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零九章 口是心非

第一百零九章 口是心非(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若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既然是拿到了和顾青城的合约,那在陆氏,也就堵住了一些人的嘴。

事后。就连高明都对我刮目相看,还特意问了我一句:“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当然不能说我就是拿一根头发就把百分之三的让利给搞定了,就说:“我其实很有经济头脑,在商业方面的谈判很有天分。”

高明:“……当我没问。”

去陆氏签合约的当天,我去见了一次找的那个侦探,这一次侦探带给我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就是那个在陆景重和陆正宇口中都听说过的女孩儿苏晴。

吃惊之下,我一把摘掉了墨镜,嘴巴张成一个o型,就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你能不能帮我找到这个女人?”纵在华技。

私家侦探低头喝咖啡,没有说话。

我一看他这样子就是又要钱,一拍板:“钱不是问题!”

虽然我嘴里是这么说的。但是随便花钱也总归有个限度,陆景重是给了我一张无限度刷的副卡,但是我分明就是没有买贵重的珠宝也没有买名牌衣服,那些钱就不翼而飞了,就别说是陆景重,如果是我早就急的跳脚了。

所以,陆景重轻描淡写地随便问了一句,我也就嘿嘿地给搪塞过去,说是把钱借给乔初看病了。

同时,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对不起乔初,顺手给乔初发过去一条短信,说如果陆景重打电话问这件事,一定要帮我圆谎。

不过一会儿。乔初就给我打来了电话:“那你钱到底到哪儿去了?”

我说:“你也知道陆景重有个变态哥哥,我找了私家侦探调查他,需要钱。”

乔初直接就说:“那你直接跟陆景重解释清楚不就完了,绕这么大的圈干什么啊?又不是你出轨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转念一想。也对啊,我为什么一直想着该怎么瞒着陆景重呢?这事儿也不是他不能接受。

乔初这一通电话算是把我给点醒了,趁着晚上,陆景重给我放胎教音乐的时候,就把找私家侦探的事情给他说了,说完之后,心里特别忐忑,紧张兮兮地盯着他的脸,看他面部表情有什么变化。

但是没有想到。陆景重特别平静,只不过沉沉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站起身来就走到我身边。

我感觉陆景重现在的气场越来越强,他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我都禁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身边床垫凹陷了一下,陆景重坐在了我身边,长臂揽住我的腰身,我身体一倾,就靠在了陆景重的肩上,现在这个角度看不见陆景重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他说的特别平静,以至于我反应了半分钟,这句话才走进了我脑子里,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他:“你又知道了?!”

陆景重或许是觉得我现在的表情十分有趣,一勾唇笑了出来:“嗯。我又知道了。”

我顿时就特别灰心丧气,好像我故意瞒着的事情,陆景重都能知道。

我就掐着他的手掌心,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景重说:“我认识那个私家侦探。”

我:“……”

看我不说话,陆景重或许是以为我没有听懂,就又补充了一句:“我跟他人是有三四年了,算是朋友。”

我终于炸毛了,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他从我这儿前前后后坑了多少钱啊?朋友妻不可欺没有听过吗?!他这么坑你老婆,陆毛毛,你难道能忍?!”

我这句话说得义正言辞,陆景重忍俊不禁,顺手就揉了一把我的头:“注意胎教。”

我立即就跟蔫儿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坐在陆景重的腿上:“你没生气吧?”

陆景重摇了摇头:“没有。”

虽然是得到了陆景重这样的保证,我还是觉得有点心虚,就把两臂放在陆景重的肩上,凑过去吻他的唇,本来是赔罪的一个轻吻,可是到头来,却是陆景重扣着我的后脑勺,一点一点加深了这个吻,翻身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的时候,我在他的胸膛前支起手臂:“我怀孕了!”

陆景重一笑:“我知道啊,四个月零两个星期。”

看着他嘴角邪气的笑,我忽然觉得有点怯了。

他在我鼻尖上咬了一口:“知道这个时间意味着什么吗?”

我把头摇的像是拨浪?:“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要睡了!”

陆景重一把把我捞在怀里,低头吻上我的锁骨:“意味着……如果小心一点,还是可以的……”

“不可以!”我把脸埋在枕头里,严词拒绝。

陆景重的唇落在我的后颈,然后一点一点向下,唇所到之处我的皮肤都好像点燃了一连串的火苗,陆景重的声音特别有蛊惑力:“我都禁欲四个多月了,佳茵……”

不管陆景重是对我强势,还是故意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反正我是被吃的死死的,我一心软,那就完了,肯定是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更何况,因为我瞒了私下调查陆家这件事,更是觉得心里有愧,索性就放开了来了一次。

一次演变成两次,一场运动过后,虽然是在冬天,我照样是累出了满身的汗,不过陆景重动作很轻,生怕压迫到肚子里的宝宝,所以特别小心翼翼,不过手放轻的结果就是我因为怕痒不断笑场,弄的陆景重总是在关键时刻卡壳。

最后只做了两次,他就抱着我去浴室里洗澡。

我前两天还刚刚称过体重,比刚刚怀孕那个时候重了二十斤,就俯在陆景重的胸口:“我是不是重了?”

陆景重低头在我额上吻了一下:“你再重二十斤我也抱得动。”

…………

十二月底,气温骤降,然后下了一场雪。

一大早醒来,我伸了一个懒腰,就看见了窗外映着的雪光,特别亮眼,惊喜地叫了一声,走到窗前,看见外面的银装素裹,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陆景重从身后抱住我的腰身,用两臂丈量了一下,轻轻吻了一下我的发梢:“一会儿要不要下去?”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当然要。”

“那就先先去吃饭。”

因为我不习惯家里有陌生的人,就算是钟点工也不喜欢,陆景重也怕我做饭累,就开始学着做一些简单的饭菜,比如说早上的水果沙拉、煎蛋火腿配上牛奶的西式早餐,或者是豆浆、八宝粥和鸡蛋饼的中式早餐,总是会为了营养搭配,每天变着方法给我做,而且手艺是逐渐见长了,我都觉得自己再这样养下去,真的是要奔着一百五十斤的体重飙升了。

吃过早餐,我裹上厚厚的羽绒服,因为五个月的肚子已经起来了,穿鞋的时候弯不下腰,只能扶着墙,陆景重就扶着我,蹲下来帮我套上一双厚实的雪地靴。

他蹲下来的动作,我忽然就想起来,在春暖花开的那个季节里,云南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陆景重给我穿绣花鞋,给我穿上一身大红色的嫁衣。

转眼,这一年就快要结束了。

这个时候,窗外雪花纷飞,真正下的是鹅毛大雪,陆景重怕我冻着,不光是帽子手套围巾,口罩也要戴上,我戴的是一个粉嘟嘟的口罩,他戴了一个黑色的口罩,我还特意搞怪拍了一张照片。

在雪地里走了一会儿,我厚实的雪地靴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响。

我们沿着马路走了很久,走的浑身发热,我就把口罩给摘了,说话时吐出一阵阵白色的雾气。

我以为陆景重拉着我是漫无目的地在走的,但是,当他停下脚步时,我抬头看见“民政局”三个字的时候,猛地愣了一下,愕然地转头看向陆景重,心里猛地一阵狂跳。

陆景重向前走了两步,发觉我没有跟上来,转过身来,向我伸过手来。

我吃惊地问:“你……”

陆景重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快走,要不然还要排队,今天是个好日子,怕是登记的人很多。”

我完全呆愣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动作,如果不是陆景重拉着我,我恐怕连走路都不会了。

民政局里人不是太多,不过前面有一对排队结婚的新婚夫妻,然后就轮到了我们。

我不知道陆景重什么时候拿了我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我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放到他家里的,陆景重似乎是看出我脑中的疑惑,就解释了一句:“前几天给你办房子过户手续。”

我印象里,好像是有陆景重提过的这么一句话,可能是我当时睡的昏沉,没有当真,只不过,这……

陆景重笑着看向我:“是我自作主张了么?你不想……”

我打断陆景重的话:“我想!”

这算是我最傻的一次了,因为怀孕将近五个月了,脸上有显而易见的婴儿肥,甚至还有双下巴,结婚证上的照片真实要多丑有多丑,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我拿着这个小本子,看着上面我和陆景重两人的合照照片,简直我就是一个黄脸婆,而陆景重神采焕发,我和他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我就埋怨陆景重:“都是你,我应该画一个美腻的妆再来的。”

陆景重一笑:“什么时候你都最美。”

说着,他就捧着我的脸在我唇上印下了一个吻,唇?微动,说出了一句话。

我顿时就羞红了脸,感觉脸颊肯定是红了,这下连腮红都不用打了,直接就是红扑扑的一个大苹果。

既是因为这个吻,也是因为陆景重的这句话。

陆景重说:“等到你生下宝宝,补给你一个婚礼。”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鹅毛大雪已经小了,因为下雪,路上的车也不是太多,我看见路边有卖油炸臭豆腐的,忽然肚子里的馋虫就动了,陆景重一眼就看得出我要是要干什么,直接拉着我就往前走:“不行,你现在肠胃不好,不能吃那种东西。”

我向他做了一个鬼脸:“好了,我知道啦。”

总是说的这么有理有据,我不想听他的都不行。

一路上,我都显得特别亢奋,拉着陆景重的手,一点都不觉得怀孕了身子沉,走走跳跳,看什么都觉得新奇,终于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陆景重拉着我停了下来,默然地低头看着我。

我歪着头:“你怎么不走了?”

陆景重看着我,没有说话,只不过伸手捏了捏我的脸。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我忽然一下子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搂着他的腰,失声哭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想到,这样一天,会来的这样快,一下子,猝不及防,快到让我现在心里特别乱,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不知道到底是做梦还是现实,一直到陆景重这样静静地看着我,我才意识到,哦,这是真的,我真的嫁给了陆景重,陆景重现在是我老公,谁都抢不走的老公,我肚子里的孩子,也终于在出生的时候,能有爸爸了。

苦到最后,我接过陆景重手里的纸巾,擤鼻子,注意到陆景重的目光,蹩脚地解释了一句:“我这是喜极而泣了。”

陆景重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

现在陆景重的身份十分敏感,前一天刚刚拉着我去了一趟民政局,隔天,高明就从公司里拿出了一沓拍到陆景重和我进民政局的照片,还有一篇被公司压下来的报道,虽然陆景重那天戴了口罩,但是这篇报道里,确实是得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的证实,确实是陆景重。

公司老总已经打电话过来了,是高明接的电话,高明倒是很有奉献精神,说:“vi出去了,现在手机在我这儿。”

然后,公司老总就训高明跟训孙子似的,一通火气都发在了他身上,高明也不敢多说,只是“嗯我知道了会注意的”几个词轮换着说。

挂断了电话,就轮到高明训我们了,确实是,现在这个时候,传出任何对陆景重的绯闻都是没有利处的,不过幸好《青山倾城影》这部影片还有几个场景就拍完了,只剩下后期的剪辑,也有一些动作快的狗仔拍下了一些照片,陆景重穿着银灰色的铁血军装的样子,在网上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高明前前后后给我们分析了一下利害关系,口气已经从刚开始的激荡,变到最后的和声和气,最后临走时,还很别扭地跟我说了一句话:“呃……新婚快乐。”

我心里一乐,直接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红包甩给高明。

高明原本还一直推辞说不要了,多不好意思啊,结果拆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块钱,顿时脸上三条黑线,对我说:“你可真大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