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等他来抢

第一百一十九章 等他来抢(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真是难以想象,陆景重会用这种十分认真的表情,问为什么。我觉得我的脸一下子特别烫,反问了一句:“那你说为什么?”

陆景重环住我的腰:“你在向我邀请么?”

我弹了一下陆景重的脑门:“邀请你个头,我们现在还在冷战,想都别想。”

说着,我就要从旁边侧过身,轻轻推了她一把,陆景重扣住我的手腕,又向前一拉,环住我的腰,两只手直接从上衣下摆探进去,轻轻覆上指尖揉捏,上下其手地撩拨我。我一不小心呻吟声就泄了出来。

不过难得,陆景重兴致特别好,我已经明显能感受到她身体的变化,偏偏她现在就乐的撩拨我,从楼下的浴室,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到楼上的卧室的,翻身躺在床上,身下是柔软的床垫,身上是陆景重火烫火烫的躯体。

卧室里只开了一盏柔和黄色的壁灯,柔柔的照在他脸庞,用一缕一缕的柔光,将他冷硬的面部轮廓都软化了,好像是涓涓细流。只剩下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我。

每次陆景重用这种眼神看我的时候,我都不由得脸庞发烧,心思一动就想躲,但是陆景重扣住我的手腕。不让我躲开,他怕压迫到我的肚子,动作特别小心,就算是脱去我身上睡衣的时候,也视若珍宝般,他手指触碰我的皮肤,都好像是一连串的电流,混杂在血液里,一直传达到神经末梢。

明明陆景重的眼睛不是深黑色的。但是就算是我闭着眼睛,回忆起陆景重的样子,用手去勾勒他的脸庞和?眼,总是能够感觉到他浓黑的眼眸,看着我的那种神情。

“又不专心了?”陆景重掐了一下我的臀,我猛的回过神来,听他说,“想谁呢?”

其实就是在想陆景重,但是我现在就是不想让他如意,赌气似的说:“想别人……啊,你别……等等,我想我们儿子……啊,别弄了……我想你,想你……”

幸好自从怀孕了之后,我就不再留长指甲。所以现在十指扣在陆景重的肩背上,也没有留下太多痕迹。

他的动作也一直很轻,带着一种隐忍的克制,下面动作克制着,搞得我也不怎么好受,但是,他的吻一直落在我的脸上,唇上,锁骨上,当真是吻的心猿意马了。

最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被折腾的求他的,只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这冷战就算是结束了?

怎么感觉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我不禁懊恼,揉着太阳穴,只能回忆起昨天那些记忆的片段,想起来自己在陆景重的引导下最后说的那些浑话,就觉得面红耳赤了。

下楼见到陆景重的时候,脸就更烫了,总感觉他瞄向我若有似我的目光,更像是带了某种意味,我就知道他屡屡用这种方法来逃避我的追问,但是也总有了解到的一天。

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陆景重不肯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算是时候未到吧。

自从陆景重诈死之后,这也就算是没了他这个人,原来不管是陆氏高层的负责人身份,还是当红偶像vincent的这个身份,都消失殆尽了,陆氏的股份,当时他的“遗嘱”是留给了我,今天下午要去签订合同。

而陆景重,直接入驻他大哥裴绍郁的公司嘉格,这个公司名我貌似听过,有点熟悉,后来转念一想,才想到去年,我第一次见到陆景重的时候,周越跟我介绍过。

嘉格是最近几年发展特别快速的一个集团企业,简直能够算得上是神话了,旗下也涉及各行各业。

我在网上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不禁就问道:“裴斯承和裴绍郁是什么关系?”

陆景重懒懒的抬了抬眼皮:“大哥是裴斯承的哥哥,但是成年之后就出来,创立了嘉格。”

“你大哥和裴斯承兄弟感情是不是不好?”

陆景重一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我:“……”

陆景重的手掌覆在我的大腿上,带了一点力度摩挲着,我立即就觉得身边的暧昧分子急剧上升,急忙就开了车门出去。

我没让陆景重跟着进陆氏,怕万一遇上熟脸,指不定别人一句诈尸了,那就要闹乌龙了。

虽然说我不经常关注所谓的头版头条,刻意的去避免有关陆景重坠机事件的报道,可是每每上网,那些相关的字眼还是能映入眼帘。

其实,看见那些报纸上和报道上的追悼词,我心里是恨的,恨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疼,无法言说的心疼。

走上陆氏的台阶,从玻璃大门上,映出来陆景重开的那辆黑色私家车的影子,好像透过黑色的车窗玻璃,我可以看见一双深夜的黑眸,正在看着我。

我默默地转身,比了一个势在必得的v型手势。

走进陆氏大厦,我先到前台小姐处说了一下,前台小姐拨通了内线向上级领导报备了一下,告诉我坐电梯上六十三楼,会有特助带着我去签合同。

我点了点头。

说实话,现在没有陆景重在身边,一个人坐电梯我还是会心有余悸,但是六十三楼,如果是爬楼梯的话恐怕爬到一半我就废了,所以心里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了电梯前。

正好电梯前有两个穿着ol职业装的女职员,我就站在了她们后面,她们交谈的内容能准确无误地传入到我的耳朵里。

“陆总回来了。”

“哪个陆总?”

“这话你可小心点说,咱们陆氏从来都只有一个陆总。”

“不过vincent还真是可惜了,哎,我还去听过他的演唱会呢……”

电梯门开了,我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上了电梯,在注意到我的一瞬间,两人同时都闭了嘴,彼此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我看着电梯的光面,里面映照出我现在臃肿的体态。

怀孕七个月了,现在肚子想要藏也藏不住了,身上的肉也就藏不住了,相比较身边站着的两个身材高挑的踩着七公分高跟鞋的女人,我简直就是一个黄脸婆,脸上没化妆,头发也是蓬乱的,胡乱扎在脑后,身上就一件宽宽大大的孕妇装,对上这两个女人的目光,我分明可以从她们的眼睛里看到一种趾高气扬,而我顿时有了落差感。

我记得在三年前怀雪糕的时候,也没有发福成这样,那个时候只是肚子比较大,该没有肉的地方还是不长肉,倒是到最后两条腿开始浮肿,原本36码的脚,肿到要穿42码的鞋。

电梯门打开,在电梯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戴着一副十分斯文的无框眼镜,礼貌地对我一笑:“您就是杜佳茵小姐吧?”

我点点头:“我是。”

“您这边请。”男人向我做了一个绅士的手势,我跟在他后面。

这一份股权转让的合约足足有五页,我生怕遗漏了里面的任何一个细节,反而被反咬一口,索性静下心来,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手边的白开水都被我喝下去半杯,我才在落款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杜佳茵。

有一瞬间,我其实想要写上陆景重的名字的,而我能够坐在这里,也全都是陆景重给我的。

“我写好了。”我把签字笔笔帽扣上,一抬头就看见了坐在长桌对面的陆正宇,不禁一愣。

办公室里,刚才领着我进来的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人影,不知道陆正宇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看合约看的太入神,完全没有注意到。

在来陆氏之前,我已经想到过,这一次来,必定会遇上陆正宇。

陆景重和陆正宇中间的恩怨,我想,既然陆景重肯选择这样一个方式,那么就是结束了。

不管陆正宇做过多少恶事,就算是结束了。

或者说,是单方面的结束?

陆正宇一双阴鹜的眼睛盯着我,手指在桌面上轻叩,看表情,并没有打算跟我说什么话。

我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包包,说:“如果陆总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但是,没有等我走到门口,他忽然叫了我一声。

“杜佳茵。”

我停下了脚步,手指搭在了门把手上,并没有回头。

陆正宇说:“不要以为他这样,我就会感激他了,我从来都没当他是陆家人,现在也一样。”

我听了这样的话,气忽然不打一处来,真的为陆景重感到悲哀,明明是牺牲了他自己,换取了这个家的平和,但是现在却仍然不被别人所承认,我松开了门把扶手,转过身来:“陆正宇你到底有没有心啊?陆景重做那些事情,从来都不是为了让你感激他,他只是为了他妈妈的请求,他既然是生在这个家庭里,就为了这个家庭做出一些事情来……”

陆正宇冷笑了一声:“我陆家做出一些事情?不如说为了你做出一些事情来,不管陆景重是不是死了,陆氏的股票已经大幅度波动了,前几天一度降至最低谷,这就是他为了陆家做的事情?”

我反驳:“他替你顶罪了啊,煤矿坍塌的那个案子,要不然你怎么能这么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还能安安稳稳地过好这个年?恐怕现在早就移交检察机关了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