑了一下,大脑发达了就是不好。天马行空就容易想得太多。

不过一分钟,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那个私家侦探。

里面是一条地址,看来就是这个私家侦探找到的苏晴的地址了。

和x市竟然是在同一个省,也离得不远。就算是做普快的火车,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

陆景重刚刚洗了澡从浴室出来,正在擦着头发。

我踌躇了一下,还是对陆景重说:“我还是想要去找苏晴。”

陆景重听了之后把毛巾随意地往桌上一扔,就坐在了我身边:“这是想从哪儿认个姐姐?”

我知道陆景重这是在打趣我,从后背一下子搂住他的脖子:“现在这话不要乱说哦,我会当真的,兴许我还真有个亲姐姐呢。”

跟陆景重开了一会儿玩笑,他还是同意了带着我去找一趟苏晴。

我提前给苏子墨打了个电话。把李峥科的手机号给了苏子墨,如果他明天来了,就联系李峥科带着他去墓地。

李峥科听了这话,满心的不欢喜:“你们俩又游山玩水去了,又留下我一个人,上次在云南就是把我一个人留在旅馆里,现在又是把我一个人留在酒店里……”

我拍了拍李峥科的肩膀:“等回来给你带特产。”

李峥科扭过头来,用鼻子哼了一声:“不稀罕!”

虽然是说李峥科很不情愿,但是他还是特别听我的话,这都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跟陆景重出去向车站走的时候,忍不住就说:“以前李峥科都没有这么听我的话,现在这么听话我还真是不适应。”

陆景重笑了一声:“以前怎么不听你的话了?”

我说:“威逼利诱啊,你信不信,等李峥科长成你这么大了。肯定跟你一样腹黑。”

陆景重挑了挑眉:“我腹黑么?怎么我听说有人说我是暖男呢。”

“是啊,”我笑了笑,“对别人都腹黑,就对我一人暖。”

这一辈子,有这样一个男人肯这样对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陆景重买了高铁车票,从上车到下车,一共才十三分钟,但是我俩却在高铁车站等了半个小时,我就用手机搜视频,忽然就搜到了那部陆景重演的民国片,手肘撞了撞陆景重的腰:“青山倾城影上映了没呢?”

我记得本来说是要趁着开学档上映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给推迟了,推迟到情人节前夕上映。

陆景重说:“上映一个星期了。”

我抿了抿嘴唇:“那就是说网上还没有吧,好可惜,要不然回头去电影院去看吧?”

陆景重说:“那种破电影有什么好看的,在电脑上看就够了。”

我:“……现在网上没有啊。”

陆景重说:“看枪版的。”

我:“……你真的是男主演吗?!我会以为你是来砸场子的!”

不过,就当我用手机搜出来一个预告片的短视频的时候,陆景重却用手掌盖住了我的手机屏幕,然后果断地从我手里抽走了,按掉放进了包里,然后转过脸来跟我大眼瞪小眼。

我注意到陆景重耳边,有一点疑似的红晕染开,在白皙的耳后特别明显,不禁笑了出来。

我说:“怎么不让我看?”

陆景重用特别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我:“手机有辐射,对宝宝不好。”

“那等这次回去c市,你跟我去电影院看电影,就看你拍的这部!”

陆景重说:“好。”

我知道现在陆景重就是说说而已,我听过不少他的歌,有时候晚上我睡不着的时候,他还会给我唱催眠曲,声音好听的简直令人发指,但是我一旦说要看他拍过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他就死命地拦着,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用陆景重的话来说就是“太惊悚,怕吓着你。”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也就只看过在李峥科家里,用他的家庭影院看的一部未删节版的《回头箭》。

我心血来潮,存了逗陆毛毛的心思,就勾起他的手指:“我看过你演的《回头箭》……未删节版的。”

陆景重眼光凉凉的向我这边瞟了一眼:“觉得怎么样?”

我嘿嘿一笑,捏了陆景重的腰一下:“陆毛毛,比起那时候,你发福了。”

陆景重:“……”

………………

苏晴所在的也是一个小镇子,但是和x市明显不一样的是,一下出车站,就能感受到扑面的清新气息,空气特别干净。

陆景重告诉我,因为有一条河是流经这个小城市,而且这里主要是以农林渔业为主,但是x市却有两个在省里都很著名的炼钢厂,空气质量相比较,自然是这里好得多了。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问陆景重:“如果苏晴没有死,那这么多年陆正宇为什么没有找过她呢?”

陆景重说:“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找过?”

“啊?”我说,“不是陆正宇在车祸现场认出来苏晴戴的那条独一无二的项链了么?”

陆景重说:“那条项链难道不可能是苏晴送给别人戴了?”

我眯了眯眼睛:“陆毛毛,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陆景重一笑:“我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怎么能陪你来呢。”

我越发觉得陆景重其实和苏晴之间是有点关系的,不过苏晴比陆正宇同岁,那就应该是比陆景重大四岁,现在的苏晴,也就应该是三十四岁。

三十四岁的女人,在我心里,恐怕就已经嫁人生子了,就算是保养的再好,也不可能比我这样才二十三岁的年龄年轻。但是,在经过一长长的街道,推开一扇门的时候,我却看见了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人,看起来比我的年龄还要小,笑咯咯地对陆景重说:“呀,你来了?”然后就跑回去了。

我真是惊呆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返老还童功?

陆景重弹了我的脑门一下:“又在瞎想什么呢?”

“刚才那女人……”

陆景重接道:“不是苏晴……又怎么了?”

我说:“你总是能一眼看穿我想什么,但是我却想不透你在想什么,这很不公平啊,你是不是会读心术?”

陆景重牵着我的手走上干净的青石板路,“我在大学的时候学过修过心理学,跟教授做过一篇关于读心术的论文,不过跟你在一块儿压根用不着读心术,你有什么都在脸上写着。”

一时间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温温曾经说过,我的脸上一般都看不出来什么,我把秘密全都藏在心里了。

但是现在陆景重却说我有什么都在脸上写着。

或许是因为不同的人眼里的我就是不一样的?还是,我在陆景重面前,本来的表现就是毫不设防的。

在一瞬间,我想清楚了,也许就是后者。

这是一个独门独院,院子里搭着长长的葡萄架,在现在的这个季节里,葡萄叶才刚刚开始抽芽,靠着墙,还种了不少花花草草,一看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就是一个喜欢摆弄花草陶冶情操的人。

我轻扯了一下陆景重的手:“刚才那个小姑娘是谁?”

陆景重说:“苏晴的妹妹吧。”

“你倒是确定一点啊,妹妹就是妹妹,什么妹妹吧。”

我就知道陆景重肯定瞒了我一点事情,不过在我看来,这些事情也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于我,只要陆景重在身边,这些打的烟雾弹,也是对我好。

走进正中间的一扇门,我倒是为这屋里的装饰暗自吃惊了一下。

如果说外面的院子是田园风的,那里面的这些装饰,就是浓浓的欧洲风,不管是贴着的壁纸,还是墙上挂着的壁画,全都是典雅高贵的。

在苏晴从楼上下来的这十几秒钟,我将屋子里的装饰都看了一遍,可以说的上是用心准备。

就在这个时候,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肩上披着一个白色珍珠色的披肩,头发在脑后绾成一个发髻。

不用陆景重介绍,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苏晴。

而这个苏晴,她印在我脑海里的第一个词就是冰清玉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