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六十五章 等我兵临城下

第六十五章 等我兵临城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在比赛开始的时候,例行是介绍各位评审和嘉宾,一个国际上很有知名度的钢琴演奏家还演奏了一段高水准的钢琴曲。

我本来是准备了一条白色的无袖连衣裙。准备去更衣室换上的时候,温温拦住了我:“你现在短发的发型不适合穿这种裙子。”

我耸了耸肩:“我就拿了这一条裙子。”

温温看了一眼时间,打了一个电话,转过头来对我说:“我有个朋友就在旁边的摄影楼里工作。”

我扬了扬眼角,雪儿表达了我的疑问:“温温,我觉得你就是机器猫啊。”

温温给我的感觉,宠辱不惊,总是有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动的大将风范,做事从来都不拖泥带水,换句话就是时下流行的女王范儿。所以,不管是桑桑还是雪儿出状况的时候,总是喜欢打电话给温温去解决。

我就不行了,温温曾经一阵见血的评价过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温温你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人留。”

不过两分钟,温温的这个朋友就把衣服送了过来,在台前,某知名钢琴家一曲还没有弹完,报幕的主持人已经催促我准备进场了。

温温让准备的是一套衬衫和裙子套装,上身是白色的蕾丝衬衫,下面是一条束腰格子裙,倒是比我那一条单调的白裙子不知道高上了几个档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民国的女学生。

换衣服的时候,温温问我:“之前的曲子是有人换过了么?”

临时换曲子的这件事情,我谁都没有说过。到现在也只有我,导师和谢准佳三个人知道吧,不过我一点都不奇怪温温会知道这件事,温温有一双慧眼,能轻而易举地看透人。

我就三言两语把有人赞助十万的这件事儿说了,雪儿当时就瞪大了眼睛。温温倒是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临上场的时候,叫了我一声:“佳茵,如果我是你,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台前,听见主持人报幕:“接下来,有请一号选手杜佳茵,弹奏曲目:拉赫玛尼诺夫第三协奏曲。”

即使是在后台,我也听见台下开始有了窃窃私语的声音。贞住扑血。

我深呼了一口气,走到台上,礼堂里的灯光暗了下来,两道聚光灯,一道打在舞台偏右边的钢琴上。一道打在我身上。

我走到舞台正中间,然后弯腰鞠了一躬。

此时,礼堂里很安静,我一步一步走的很稳,坐在钢琴前面的时候,盯着十指指尖下的黑白琴键,向第一排的评委席看了一眼,脑子里忽然就回想起,在很久以前,久的好像是上辈子的记忆。

那个时候。他在端着红酒杯,眼光映着天光灿烂红酒潋滟,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你说活得辛苦不辛苦,既然辛苦,为什么不选择去死呢?”

那个时候,我跑了一路,哭了一路,蹲下来泣不成声的时候,一双皮鞋落在我的眼帘里,我仰起头,看着湛蓝天空下勾勒出的黑色身影。他说:“泼在你身上的水,要烧开了泼回去。而不是蹲在这里哭,懂么?”

那个时候,在破旧的出租屋里,他圈我在怀里,壁灯柔柔的灯光照在微风拂动的窗帘上,他问我:“你是想要轰轰烈烈的活,还是要安安逸逸的死?”

我是怎么回答的呢?

对了,我坚定的点了点头,说出一个字:“活。”

活,轰轰烈烈的活。

所以,我临时决定,还是要弹最初已经练习了两个月的钢琴曲李斯特的超技钢琴曲六号幻影。

就像是温温说的,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你得到。

当我手指落在黑白琴键上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几个评委侧首在说什么,索性就低下了头,专注于琴键上。

这首曲子节奏激荡但是并不是太快,中段音乐特别灵活,我的手指在琴键上上下翻飞,就好像是幽灵在跳舞,心上好像蒙了一层薄薄的轻纱,随之飘零,幻影魅生。

我把周围的声音全都自动屏蔽在一个保护罩里,好像只剩下了我自己,和指尖的钢琴黑白琴键。手指越来越快,在琴键上来回跳动着,音调也越来越高,在最高处嘎然而止。

一曲结束,我双手放在膝上,做了一个深呼吸。

我起身,向评委席和台下深深地一鞠躬,再抬头的时候,看见在礼堂的后门,有一个身影正巧转身,口罩帽子,只露出一双黑暗中熠熠生辉的眼眸。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人是,是陆景重。

我勾了勾唇角,陆景重还真是……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陆毛毛,你真是口是心非的磨人妖精。

…………

我走下台的时候,分明看见谢准佳眼里的恨意。

谢准佳抽签抽到的是九号,号码不错,不前不后,在中间,正好评委还处于一个新鲜期并不疲惫的时候。

谢准佳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杜佳茵,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笑了笑:“怎样?”

谢准佳气的满脸通红,咬着牙,却说不出话来。

我挣脱她的手腕:“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这个比赛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所以,别把自己办不到的事情算到别人头上。”

我和温温雪儿坐在一起,不一会儿,就轮到了谢准佳。

听到主持人报幕的时候,雪儿腾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连忙把她拉着坐下来,雪儿看着我:“她是咱们学校的?”

我点了点头:“是啊。”

“磊子跟我说她是a大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