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犬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 犬子(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我滑屏解锁,翻开她的通讯录看了两眼,有一些陌生的电话号码。也有云南的号码,不过大多数都是本地的,看名字也看不出什么来,我又打开短信看了看,可能是做贼心虚,旁边走过一二服务生我差点把手机给摔了,索性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发现有一条短信内容是:“郑姐,你到底想到办法没有?”郑娆回复:“等我找到方法了会主动跟你联系,你们先不要露面。”

看着这样的短信内容,我心里一阵阵发凉,默默地把这个手机号码记下来。就把手机放回到原处,继续一边喝牛奶一边理头绪,又过了有三四分钟郑娆才回来。

然后坐了一小会儿荣凌就来了,要来接郑娆走,顺路把我送到了家。

回到家以后,我把看到的这些告诉了陆景重,他安抚让我不要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拿着手机到阳台上打了一通电话,拉开阳台推拉门走过来,在我额上吻了一下:“不用担心了,都没事了。”

参加郑娆的婚礼这一天,我早上醒的格外早,或许不是醒得早。而是睡的本就不踏实,现在肚子圆滚滚的像是一个皮球,在床上怎么躺着都不舒服,起身想去卫生间都要有人扶着,要么就自己侧身再一点点地爬起来。

按理来说。郑娆的婚礼我不应该这样上心的,但是心里就是有点蠢蠢欲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等到我们到了大酒店外,看见酒店门口站着的那一对金童玉女一样的新娘新郎,我就明白了,心里这点蠢蠢欲动是什么感觉。

是羡慕。

不管怎么说,郑娆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现在能举办婚礼接受到亲朋好友的祝福,我现在羡慕的就是这种光明正大。而不是跟偷情似的寻找刺激感。

等到前面陆景重和蓝萱走进酒店好一会儿了,高明才让我从车上下来。

但是我坐在车子后座,忽然就不想动了,看着车窗外阳光明媚的天空,心里好像被遮挡了一块湿哒哒的乌云,只要再加一点佐料,就可能滴下雨来。

而这个佐料,就是郑娆看见我的时候,询问的眼神。

我不想面对。

高明开了车门,叹了一口气,绕过车尾,钻进后车座:“你既然选择了跟陆景重在一起,就要接受他的决定,他也有很大压力,你现在在家里。每天他都会尽量把工作量缩短再缩短,好在晚上八点之前回到家里,陪你吃饭陪你睡觉,他现在不光有光影那边的通告要接,还有陆氏的事情也很多,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这样发脾气,恋人之间不是应该彼此体谅么……”

我知道高明一向是觉得我配不上陆景重,现在听他这么说,我转过头来:“彼此体谅么?怎么听你这么说,好像是只有他在体谅我,我就活该躲在人背后是吧?”

高明皱了皱眉:“你想的太偏激了。”

“我偏激?”我指了指车窗外站在高台上的郑娆和荣凌,“你看到了没有?刚才蓝萱在挽着陆毛毛的胳膊进去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你信不信,如果现在你跟着我一起走进酒店,他们肯定会用同样的表情来询问我,还会问我为什么没有和陆景重在一起,你说我该怎么回答?”

这一次,高明没有说话。

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的感觉很爽,我看到高明无言以对的神情,忽然就觉得很解气,心里压迫的气终于发泄出来,要不然我自己一再束缚我自己,最终还是难受我自己。

我转了头看着车窗外,其实,陆景重对我特别好,甚至比三个月以前要好,比三年前以前要好,哪怕是他对我不好一点,对我冷言冷语冷战,我也好有一个突破口冲他吼,挑他毛病,他对我这样好,倒是让我自己无言以对了。况且,我也有雪糕的事情还瞒着他。

之前是因为害怕陆正宇对雪糕下手,等到现在,想说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说了,几次在家里想要找个时间说出来,却没能开口。

在车里默默地坐了有十分钟,我才开了车门:“我们进去吧,快开始了。”

高明陪着我进去的时候,我猜的没错,郑娆确实问了陆景重,但是她自己相当于是自问自答了。

郑娆说:“刚才看见他们进去了,我们给你留了好位置,进去吧。”

我点了点头。

郑娆今天的妆容特别精致,梳了一个简单的花苞头,身上穿着大裙摆的婚纱,因为天气冷,还外套了一件白色的?腰皮草,正好盖住小腹。

我们走进去两步,我正好听见荣凌对郑娆小声说:“累么?”

我向后回了一下头,就看见郑娆笑着回答说:“不累。”

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郑娆看荣凌的眼神,是带着笑意带着爱意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在心底祝福你们,祝福你,郑娆,能走得更远。

婚礼大厅里的人已经不少了,因为荣家的关系,请来的都是一些名人,自从跟陆景重涉足这个圈子之后,我也做了很多功课,也就认识这些名流,只不过我认识人家,人家不一定认识我。

从过道走过去,在不远处我看见了正端着酒杯的陆景重,就三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陆小五,我找不到位子了,你和蓝萱在哪里坐?”

等他转过身,我才发现自己是认错人了。

这人不是陆景重。

不过这男人长得也很是俊朗,一双黝黑的眼睛里桃花泛滥,嘴角轻轻一勾:“小姐你找谁?”

一时间我就有点尴尬了,我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说完,我扭头就要走。

这么一扭头扭的急了,没注意到后面正在推着推车发酒的服务生,眼看着一时间刹不住脚,差一点肚子就直接撞了上去,身后忽然有人拉了我一把:“小姐你小心一点。”

我连忙道谢:“谢谢。”

这个时候高明从后面过来,看见我身边站着的这个男人,俯身颔首:“裴三少。”

这个被称作裴三少的男人淡淡地一笑:“这个就是陆小五的媳妇?嗯,眼光不错。”

等回过身来,高明才跟我解释说:“他是裴家的三公子裴斯承,在c市都是说一不二的,也是一个狠角色。”

我有点疑惑:“他怎么知道陆景重是小五?这不该是他们兄弟几个才有的排名么?”

高明说:“裴三少和vincent的大哥是至交好友,所以也就跟着对下面这几个比较照顾了。”

“哦。”我点了点头,肯定又是一个男颜祸水没跑了。

我找到陆景重所在的一桌,坐在他身边,婚礼开始,先是新郎新娘走红地毯。

郑娆又换了一套婚纱礼服,这套衣服更是裙摆摇曳,长长的拖在身后,有两个小花童在前面撒着花瓣,下面是致辞,在众人的起哄下,接吻了一分钟,就算距离很远,我都能看见她满面含春的模样。

接下来就是挨桌敬酒了,郑娆怀孕的事情对外没有说,但是我看她也是端着酒杯,应该是以水代酒了。

喝了几口玉米汁,我就有点尿急,这就是孕妇的坏处了,在这儿做了就半个小时,我就去了两趟厕所。

陆景重说:“我陪你一起。”

我按下他的手:“去个厕所不用人跟着。”

等到到了卫生间,刚想要进去,身后就有一个小男孩一头猛冲了进来:“憋死老子了啊!快让开!”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这种横冲直撞的小孩子,连忙扶着水池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了路。

大约是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身上还穿着黑色的小西装,打着一个黑色领结,好像就是刚才撒花瓣的其中一个花童。

我也没有想那么多,进去上了厕所,正好就看见这个小男孩正踩在洗手台上,撅着屁股对着镜子梳头发,用酒店的那种细?梳子蘸了水,往头上梳。

一个小破孩儿也这么臭美。

我走过去洗手,身边小男孩看见我的肚子,眼睛亮了亮:“阿姨,你是不是肚子里有宝宝啊?”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么?

我猛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孩子雪糕,大约也应该是这个年龄,三四岁,喜欢爬高喜欢捣乱,最美好的童年时候,但是我却还没有见过他一面。

想到这儿,我不禁眼眶有点发酸,急忙用手指抹了一下。

小男孩从洗手台上爬下来,仰着脖子看我:“阿姨,我能不能摸摸你的宝宝啊?”

我看着他眼里纯真的波光,点了点头,拉着他的小手在我圆滚滚的肚子上摸了一下,他瞬间特别兴奋,跳了起来:“肯定是妹妹!你的宝宝给我当妹妹吧,你嫁给我爸爸给我当妈妈吧,那样我就有一个小妹妹了。”

我:“……”

我正不知道该怎样跟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解释这种问题,身后一个身影闪过,直接弯下腰提起小男孩的后衣领,我一看,这人就是刚刚我不好意思认错的裴斯承。

小男孩挣扎:“爸爸,你把我放下。”

裴斯承对我笑了笑:“犬子。”

小男孩:“别以为我不知道,幼儿园老师都讲过了,犬就是狗,我才不是小狗!”

我:“……”

裴斯承扬手在他屁股上拍打了一下,对我说:“见笑了。”

或许是陆景重见我去一趟洗手间这么久了都没有回去,这就找过来了,听见洗手间里这个小破孩扯着嗓子叫喊,好像也是习惯了,跟裴斯承打过招呼之后,拉着我就想要离开。

小男孩忽然声嘶力竭:“我要跟阿姨和妹妹在一起,哇哇哇……”

说着还真是哭了出来。

没办法,而且陆景重和裴斯承又是朋友,我只好拉着这个小男孩去了我们那一桌。

蓝萱看见这么去了一趟洗手间,我和陆景重就带了一个小男孩过来,眼睛一亮:“这有成果啊,去一趟洗手间的工夫就搞定了,那你肚子里这是还有一个?”

我摆了摆手:“萱姐,别拿我开涮了。”

蓝萱似乎是真的看出我心里有事,就压低声音问我:“你是有什么事儿瞒着vincent?”

果然,女人的直觉还是准的。

不过,我笑了笑没说话。

等我回过神来,身边这个小男孩已经站在了椅子上,颇有挥斥方遒的架势:“我爸爸是裴斯承,我叫裴昊昱,我今年四岁,在xx幼儿园上大班。”

席间,就有人问:“那你妈妈呢?”

裴昊昱小朋友说:“我有好几个妈妈,都很漂亮。”

都说是童言无忌,还真的是,因为陆景重刚刚跟我说过,这位裴三少风流名声在外,拈花惹草偏偏片叶不沾身,但是到头来却不知道从哪得了个孩子。

不过这个消息对外是封锁的,除了圈子里的个别人,外面的人都不知道。

这又是一个重磅炸弹了,还偏偏不能曝出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