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只要你回头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只要你回头(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因为没有收到乔初回的电话,这一夜我睡得特别不安稳,也或许是肚子里宝宝胎动的厉害。半夜的时候我忽然就醒了一次,大汗淋漓的,好像跑了八百米似的,但是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回忆不出来做的到底是什么梦。

陆景重打开壁灯,问:“肚子难受了?”

我摇了摇头:“刚才心慌了一下,我歇一会儿就好了,你睡吧。”

陆景重拿了一个靠枕枕在我后腰,然后扶着我的肩靠上去,顺便帮我捏着肩膀。

可能是肚子大了的事儿,现在没走几步,我都会觉得腰酸背痛。隐约觉得双腿也涨得厉害,陆景重就从网上学了一些按摩的手法,给我上下的按摩,缓解我的辛苦。

我看着陆景重上上下下的帮我按摩,微微抬腿踢了他的肩一下:“现在知道老婆的辛苦啦。”

陆景重也就顺着我的话往下接:“老婆大人辛苦了。”

我笑了笑:“这一次一点都不辛苦,上次怀雪糕的时候,那才是折磨,真的是生不如死的感觉,真想当时就把肚子剖开,把里面这个折磨人的熊孩子给掏出来。”

陆景重帮我捏着胳膊,一双眼睛灼灼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这种眼神的意思,笑了笑说:“我是大概一个多月的时候知道自己怀了孕,因为孕吐的特别厉害。然后就休学了,有时候吐得一整天都吃不下饭,那段时间体重没增,反而还降了,后中间才好了点。七八个月快生的时候,那时候天热,是夏天,一挪动就浑身出汗,浑身浮肿,平时的那种男士的大拖鞋我都穿不进……”

陆景重抓住我的手:“佳茵。”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

陆景重说:“当时你是怎么想的,要把雪糕生下来的?”

我说:“我就是受虐体质,好不啦。”我顿了顿,反手握住陆景重的手腕。抬眼看着他的下巴,“我就是不想跟你断了联系,到时候你要是不认我,我就抱着儿子上电视,把你三年前抛妻弃子的时候都捅出去,还能捞到一大笔钱,哈哈,我是不是特别阴险。”

陆景重抱住我,因为晚上洗了澡,他身上还有沐浴液的味道,闻起来特别沁人心脾,我原本燥热的心一下子就平复了下来,他温热的呼吸拂在耳畔:“佳茵,那个时候……对不起。”

我摇了摇头:“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毛毛。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只要你回头,就能看见我,还有你的孩子。

………………

第二天早上,我手机刚刚开机,就收到了一条来自乔初的短信。

当时我正躺在床上,听着养胎的钢琴曲,床头柜上的短信嗡嗡嗡地震了一下,我拿起手机,看到是一条来自乔初的短信。

我打开一看:您好,昨晚二十三时,乔初病故,请于28日上午九点于x市殡仪馆,谢谢。

发短信的时间是凌晨三点。

脑子里嗡的一下炸开了,手机从手掌里滑落,啪的一下落在了脸上,额头上顿时火辣辣的疼了一下。

乔初……

怎么会?

我觉得心脏被一双手紧紧地攥住,透不上气来,我费劲地坐起身来,捡起来滑落在地的手机,又反反复复地把这条信息看了好几遍,眼泪终于克制不住地涌了出来,手指掐着床单,嗓子里堵着一口气。

这样的短信,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我想起昨天晚上给乔初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接听,那个时候,其实乔初就已经……

忽然,卧室的门开了,雪糕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我哭了,先愣了一下,又急忙上来拉我的手:“妈妈,别哭。”

我一把把雪糕搂在怀里,深深嗅着他身上那种属于孩童的奶香。

雪糕似乎是被我这样的动作吓了一跳,只是轻轻一愣,就伸手抱住了我的脖子,问:“妈妈是不是疼?肚子疼吗?雪糕给你揉揉。”

他从床上跳下来,坐在床边,给我揉着肚子,抬头看着我的眉眼弯弯的:“还疼不疼?上次肚子疼的时候,奶奶就是这样给雪糕揉揉的,揉揉就不疼了。”

我摇了摇头:“不疼了。”

雪糕他还不理解大人的世界,只是觉得我哭,就是受了伤,就是疼,就是上的疼痛感。

但是,我宁愿,现在的疼痛是来自上的,而不是心里的。

我清楚地记得,在两个星期前,临走前,乔初还抱着雪糕,让他叫阿姨再见,还说要等我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了,认她当干妈,还给我织了一条白色的围巾,还说下一次等我过去,要给雪糕织一双手套……

可是,现在……

心脏好像有一只巨大的手掌包裹住,然后狠狠地蹂躏着,疼得我快要窒息了。

雪糕的小手落在我的背上,缓缓地,一下一下地轻拍:“妈妈,不哭。”

我不知道陆景重是什么时候走进屋子的,只记得我抱着雪糕的小身子换成了他宽厚的臂膀,我的手机好好地放在了床头柜上,只不过因为掉落在地上,屏幕上裂开了一条长长的裂痕。

他一定是已经看过了手机上那条短信的内容。

陆景重说:“佳茵,最近你哭的太多了。”

我喃喃:“我不想哭……我最好的朋友……她走了……到另外一个世界了……这人,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

因为我的情绪太不稳定,就算是听到乔初妈妈的声音都泣不成声,陆景重就帮我给乔初妈妈打了电话,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然后在网上预定了机票,第二天飞回x市的航班。

“那雪糕呢?”我咕哝了一声,看着现在特别乖地坐在我身边,轻轻拍着我的背的雪糕。

陆景重说:“先送到我妈那儿吧。”

可是,打电话过去才知道,当天陆妈妈却去了外地,说是要两三天才会回来。

在电话里,陆景重对陆妈妈说:“那你自己在外面一定要小心……没关系,我自己想办法。”

我想,要不然就带着雪糕,但是小孩子,三天两头地坐飞机奔波,也不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久不见的李峥科心急火燎地找了上来:“姐,乔初怎么了?”

显然,他也收到了那条短信。

看来,是乔初的父母用乔初的手机,给上面存着的所有号码都发了一条信息。

李峥科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说话有点结结巴巴找不到重点:“怎么会这样啊,这有可能是假的么?今天是几月几号?是我自己过窜了,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不过我倒是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一旦有一个人比我慌,那我就会告诫自己,就算是我一个人,也要支撑起这片天。

“你今天不上课么?怎么现在就跑来了?”

我可没有忘记,李峥科现在是高三下学期了,还有几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

李峥科说:“我请了假,你们是不是要去看乔初?算我一个!”

对于李峥科的忽然加入,我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份心意带到了就行了,用不着耽误学习时间,毕竟李峥科现在学习也是紧张的。

李峥科就把目光放在了陆景重身上:“我听我重哥的。”

陆景重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网上多订了一张票。

等陆景重去收拾去卧室收拾东西的时候,我还特意问了一下李峥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重哥没事儿的?”

李峥科的目光躲闪了一下:“就是年前几天……”

我动了动唇,刚想要说什么,李峥科摆了摆手:“知道啦,我肯定会保守秘密的。”

等到下了楼,一辆白色的私家车不经意地撞进了眼帘。

李峥科已经凑到驾驶位上,不知道说了什么话,转过来对我说:“这是我妈的车,她送我过来的……哎,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妈反正在家也没什么事儿。”

驾驶门打开,李峥科的妈妈走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不是要去机场么?我送你们去吧。”

我心里狂跳了一阵,因为怕陆景重下来之后,李峥科的妈妈要是认出来了那就完了。

李峥科走到我身边,微微俯下身,说:“我妈从来都不关心娱乐八卦,她都不知道vincent是谁,也不知道vincent和蓝萱影后那一筐子烂事儿。”

说完,他还冲我煞有介事地眨了扎眼。

好巧不巧,因为陆妈妈不在,所以陆景重就打算把雪糕送到裴斯承家里去,正好他家里也有个四岁多的小男孩,彼此还能玩,但是,还没有到楼下,雪糕就开始哭,死死抓着陆景重的衣袖不撒手,“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呜呜呜……”

我顿时有点头疼:“刚才不是还安慰妈妈呢,雪糕乖啊,只有一天,爸爸妈妈就回来了。”

雪糕摇着头,两眼含泪的样子实在是让我心疼,把他的小手抓在自己手心里,抿了抿嘴唇,“要不然就带着雪糕去?”

陆景重还没有说话,驾驶座的李峥科妈妈说:“孩子的奶奶呢?”

陆景重眸光一闪:“我妈去外地了,不在c市。”

李峥科妈妈说:“如果不嫌弃,那就让我给你们带两天宝宝,佳茵这肚子也大了,七个多月你还要照顾你老婆,再加上一个才四岁的孩子,明显是力不从心。”

陆景重没有说话,我也因为一直在哄着雪糕,没有注意到陆景重脸上的表情,等到一抬起头,就注意到在后视镜里,李峥科妈妈眼睛中一闪而过的光芒。

李峥科说:“我妈在家反正也没什么事儿,放心,孩子在我妈手里绝对不会哭的,我妈带过我和我姐两个孩子了……”说到这儿,他忽然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肯定没问题啊。”

我没什么意见,因为自从给李峥科带钢琴家教的时候,就对李峥科妈妈的印象一向特别好,举手投足都特别优雅,爱护自己的孩子,每每听见她问我话,我都会有特别温馨的感觉。

本来看着陆景重脸上的表情,我以为他不会答应的,但是他最终说出来一个字:“好。”

等到了机场,李峥科妈妈先打电话让家里的司机打车过来,从陆景重手中接过已经哭的抽抽搭搭的雪糕,眼底乍现出一抹柔情,不得不说,老一辈就是陆景重抱孩子有经验,知道哪一种姿势是孩子最舒服的,李妈妈抱着雪糕,轻轻捏了捏他的小脸,“雪糕,老……奶奶带你去海洋馆好不好?”

“海洋馆是什么?”雪糕眼睛眨了眨。

李峥科妈妈说:“里面有海豚、鲨鱼、还有胖嘟嘟的企鹅……”

雪糕问:“企鹅是什么?”

李峥科妈妈说:“雪糕没有见过么?黑衣白肚皮,到时候奶奶可以带着你去摸摸它的白肚皮。”

雪糕兴奋地叫了一声:“拍照片,拿回来给妈妈看!”

听到李峥科妈妈这样说,我才意识到,自己带了雪糕这么久,真是一个太不负责的妈妈了,没有带着自己的孩子去过海洋馆、游乐场,也没有去过动物园。

雪糕现在看起来特别兴奋了,抱着李妈妈的脖子,看着我和陆景重离开的时候,还特别听话的冲我招了招手,说“拜拜”。

……小白眼狼。

………………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走进候机大厅的时候,我竟然遇上了郑娆。

她的身边还跟着荣凌,都穿着休闲的衣服,两个人看起来真是俊男靓女,果真是打眼。

只不过,看荣凌扶着郑娆的腰,走起来不紧不慢,还护着她不被人撞到。

我的目光很自然地就落在了郑娆的肚子上,看这样子,荣凌还不知道郑娆假怀孕的事情。

郑娆眼尖,也看见了我,隔着不少人就叫了我一声。

现在我身边跟着陆景重还有李峥科,李峥科倒也是罢了,万一让她认出来陆景重,那恐怕要又要费好多口舌了,我推了推陆景重,想让他躲一躲,但陆景重倒是一动不动,还带着那种迷死人的微笑。

所以,郑娆看见了陆景重,吃惊地捂着嘴:“这不是……”

荣凌眸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讶,但是一闪而过。

想必他既然身处荣家,对于大家族中间的事情,还设有有所耳闻的。

荣凌颔首,却没有说什么,我看见他的手指勾了勾郑娆的手,郑娆才把她嘴边的话给压了下去。

我笑了笑:“是刚刚度蜜月回来么?”

郑娆收敛了下颌,好像是带着初为人妇的娇羞:“嗯,去了马尔代夫,又去了欧洲,国外的空气真是好……不说我了,你呢,这是要去哪儿?”

我说:“家里有事儿,回去一趟。”

客套了两句,我就以飞机要起飞了为由,分开了。纵司肠技。

向前走了两步,李峥科在我身后嘀咕:“去过马尔代夫去过欧洲有什么了不起啊,看她那样儿,跟谁没去过似的……”

李峥科一向看不惯郑娆,之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和郑娆照过两次面。

我为李峥科这句孩子气的话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就没去过。”

李峥科脸色一下子讪讪:“姐,别打岔啊,你知道我不是说的你。”

陆景重在身后加了一句:“我也没去过。”

李峥科:“……好啦,这次回去,等姐你宝宝生下来了,暑假的时候我们去欧洲玩儿,我掏路费。”

………………

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上了飞机之后就有点打盹儿,陆景重给空姐给我要了一条薄毯,给我搭在身上,向我这边靠了靠,好让我能枕在他的肩膀上。

我本来也只是想要闭目养神,但是却没曾想到,我却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看到了乔初,乔初还穿着当年高中的宽大校服,丑的要死,她就喜欢把校服上衣脱下来,系在腰上,露出里面各式各样的t恤和衬衫。她正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趁着下课时间,跟做贼一样往窗外看了两眼,迅速地拿出一个唇彩,往唇上涂着,还抿了抿,顺便把头发散了下来。

“咳咳……”

车窗外经过的老师咳嗽了两声,乔初赶忙把东西塞进书包里,一手撑着下巴,另外一只手拿起一支笔,若无其事地转笔,好像在写题一样。

我忍不住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嘲笑道,“老师没看见你,他在吵外面那几个打架的学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