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他都不怕,我怕什么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他都不怕,我怕什么(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他都不怕,我怕什么

本来我让李峥科在客房里睡,但是他非要陪着我在主卧里睡。一个人艰难地把楼下的折叠床搬上来,放在主卧的墙边,上面铺上毯子盖上被子:“就在这里睡!”

我看着李峥科阳光的笑脸,眼眶有些酸涩了,揉了揉眼睛。

在三年前,去给李峥科当钢琴家教的时候,我肯定没有想过,在这个时候,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这个被我当成弟弟的人会陪伴在我身边。

真的是有人陪伴的原因,我的心也渐渐地静了下来,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隔天。我去医院看了陆高风,陆高风的脸色十分灰暗,甚至有些惨淡了,比起前一段时间精神看起来还要差劲,陆妈妈就坐在身边,正端着一碗汤,放在嘴边吹气,听见我进来的声音,放下手中的碗。

陆妈妈冲我笑了笑,推了推陆高风:“老陆,佳茵来了。”

原本正在闭目养神陆高风睁开眼睛,一双眼睛里都是混沌的灰浊,他招手让我坐下。

我把买的营养品放在桌上。也坐了下来。

我是因为陆景重和陆家联系上的,现在,等陆景重走之后,也该来看一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只不过。我心里有些疑惑的是还没有见到正式的陆太太,这些日子里,全都是陆景重的妈妈在这里陪伴着的。

毕竟是面对长辈,我也有点放不开,拘谨地说了几句话,就想要起身告辞,陆妈妈跟了出来,说是要送我,我能看出来。她是想要跟我说什么话。

病房门在身后关上,陆妈妈跟我慢慢走在走廊上,问我:“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我说:“四月二十一号。”

陆妈妈叹了一口气:“你……如果孩子生下来你不想养,那就抱给我,毕竟你才二十多岁,还年轻,我一个人在乡下也好有点事情做,”说到这儿,她忽然抿了抿嘴,“只要你不怕我这个老太太带不好孩子。”

我抓住了这些话里重要的字眼:“阿姨你要去乡下?”

陆妈妈说:“我和陆家的联系就是陆景重,我的儿子,但是现在我的儿子走了,我也就没理由再留下去了。”

“只是为了陆毛毛么?”

这句话脱口说出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愣了一下,顿时就有点讪讪了:“对不起。我没想……”

陆妈妈摆了摆手,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已经变得坚定了:“嗯,就是为了我的儿子,只为了我的儿子。”

不过在我听来,这句话反而像是在为了坚定自己而可以强调的坚定,我看了陆妈妈一眼,她眼睛里流露出深切的哀痛。

等到了楼下,我向停车库走过去,离得很远就看见李峥科在靠着车抽烟,烟气缭绕,似乎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困扰,眉头蹙着。

我不禁脚步一顿,快步走过去,劈手夺下了他的烟,他才猛地回过神来:“姐,你出来了?”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我把烟掐了扔进垃圾箱里,抬头看着李峥科。

李峥科笑得特别阳光灿烂,好像刚才靠着车皱眉凝思的人不是他一样,“上个学期,有时候学习压力太大,就学会抽了……”

我笑了一声:“学习压力太大?”那母猪都会上树了。

李峥科点头:“是啊,但是我保证,是在我十八岁生日之后。”纵序丸圾。

这一年里,李峥科的个头猛窜了不少,现在已经有一米八了,我现在怀孕不能穿高跟鞋,都需要仰头看着他,面容也沉寂了许多,明明他说话的语气跟以前没什么差别,但是我总是觉得他眼睛里好像是藏着有什么东西,被冰封了。

我不禁问:“峥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

李峥科为我打开车门的手顿了一下,只不过他低头看着地面,我没有看到他的神色,他笑了笑:“姐,我瞒着你的事儿可多着呢,你想先听哪一件啊?前几天还有一个小姑娘跟我表白了呢,算不算啊。”

听着李峥科的这话,我不禁也是一笑:“算啊,来告诉我你都收到过谁的情书啊?”

李峥科真的告诉了我几个名字,不过我一个都不认识,他踩下油门,打方向盘上了路,才问我:“姐,你想去哪儿吃饭?”

好像自从陪我去了一趟海边搜救船之后,李峥科就变了不少,以前他基本上都没有叫过我“姐”,而且自从知道我和陆景重的关系之后,没什么事情基本上不联系我了,就算是来找我,也是连带着找他的“重哥”。但是现在,几乎每一句都叫我一声“姐”,好像是在刻意强调什么一样。

我猛的摇了摇头,好像要赶走眼前的苍蝇一样,“去御满楼吧。”

我之所以选在御满楼,是陆景重曾经带我来过这里,说这里的菜很干净,而且味道很对我的口味。

李峥科说:“姐,你也经常来御满楼吃饭啊?”

我说:“你重哥带我来过两次。”

只不过,我没想到来到这里,会在这里遇上郑娆。

本来李峥科说想要包厢,但是我觉得包厢太憋闷,就选择了坐在大厅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拿着菜单只点了三菜一汤,李峥科抢过菜单特别阔气地又加了三个菜。

我说:“点那么多我们两个人又吃不完。”

李峥科说:“现在我们应该是三个半人,加上你肚子里的一个,我现在正处于青春期,吃饭多长个,算是一个半人。”

我哭笑不得。

正吃着,我就看见了从门外走出来的两个人。

左边的那个人是郑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在她右边的那个人,却不是荣凌。

郑娆的目光向这边看过来,我急忙向里面移了一个座位,李峥科问:“怎么了?”

我摆了摆手:“躲人。”

李峥科为了配合我,就向外坐了坐,把我完完全全挡住了,以我的这个角度,刚好是可以看见郑娆,但是她却看不见我。

郑娆向我这边看了两眼,就又转过头去和身边的男人说话了。

他身边的那个男人看起来有点面熟,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他们两个说着说着就进了包厢。

我不由得喃喃了一句:“郑娆跟那个人是谁……”

“刚刚新兴的食品公司的董事长,”李峥科说,“前几天我去我爸公司的时候,见过他,就问了两句。”

我心里有点顾忌,就问:“哪里的?是本地人么?”

李峥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帮你问问。”

我总觉得郑娆这里是一个不定时炸弹,虽然在这半年里,她对我也很好,陪我买衣服,逛孕婴商店,甚至对我关怀备至,比闺蜜还要要好,但是我总感觉她真的并不像是表面看起来的这么良善,有时候她来不及隐藏的眸光里,我还可以看得到一种类似忌恨的情愫。

其实在郑娆和荣凌的婚礼前,我原本想要把郑娆之前的事情告诉荣凌的,顺便问问荣凌,到底是对郑娆这个人怎么看的,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能保证自己真的是初心不变呢。但是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没有打电话把在云南那些关于郑娆的事情告诉荣凌呢?

是因为郑娆在咖啡厅里跟我说的那些话,她哭着说出来的那些话,谁不渴望着一份随遇而安的爱情终于尘埃落定呢?我又怎么忍心将荣凌这一份好不容易才走到尽头的爱情强拆散。

一时间想的有点走神,李峥科就用筷子敲了敲我的碟子:“姐,快吃饭。”

我猛的回过神来:“我去趟洗手间。”

去洗手间本意是想要洗把脸,顺便给陆景重的二哥朱启鸿打个电话,之前陆景重在的时候,我是一点都不担心郑娆会对我有什么动作,因为我信陆景重会给我安全感,他会护着我,可是现在,陆景重不在我身边,我就要有能力保护好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

可是,却不料,直接推开洗手间的门,就撞上了郑娆,连一个躲避的时间都没有,顿时我心嘭嘭嘭跳的十分厉害。

郑娆看见我也也是一愣,但是她比我恢复状态恢复的快,比我抢先一步说:“佳茵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片刻之后,我已经恢复了平静,说:“是啊,李峥科带我来这儿吃饭的,说这里的饭菜干净好吃。”

“李峥科?”郑然眯了眯眼睛,“李家的那个小儿子?”

我点了点头:“是啊,我上大一就和他认识了,算是我半个弟弟吧。”

我之所以想要和李峥科扯上关系,因为李家在c市也是大家族,就算现在没了陆景重,也能让郑娆对我有所忌惮。

我问:“你呢,是跟谁来的?”

郑娆说:“跟荣凌啊,来这里吃饭。”

明明刚才我都看见了,那个男人绝对不是荣凌,我笑了笑,“只有你们两个么?那你不如来跟我坐在一起,四个人拼桌吧。”

“我……还有其他人,”郑娆说,“约好了谈生意的。”

“那就不打扰了。”

我们两人一起走出洗手间,在经过我的那一桌,郑娆眼光闪了闪:“你也有其他客人……”

我微微一愣,看向桌边,果真,在桌边多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只不过我现在也没法解释为什么裴斯承和他儿子会在我那一桌,现在看起来,李峥科正在和那个小孩子玩儿的不亦乐乎。

李峥科先看见了我,冲我招了招手:“姐!”

郑娆眼光闪了闪:“那我先回包厢了,有时间再联系。”

我点了点头。

原来,裴斯承是这个御满楼的老板,今天是带着儿子来视察的。

裴昊昱忽然撅了小嘴,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裴斯承脸色有点沉,不过嘴角还挂着微笑,很是礼貌地问我生下孩子的打算。

说实话,我和裴斯承不算熟,仅仅是在郑娆的婚礼上见过一面,知道他是和陆景重的大哥裴郁铭是兄弟,也从别人口中乃至于网上知道,裴家算是在鲜有的在军政商都有所涉猎的大家族,所以,裴斯承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料到。

不过转而我就想通了,或许只是基于朋友哥们才问的,我就笑了笑:“还没有什么打算,我这个人比较懒,最擅长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陆景重走了以后,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这是我的大实话,之前我的所有计划,全都是围绕着有陆景重的情况下制定的,但是现在,陆景重真的不在了,我根本对自己的未来计划无从下手。

裴斯承却一笑:“你怎么知道你的未来里没了陆景重呢?”

我一愣。

裴斯承接着说:“陆景重是走了,但是陆小五还在你心里。”

我一时间没有理会到裴斯承这句话的意思,裴斯承就已经换了话题,说:“你是在a大上学?认识不认识文学系的学生?”

我说:“真是凑巧了,我寝室有两个室友都是文学系的,你是要找人么?”

裴斯承一笑:“是,能不能把你室友的电话给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