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雪糕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雪糕(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打开卧室房门,陆景重将我轻轻放在床上,为我脱去外面的大衣。蹲下来将脸庞贴在我隆起的小腹上,长臂环住我的腰。

我知道,他现在所受到的苦痛,会比我更甚。

将自己存在过的所有痕迹抹去,然后以另外一个身份活下去,那些昔日的美好和辉煌,都已经被盖棺论定了,只留下了生后名,我不知道当初陆景重为了我做出这样的选择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态,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

我抚着他的脸颊:“毛毛。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

陆景重的眸色很深,以前在杂志上看到一段评论,就是评论当红的男明星,谁的哪个部位最好看,我就记得,杂志上说陆景重的眼睛最有味道,眼窝微微凹陷,更加凸显了眼眶和眉骨的立体感,眸光特别深沉,总感觉好像有一股稳稳地力量吸引着人。

我盯着陆景重看了许久,他忽然直接俯身吻在了我的唇上,这个吻好像压抑急切了一些,手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我的胸前。稍微用了点力气揉捏,一声嘤咛毫无意识地从唇齿间溢出来,我不由得就红了脸颊,陆景重眼底的红潮已经褪去了一些,反握着我的手。

我问:“这样做……你后悔么?”

陆景重笑起来很好看。眼上有一条细细的眼纹:“后悔什么?”

我说:“后悔……退出演艺圈……”

陆景重反问了一句:“如果是你,你会后悔吗?”

我摇了摇头。

“这也是我的答案。”

陆景重低头又在我唇上吻着,有一下没一下的蜻蜓点水的吻,我被撩起来了,就勾着他的脖子,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然后不巧的是,肚皮就被轻轻踢了一下,整整一个下午。肚子里的孩子都翻腾的厉害。

我微微皱了一下眉,陆景重问:“怎么了?”

我拉着他的手覆在我的肚子上:“孩子踢我了。”

或许真的是有血缘关系的奇妙,陆景重的手覆上来之后,在肚子里翻腾的孩子渐渐地就安静了下来,我似乎都能听见他逐渐平稳的呼吸声。

如果在三年前,我怀雪糕最折腾人的时候,也能有陆景重在我身边,是不是就可以奇异的安抚心绪呢?

一想到雪糕,我心里就是钝钝的疼。

我看了一眼陆景重的眉眼,不知道雪糕现在长得什么样子,会不会和陆景重长得有几分相像呢。

等安静下来,陆景重也是觉得我乏了,就抱着我要去给我洗澡,我直接挡开他的手:“不要趁机耍流氓啊。”

陆景重捏了一下我的脸蛋:“看来是有力气了是不是?”

闹了一会儿,我还是让陆景重抱着我去浴室洗了澡。家里自从知道我怀孕了那一天起,已经铺上了防滑地毯,我脱衣服的时候想要陆景重出去,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全都是笑意:“要不要我帮你脱?”

我粉拳一挥:“陆毛毛,你什么时候成了这么色了?”

我是觉得不好意思,陆景重嘲笑了我两句,还是出了浴室。

我跨进浴缸里,水流拍打着我的小腹,心里顿时就放松了下来,抚摸着肚子:“宝宝,妈妈终于把你爸爸找回来了,开心不开心?”

这一刻,我忽然就决定了,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小名就叫宝宝,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可能是我当初第一胎怀雪糕的时候受的折磨太多,从早期的孕吐到后期的浮肿,不论哪一个阶段都好像被无限制的延长了,而这一胎,直到六周的时候我发现了他,他就一直以安静地方式,不管我是情绪大起大伏,还是东奔西跑,他始终都没有给我带来半分苦恼,直到现在,六个多月了,还是这么静静的。

这样想着想着,就有点犯困,再加上热气熏腾,往下滑的时候猛的就呛了水、

不知道陆景重什么时候进来的,直接把我从浴缸里抱了出来:“在自己家浴缸都能呛了水。”

对上陆景重黑沉沉的目光,我虚无缥缈的意识一下子就清醒了,我现在可是光着身子啊,顿时耳根子一下子热了,说:“浴巾,拿浴巾。”

“都这么长时间了,还害羞啊?”

我说:“我不是害羞,我是怕你图谋不轨!”

他拿了毛巾在我肚子上擦了擦:“我可不敢,你有肚子,放心好了。”

陆景重直接拿了毛巾来帮我擦身,干燥的大毛巾在我身上滑过,吸走多余的水分,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毛巾在我胸前画圈的时间长了些,陆景重还很有兴致地用手指帮我量了量:“貌似大了一个罩杯啊。”

我直接拿了毛巾甩在他脸上:“你、真、够、了!”

陆景重一笑,扯了一条宽大的浴巾把我包住,抱了出去。

面对着光着身子的我,陆景重明显不是柳下惠,在床上吻着吻着就情动了,再加上小别胜新婚,一时间就难分难舍,陆景重简直就是“爱就是克制”的翻版,亲吻的同时还要注意着我肚子里这个小的,不能压着,还必须顺着。

我这么想着想着,自己就笑出声来了。

陆景重捏了捏我腰上的肉,眯了眼睛:“笑什么?”

我抿了抿嘴唇:“没笑。”

我睁着眼说瞎话换来的惩罚,就是陆景重使劲儿折腾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怀孕了,我体重直线飙升,身上也长了不少肉,但是身体却已经多长的这一层肉更加敏感了,陆景重专挑我的敏感点下手,几下就把我弄的气喘吁吁了,推着他的头说“不要了……”

陆景重的吻从我的锁骨一直向下,吻着我现在凸起的像是个皮球一样的肚子,再继续向下。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不……”

只不过陆景重没听我的,直接就俯下身来,当我只能看到他黑色的发顶的时候,下意识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完全没有过这种体验,但是自己体验过才知道,脑子里先是刹那间空白一下,然后炸开一朵璀璨的烟花,色彩缤纷,整个世界都没了声音,唯独剩下剧烈的喘息,就好像忽然脱离了水的鱼。纵乐狂血。

陆景重俯身过来,帮我拨开粘在脸上被汗打湿的发丝,又吻了吻我的嘴唇。

我向边上一别脸:“去漱口。”

陆景重捏着我的鼻子:“我都不嫌弃,你还嫌弃上了。”

事后,陆景重抽出纸巾来帮我擦干净,我浑身瘫软地一动不想动,就任由他帮我清理干净,然后侧身抱着我,一双眼睛亮的一点睡意都没有,又一下一下地吻我。

现在倒觉得陆景重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总是吃不饱。

陆景重认为我的这种比喻特别贴切,现在我怀孕的时候,确实做的时候太不能尽兴了,确实吃得不够饱。

我:“……”

…………

这两天在家里,都是陆景重全权负责地做饭,我搬了一把椅子,就坐在厨房门口,看着陆景重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做饭,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笑的合不拢嘴。

“米饭放的水少了……油热了!先放葱姜蒜……别放虾米了,一股海鲜腥味我吃不习惯……”

好不容易当一次颐指气使的人,总算是抓住机会了。

不管是在做饭的时候,还是吃饭的时候,我的话都特别多,好像忽然雪儿附体了一样,一吃饭就成了话唠,八竿子打不到的事情都能生拉硬扯到一起,不过陆景重倒是一直认真地听我说,而且吃了很多。

我说:“你这是几天都没有吃饭了啊?”

陆景重说:“在老婆大人指导下做的,当然要捧场了。”

我撅起嘴:“还不如说是你自己捧自己的人场……”不过味道真的……还勉强能吃。

吃过饭,我就窝在沙发上,看陆景重从餐厅到厨房来来回回忙碌的身影,不禁笑了,我一直向往的就是这样宁谧安静的氛围,有一个爱我的人在身边,不离不弃。

陆景重刷过碗,拉着我出去散步。

现在走在大街上,也不用担心会有狗仔记者的围追堵截,不用乔装,可以正大光明的拉着我的手,可以旁若无人的接吻,不用怕被拍到,就像是普通家庭的小夫妻一样。

可是,我忽然想起在四年前的那个雪夜,透过一条充斥着灯光的细细门缝,薇薇说,难道你忘了吗?你不是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吗?要半途而废吗?要重蹈覆辙吗?

那个时候,我看到陆景重抬起的手臂,遮住了脸。

我低着头,看着陆景重握着我的明晰手骨。

陆景重忽然伸过手臂来揽我的腰,顺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又想什么呢?”

我咧开嘴一笑:“你不知道孕妇就容易想多么?天马行空的乱想。”

陆景重耸了耸肩:“知道啊,怕你孕产前综合征,所以你看我现在,都是小心翼翼的。”

我掐了陆景重一下:“你才产前综合征,你全家都产前综合征。”

陆景重将我的手纳在掌心里:“我全家就你一个。”

…………

等到晚上回到家,一进门我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在拼命地响,到卧室里拿到手机一看,是我妈的电话,急忙就按下了接听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