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六十四章 从没这么幸运过

第六十四章 从没这么幸运过(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来开门的蓝萱看见我吃惊了一下:“是你?”

显然,蓝萱还记得白天的时候,我被她表妹诬陷的事情。只不过现在的蓝萱已经卸了妆,看起来没有那么明艳了。

身后不远处,穿着一套家居服的陆景重正抱臂站着,目光逆着灯光落在我身上。

刚刚进去的周越和陆景重说了两句话,我没有听清楚,蓝萱笑了笑:“你和周越认识啊,进来坐。”

这个时候,我心里一股酸水就冒了上来。

我什么时候想到过这种时候,会有一个女人光明正大地站在陆景重身边,还会用当家主母的口吻请我到陆景重的家里坐坐。

这种感觉……

我忽然感到。如果我现在退缩了,就好像小家子气了一样,所以我也笑了笑,说了一声“谢谢”走了进去。

蓝萱穿着一件黑色的包臀裙,上衣是米色的开司米,显得端庄典雅,倒是我,余光落在玄关的落地镜上,我看到自己身上的呢子大衣和里面的个子衬衫,简直是弱爆了,在蓝萱身边站着,我就像是一个无知的堕落少女。

蓝萱拿起自己的大衣穿上,对屋内打了一个响指:“阿凛,走了。”

我这才注意到,房间里除了蓝萱和陆景重。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长得瘦瘦高高的,面容很清俊,带着一副无框的眼睛,文质彬彬。

这个被蓝萱唤作阿凛的男人在出门前,把一份文件给陆景重放在桌上:“后天小姐在郊外的别墅开一个化装舞会。到时候务必到场。”

陆景重点点头:“我让助理安排。”贞住尤弟。

阿凛又说:“明天中午在xx餐厅的位置已经订好……”

陆景重打断了阿凛的话:“已经透露给娱记了。”

这时候,已经走到走廊上的蓝萱又重新走回来,不耐烦用手指叩门:“阿凛,你有完没完?”

阿凛这时候才拿起蓝萱放在沙发上的包走出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推了推?梁上的眼镜看了我一眼,听到蓝萱高跟鞋踩在走廊的大理石地板上清脆的声响,匆匆地跟了出去。

周越说:“u盘我已经让秦允之去找了,但是u盘又不是手机什么电子设备,找回来的可能性不大。”

“丢了就丢了,”陆景重说,“你带她来这儿干什么?”

周越翻了一个白眼,从茶几下面顺走一盒烟:“你大哥今天晚上准备玩儿死她,连警察局都已经疏通好了,玩儿完了沉尸海底。你说呢?”

陆景重的目光陡然一凉,等到我再看过去的时候,一时间我以为是错觉,还是一副淡淡的样子,真的就好像是事不关己。

“以前老三就说过,你们陆家,除了你都是疯子,”周越自己点了一支烟,打火机啪的一声扔在有机玻璃的茶几上,“不过你这妞儿也真是会闹腾。不我倒是很好奇,怎么就李家和荣家都为你亮绿灯?”

周越看向我,又“嗯?”了一声,我才意识到这是在问我话。

“你是李家那个小儿子的家教老师?”

我点了点头。

“教什么?不会是语数英数理化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周越的这句话,一边刚刚走到酒柜旁边拿出来一瓶酒的陆景重就一下子笑了出来,我怎么听这笑声都像是在嘲笑,在肚子里腹诽道:我教数理化怎么了?别看不起学渣好么!

周越临走的时候问我:“你要留下还是跟我走?”

我盯着面前的落地镜,没说话。

周越直接从我身边经过,然后十分体贴地带上了门,临走前还不忘对陆景重加上一句:“陆小五,记得你欠我一次。”

咔啪一声,门锁上,这样轻微的声音,也好像为我的心上了锁。

我向前踱了一步,注意到这个复式的套房装修十分奢华,是偏向于欧式的,是从细节都可以看得出来的奢华。

陆景重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你觉得装修还不错?”

我直接点头。

陆景重嗤了一声:“没品位,这就是高档住房标准的样板间,一点创意特色都没有。”

我被陆景重这种不温不火的口气给激火了,转过身来:“我就是没品位,我就是井底之蛙什么都没见识过,我现在住过的最好的房子就是在阳城的那个出租屋,我哪儿能跟你你比啊。”

陆景重就走过来,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我觉得自己的呼吸在一刹那都要停止了,看着他的身影逐渐压迫过来,我逼着自己的视线迎上去,咬紧了牙关。

但是,下一秒,陆景重却停住了脚步,将手里端着的红酒放在桌上:“右手边三个房间,你随便挑一个睡。”

我双手握紧了拳,指甲掐进手掌心里,我叫了一声:“陆景重!”

陆景重顿下来,侧脸问我:“怎么?”

“如果我想要睡你的那间房呢?”我说,“让不让?!”

这样看着陆景重的侧脸,线条锋利的似是一把刀,没有一丝可以转圜的柔和线条,眼光落在挂在半面墙壁镶嵌的镜面上,从镜面上,看着同样在一面镜子里的我。

我从玄关走过去,一步一步稳稳的踩着地上铺着的红木地板,绕过陆景重,站到他面前,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我轻声叫他的名字:“陆景重。”

陆景重微微低了头,不动声色地看着我。

我咬了咬下唇,忽然踮起脚尖,勾上陆景重的脖子,直接凑上去吻他,他的脊背僵了一下,向后退了一小步,靠在身后的镜面上。

四瓣唇相触碰,陆景重的唇很柔软却很冰,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并没有将他暖热,所以,连同心就一起冷了。

我用舌尖勾勒着陆景重的唇瓣,然后沿着他的唇线,探入他的唇瓣之间。

但是,陆景重没有给我一点反应。

我知道陆景重接吻的时候喜欢睁着眼睛,我也是,看向他的眼睛,一双幽翰的黑色双眸里,好像结着一层冰。

于是,我用力地去吻他,甚至咬破自己的舌尖,用暖的血也没有能暖热他的唇瓣。

我曲起右腿抵在陆景重的双腿之间,双手摩挲着他脖颈后的一小块区域,用这种最暧昧的姿势,触碰到他双腿间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他的身下已经有了反应。

但是,他仍旧用这样疏离甚至冷漠的眼神看着我,甚至双臂依旧在身侧,连一个拥抱的动作都没有。

我松开他的唇,双手从他的脖颈滑下来,垂下了眼睑。

大抵内心的苦涩,就是如此吧。

爱不成,求不得。

我默然转身,手腕却忽然被陆景重抓住,向后猛的一拉,我的脸颊就撞上了他的胸膛,这一次,他反手将我压在墙上,一只手护着我的后脑勺,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我伸手环住他的腰,他双臂绕过解开我上衣的衣扣,手势有一些粗鲁,好像没有多余的耐心,衬衫扣子被扯掉了好几颗,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只不过被彼此之间粗重的喘息声掩盖了。

客厅里还是有一些冷的,里面的格子衬衫刚刚掀开一个角,一股冷气就让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陆景重眼眸中的红褪去了一些,他打横抱起我,往卧室里走,衣衫从玄关到客厅,偏偏陆景重有轻微的洁癖,必须要到二楼自己的卧房里去,上楼梯的时候总算是受了不少的罪,几次我夹着他的腰身都没有夹牢,八爪鱼一样抱着他脖子,十几层楼梯,好像走了有半个世纪一样漫长。等到了卧室,从门后挪到床上,又花了最起码有十分钟的时间。

卧室的窗台上,有一个青白瓷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支百合,映着月光,好像在窗台上撒上了一层银灰。

我的身子嵌入柔软的大床上,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他直接压在我的身上,偏偏文胸的挂钩解不开,挂在肩膀上露出半个前胸。

我歪着头,看了一眼陆景重眼角的红,伸手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陆毛毛……”

陆景重眯着眼睛,黑色的眼眸里全都是迷醉,我的手掌贴着他的脊背,感受着他的温热,他绵长的呼吸,这种感觉,真的是久违了。

最后,朦胧中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声音拂在耳际,忽然问了一句,“很疼么?”手指在我眼角揩了一下,感觉到凉凉的感觉,我才知道自己哭了。

我摇了摇头,又点头,半睁着眼睛:“是心疼。”

…………

我以前总是失眠,就算是睡着了脑子里也是混混沌沌的,浅眠多梦,特别是高考前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吃安神的药,到现在,一般剂量的安眠药对我来说都已经不管用了。

但是这一夜,在陆景重身边,我睡的很熟,是一场从未有过的酣畅睡眠。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色微亮,窗帘微动,头有点沉,有点重,我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侧脸看,枕边已经没有了陆景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