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放弃+我的刻骨铭心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放弃+我的刻骨铭心(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这么一瞬间,我脑子里全都是陆景重。

狡黠笑着的,皱着眉深深思索的。温柔的低语的,在我脑子里蹿出来,好像快要炸开了锅,嗡嗡嗡地乱响,小腹一阵一阵的抽搐的疼。

或许是我在更衣室里呆的时间太长了,郑娆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见我出去,就敲门问:“佳茵,还没有换好么?”

我动了动唇想要说话,但是出口却发现连说出声音的力气都没了。

郑娆直接推门:“你怎么坐在地上?!佳茵!佳茵!”

明明脑子里前一秒还在想陆景重,下一秒就在梦里梦见了他。

陆景重在冲着我笑,不再是给我摆脸色,让我跟在他屁股后面追。那一双深邃幽深的眼神简直能温柔的溺毙我。

他伸开双臂,我扑过去,抱住他的腰,不知不觉得湿了眼眶:“陆毛毛,你别走。”

陆景重抚着我的头发:“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过年。”

不是人死了才会托梦么?为什么我现在就能梦到他?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小腹一阵疼痛,我蓦地惊醒了,才发现一脑门的汗,睁开眼睛就看见周围的白色墙壁白色床单,还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是医院。

我的手掌抚在自己的肚子里上,宝宝还安安静静地在肚子里呆着,摸着小腹的厚重感,我的心神才慢慢地缓了过来。

这个时候。郑娆从门外走了进来,端着一个保温饭盒:“你醒了?”

我点了点头,问:“陆景重的那一趟航班,真的……发生意外了?”

郑娆低着头,没有看我的眼睛。打开保温饭盒:“快点趁热喝汤,可是特意选的你喜欢的那家餐厅去买的。”

我一把拉住郑娆的手腕:“告诉我。”

郑娆还是没有抬头,把保温盒里的汤盛在小碗里。

我艰难地撑着手臂想要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就要上网搜,郑娆这才开了口:“是真的,我也是刚刚才得到了消息,陆景重的那个助理已经在处理了,你安心在医院养胎就行了。”

我没有理会郑娆的话,开手机搜了一下。果真,郑娆说的没错,在更衣室听到的那两个女人的对话也不错。

陆景重乘坐的那一趟航班,真的,发生了意外。

我看完了这篇报道的最后一个字,心里忽然抽搐的厉害,抬眼,郑娆已经递给我一张纸巾。

她说:“流了满脸的泪了。”

听了郑娆这句话,我才禁不住哭出声来。

我真的没有想到过,如果有一天,我身边真的没了陆景重,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一直到如今,真的我的身边没有了陆景重……

我还有好多话没有告诉他,我还有雪糕的事情没有告诉他。我还想要跟他一起去一趟云南那个小镇,我还要等着他带我去马尔代夫旅行。

双手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间流出来。

我不信,他说好的,还欠我一场盛大的婚礼,他说好的,还没有给肚子里的宝宝起名字,他说好的,都是他说好的,他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我哭了一阵子,一双眼睛哭的好像是两个胡桃,才渐渐地平静下来,郑娆一直坐在我身边,看着我的脸色很深沉,我回过头去看着她的那么一瞬间,她眼睛里顿时浮现出一种类似于悲伤的情绪,我都怀疑是不是刚刚那种深沉的饱含着仇恨的目光,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我简单地吃了一些东西,其实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而已。

下午的时候,高明来了,郑娆因为要陪着婆婆逛街买东西,就走了。、

高明一进来我就盯着他的脸看,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些不一样的情绪,他的脸色也很沉,眼底下有黑色的阴影,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的。

我动了动唇,问:“是……真的么?”

高明低着头,脸色十分阴郁,很久才点了点头,说:“巡海船已经在那片海域打捞了,无一生还……”

这是我第三次听见陆景重死了的消息。

第一次,是在更衣室,是听那两个女人说的。

第二次,是在两个小时前,郑娆口中证实的。

第三次,就是从高明口中,得到了确确实实的这个消息。

而这一次,心脏好像被人攥住了,透不上气来,然后狠狠的撕裂,我死死地咬着唇,克制住不让自己呜咽出声。

我在心里告诫自己,我还有雪糕,我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我不能倒下,一定不可以倒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因为高明走了,但是抬头竟然看见他仍然在原地站着,动了动唇,却一句话都没说。

我直接掀开被子下床:“你去过海边了么?”

高明说:“陆氏已经派人去了,但是……不是,你想要干什么?”

我穿上自己厚实的雪地靴,说:“我要去海边,我要去巡逻船上。”

高明皱了皱眉:“你去凑什么热闹啊?都六个月了……”

我穿上自己的羽绒服,拉上拉链的时候手有些抖,拉了半天都没有扣上,还是高明走过来帮我扣好,我才拉上来。

我看着高明的眼睛:“我要去,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和高明认识这么久,他自然也是知道,一旦我的脾性上来了,那绝对是执拗的。

有一种偏执,只为陆景重。

在我出院的时候,高明电话预定机票,医院门口却见到了李峥科。

李峥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了,现在他应该是刚刚期末考结束,我尽量让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可以安定人心的微笑,笑着跟李峥科打招呼:“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李峥科快跑了两步,一把抱住我:“佳茵,你没事儿吧?”

我摇了摇头:“你看我有事儿吗?”

李峥科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别骗我了,你看你眼圈都是红的。”

我拍了拍他的手背:“你自己眼圈也是红的,你不也没什么事儿么,别小看你姐姐我。你怎么来了?你跟你姐说了没?”

李峥科说:“我来看看你。”

说着,高明已经订好了机票,最近一趟航班,还有两个小时。

李峥科一听,就问:“要去哪里?”

我正在想用什么借口搪塞过去,身边的高明已经帮我回答了:“去海边的巡逻船上。”

李峥科猛的调头看着我,说:“我也去!”

我不禁皱了皱眉,但是高明却说:“现在这边因为vincent的意外,陆氏内部已经全乱了,陆正宇在警察局拘留,陆董事长在医院里被监视着,现在我离不开,必须要处理这里的事情,我已经给蓝萱打过电话了,她说可以陪你一同前往。”

我说:“不用麻烦蓝萱,也不用麻烦你,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一个人去。”

我说着,就甩开身边李峥科的手往前走,或许是一时间有些走神,走下台阶的时候,因为没有看清楚下面的阶梯,一下子踩空了,要不是李峥科仍然拽着我的胳膊,我现在已经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了,下面还有十三级台阶,我看着就心惊。

高明好像也因为我这样的动作急了,冲我吼:“杜佳茵,你现在长点心行不行?!现在没了vincent你怎么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要了吗?!你这是想干什么?要殉情啊?!vincent要是知道你现在这幅样子,他会什么感受?!你让他怎么安安心心做事?!”

高明现在吼我的样子像极了一头狮子,我被吓了一跳,一时间没了言语。

李峥科挡在我面前,冲着高明吼回去:“你干嘛吼佳茵,你是谁啊?不就是重哥的一个助理吗?现在重哥都不在了,你也就没用了!你没有痛失所爱过,当然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

高明说:“你以为我想啊?”

这两人一来一回的吼声不算小,周围已经有不少聚集过来的目光了。

我叹了一口气,拉开李峥科,对高明说:“我不会给你们添乱,我就是想去坠机的地方看一看……我想看看他最后在的地方。”

结果,到最后,还是蓝萱和李峥科陪着我去的。

蓝萱的眼圈也是红红的,不过他的身边没有跟着阿凛,只有她一个人,是乔装过的,带着帽子墨镜。

她安慰了我两句,我还没有说什么,她倒是哭了:“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

我现在这人就是不能听见哭声,一听见哭声心里就堵塞的慌,但是眼睛却是干涩的再也哭不出一滴眼泪来,不过李峥科一路上一直说一些笑话想要逗笑我,我一般时候也就是扯一下嘴角。

现在,我脑子里特别乱,闭上眼睛就全都是陆景重的模样,也幸而身边有蓝萱和李峥科,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高明让我下了飞机就给朱启鸿打电话,说朱启鸿在巡逻船上,要不然以我这样一个无关无系的人怎么也上不到巡逻船上去。

当时李峥科就反驳了一句:“怎么没关系,重哥的生命安危都在上面。”

我倒是没有在意高明的这句话,在我看来,他就是陆景重手底下信任的人,既然陆景重信任他,那我也信任他。

但是没有想到,等到下了飞机,会在机场上看见一大群举着话筒的记者,镁光灯闪烁的人眼睛疼。

记者一个接着一个问题抛出来。

“蓝萱,请问您是为了vincent来的吗?”

后面还有一大堆都是蓝萱的粉丝,都是冒着雨来的。

虽然阿凛这次没有跟蓝萱过来,但是却安排了保镖,也幸好有保镖,再加上机场的工作人员,不过一会儿就从人流中疏通了一条路。

d市下着雨夹雪,很多人都是打着伞过来的,风很大,一吹就迷了眼。

身边的李峥科从背包里翻出来一件大衣,直接撑在我头顶,冻得一张脸红红的,问我:“佳茵,你冷不冷?”

我摇了摇头。

打电话给朱启鸿,他说是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已经开到停机坪上了,不用上摆渡车。

这一次出来可是费了不少工夫,蓝萱被一群娱乐记者缠的简直要烦死了,从一大堆人里面出来的时候,头发都乱糟糟的,不禁抱怨:“不是这一次是临时决定出来么,怎么到这儿感觉他们好像都是做好了埋伏……”

说到这儿,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住了口。

我这个时候脑子反应迟钝,等过了一分钟,我们三个人都上了私家车,我才反应过来,转过头看向蓝萱:“是公司……”

我从蓝萱的眼睛里,看到了相同的信息。

是公司。

之前在蓝萱昏迷住院那段时间,陆景重每天晚上都跟按时打卡一样去医院里转一圈,虽说蓝萱有阿凛时时刻刻陪着,但是为了显示舆论效应,也必须要这样做。

而现在,这又是要彰显什么情深么?

蓝萱喃喃自语:“不是公司,公司根本就不知道我陪着你来这里了,我现在在休假,但是我来的时候,阿凛让保镖跟着我,他知道,是他透露给媒体的……”

我握住蓝萱的手:“阿凛不是这种人。”

蓝萱的喃喃自语才停止了,转过身来:“他不是哪种人?他就是那种人!我靠的越近他就向后躲得更远!你知道不知道,佳茵,上个星期我喝醉了,然后去了酒吧,打电话让他去接我,然后我就断片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躺在酒店的床上,身边就是他,我以为跨过这一步之后就会距离的更近一点,但是……他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主动联系我,除了交待每天的工作安排之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跟我说……”

我打断她,轻咳了两声:“这里有其他人在。”

虽然说开车的司机是朱启鸿的人,但是我也不保证不会和娱记们联系,把这些劲爆的消息透露出去。

蓝萱笑了:“透露出去啊,我不怕,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什么脸面,什么影后,什么奖,什么名气,都去他妈的!”

原本只是我一个伤心人,到头来,却又多了一个蓝萱。

蓝萱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的特别伤心,最后抹了一把眼泪:“既然他这么想,只要他高兴就好……”

只要他高兴就好……

这句话,陆景重也对我说过。

只要我高兴就好。

等到了码头,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海上的渔船亮着灯,还有几艘巡逻艇停在码头上。

这个时候,外面风浪滔天,雨夹雪拍打在脸上显得特别冰冷,还夹杂着冰碴,我又注意到身边不远处有镁光灯闪烁,,不用想,又是娱记来拍照片的,恐怕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是“影后蓝萱冒雪夜探打捞现场”这一类的标题了。

海边的风特别大,李峥科扶着我,一只手还打着一把大伞,向前遮挡着雨雪。

在码头,我看见了陆景重的二哥朱启鸿。

我还记得,上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是我在荒郊野外等了好几个小时终于等到陆景重的时候,然后他就带着我去了郊外的一所房子里,见了他的几个哥们,我还记得,当时朱启鸿给我包了一个一万块钱的红包,李遇答应给我和陆景重设计婚礼礼服。

现在,一晃,人都没了。

朱启鸿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别上船了,在码头上等消息。”

我摇了摇头:“我要上去。”

朱启鸿皱了皱眉:“你现在怀着孕……”

我打断他的话:“二哥,捏别让我抱憾好么?我现在没有任何不舒服,肚子里的宝宝也好得很,他知道我要去找他爸爸,所以特别乖,二哥,不管你说什么我既然来了这么一趟,就一定要上船去的。”

朱启鸿看了我两眼,最后摇了摇头,找了医生和救助队上船,自己也跟了上来。

我知道他这是怕我上去之后没有人认识,在关键时刻得不到帮助,所以才跟着我上来,以保证我的安全,我转过头去,对朱启鸿说:“谢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