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零六章 谁欺负你了

第一百零六章 谁欺负你了(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若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陆景重堪堪停在客厅,扭过头来看我,高高地扬起了眉梢:“有什么事情等一下再说。我赶时间。”

我直接冲过去,一下子抓住陆景重的手腕:“不许走!我们把话说清楚。”

同在一个屋檐下,却这么彼此晾着,好像只是两个普通关系的普通朋友,就连见面点头说好都省去了,都说女人是最怕寂寞的,确实是这样,我现在就怕死了自己一个人。

我拉着陆景重走到桌边,他把按下来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的眼睛,说:“我是骗了你。我一早就知道我没有染上艾滋,没有去做流产手术,我就是骗了你!现在宝宝好好地呆在我肚子里,你还想说什么?!”

陆景重看着我的目光特别深,忽然轻笑了一声,伸手来拉我的手腕:“从没见过骗人的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听了陆景重这句话,我就忽然没有了底气,这件事情原本就是我错在先,现在再看陆景重这副神情,好像他早就知道了,就只守株待兔等着我上钩了,我顿时就有点支支吾吾,向厨房里指了指:“我去端早餐。”

等我从厨房里出来,陆景重也没有打算走了,安安静静地坐在餐桌边。拿着平板刷微博,那种曾经静谧的时光,好像又忽然回来了一样。

还是我率先打破了静谧,问了一句:“毛毛,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陆景重说:“做手术的时候。”

“那你当时还不告诉我?!”我咬牙,“你真是太腹黑了!”

陆景重挑眉看着我。一副“你敢再说一遍试试看”的表情。

我就笑了笑:“这次是我错了。”

“你有错?你可是不敢有错,都是我的错。”

听陆景重这样的口气,我就知道该我服软了,本来这样冷战的情况就是我内伤,还弄不好憋出一身的病来,可不敢再冷战一次了,我就把这些天看到的关于陆正宇的事情给陆景重说了说,特别提醒了那个名叫苏晴的童养媳。

陆景重过了很久才说话:“确实是有一个叫苏晴的女孩儿,我也认识。”

我等着陆景重接下来讲这个惊天地的故事,陆景重却只用一句话总结了这个故事“苏晴死了。”

…………

今天陆景重的安排很满,首先是那部《青山倾城影》开机。演员们的见面会和拍摄期,然后下午再陆氏还有一个陆景重的董事股东大会,陆景重虽然手里的股份不多,但是也算是陆氏的一份子,被邀请去参加也不会很意外。

但是,我对去参加这个会议,很排斥。

因为又会遇上陆正宇那个变态,陆景重知道我现在又身孕,原本也不想让我多操劳,我一个人在家呆着总是会想入非非,还不如多出来走走,也就走上了陆氏的大楼。

这一次的董事股东大会。是关于旗下一个和s市顾青城的合作案,主要是选派一个高层管理跟进负责。

顾青城……

一提到这个名字,我就想起昨天晚上,在娱乐会所狠灌酒那位狠角色了,只不过高明说我看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顾青城在s市算是雄踞一方的龙头老大,就算是集团董事长都要敬他三分的,黑白通吃,因为混惯了黑道,就算是平常做生意,也是手段狠辣。

“那,昨天晚上……”我皱了皱眉,想起我忽然冲出去,那算不算是给陆景重找麻烦了,“我不会是坏事了吧?”

陆景重很随意地揉了揉我的头发:“不会坏事,放心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阴差阳错,在董事大会上,在陆正宇、陆景重和陆正谦三位少东家,顾青城最后选择的是陆景重。

顾青城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用一种似有似无的视线瞄着,我站在陆景重身后,面无表情地盯着窗户外,对面大厦玻璃幕墙经过阳光反射的亮光。

陆正宇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我一眼,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了解到陆景重明白真相了,我在盯着他看的时候,他忽然抬眼向我这边看了一眼,嘴角乍现一抹嘲讽的讥笑。

我一愣,不是知道了我找私家侦探调查他这件事了吧,不过应该只是我胡思乱想,他不可能知道,李遇是陆景重的三哥,绝对不会和陆正宇扯上关系的。

已经两天没有查看邮箱了,回去一定要看看私家侦探是不是又查出了陆正宇什么。

这种大企业高层的大会,我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对于顾青城的这个决定,在座很多上了年纪的股东并不是赞成的,因为他们觉得陆景重现在毕竟是娱乐圈的人,是个明星,而且辈分小没有经验,这种跨企业的大项目不应该由他一个人完成,万一出点什么岔子那就是动辄上千万的损失。

最后,双方各让一步,陆景重当总负责人,而陆正谦胁从负责。

其实,听到陆正谦的名字,我还是松了一口气的,如果要真的是陆正宇的话,那以后的日子可是要憋火死了。

顾青城看起来一点都无害,只不过给人的感觉偏偏就是一条冬眠的蛇,看着睡着了,冷不丁就起来咬你一口,还是深深一口咬在脖子上,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我去一趟洗手间的空档,出来就见他靠在走廊上抽烟。纵介农扛。

我微微颔首,正准备离开,顾青城伸出胳膊来挡住我,身上浓烈的烟草味让我后退了一步。

他说:“你叫杜佳茵?”

我点了点头。

这是顾青城第二次问我的名字,难道昨天晚上刚刚问过今天就又忘了?我总觉得奇怪,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我的名字,难道是觉得陆毛毛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太好听?

顾青城吐了一口烟,我偏了偏头丝毫没有掩饰脸上的厌恶,捂着鼻子说:“如果顾少没有什么要说的,那我就先离开了,我现在身上沉,站的时间不能久了。”

顾青城在身后叫了我一声:“你原名叫陈诺琳?”

我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

陈诺琳的这个名字,虽然在当时对我是噩梦,但是事到如今,或者说从再次见到陆老师,再次见到乔初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释怀了,不是改了名字,那些过往就不再属于我的,不管是陈诺琳还是杜佳茵,都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我就是我。

我弯了弯唇角,说:“我原名是陈诺琳,后来改了。”

顾青城接着说:“你家是x市的?”

x市是我的家乡,一个县级市,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顾青城这样堂堂一个大老板,现在忽然就调查起来我的身世了,还是没有让我反应过来。

得到我的默许之后,顾青城把烟掐掉,问:“你认识李峥科和黄静雅?”

顾青城认识李峥科和黄静雅,一点也不稀奇,毕竟,李峥科和黄静雅都是c市李家的儿女,在一些宴会上也是要独当一面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