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思妻如狂 > 第59章

第59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杜云薇——

苏静云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上头的人事任命上突出醒目的大字,有些手脚冰凉,不知所措。她似乎还无法确定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三个字到底是不是她的眼花,于是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

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当她的大腿感到扭曲的刺疼时,这个就是真的了!

杜云薇竟然是新来的经理?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苏静云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当经理,可是竟然是杜云薇来当经理,她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这个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她无法深究。

上次张老不是说她跟冯硕曾经是业界的金童玉女吗?那么她自热就是学建筑出身的,又怎么会到酒店来呢?这个疑惑压在她的心底,很快也就有了解释。她能挑个毫不相关的专业来工作,为什么杜云薇就不可以呢?

一时之间根本无法说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

丁海霞和几个同事对着那张人事任命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杜云薇啊。小夏,我没有看错吧,不是苏静云?”

身后的小夏就是另一个同事自热也幸灾乐祸的回了句:“没错,我也看着呢。”

苏静云感觉芒刺在背。然而她却没有过多的激动,本来就敏锐的感觉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只是没想到竟然会以如此出人意料的结果出现,她心中的震惊多过失落。她突然很害怕面对这个女人。

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苏静云摇头往后走,连丁海霞的冷嘲热讽也丝毫进不了心里。

她的脚步有些踉跄,心中的震动太大了。徐茵一把扶住她的肩膀,着急而愤怒的说:“云姐,你怎么样,没事吧,走,跟我去见经理!”

徐茵的脚步很大。苏静云差点被拖着走,幸亏她反应快,一把拉住徐茵道:“徐茵。干什么,冷静点!”

“云姐,这不摆明着欺负人吗?经理明明说要提拔你的,可是现在你看看,来了一个什么女人啊,听都没听过,不行,你跟我去见经理,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苏静云拉住她,低声劝解道:“好了,徐茵,经理一开始就说过。这件事情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才能成,这个不是明摆着是个意外吗,我想经理也不想的,你别这样。”她摇摇头,将她拖到一边。已经有很多人开始看笑话了。苏静云自认人缘不差,可是在升职加薪这种事情上,又有几人不想争着往上爬?人情冷暖,也就是在这些方面看出来的。

徐茵还是不服气,正想说话,却看见一身套装的陈华秋沉着脸朝她们这边走来,立刻噤了声。

苏静云也看到了,马上拉着徐茵一起站好。陈华秋的脸色很不好,苏静云恭敬的叫了声:“经理。”

徐茵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低来住亡。

陈华秋也没有追究她们的态度,摆摆手道:“静云,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徐茵想说什么,苏静云立刻在背后扯了她一把,然后对陈华秋笑道:“好的,经理。”临走的时候她还不忘对徐茵诸多交代,免得这丫头又闹出什么事情来。

徐茵咬着唇,一脸的不满。

等她们走后,她便转了身朝着经理专用的电梯走去——

陈华秋的办公室内,她靠着窗口背对着门站着,苏静云敲门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她保养的依旧得益的身材玲珑的曲线毕露。

她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因为这样的画面太过美妙,她不想破坏了眼前安宁的气氛。

不过陈华秋却开口了,声音透着一股气愤与无奈,就变成了低低的叹息:“静云,对不起,这件事情我……”

她说的自然就是经理的这件事情了。苏静云本就无意,遂也没有多少难过,甚至反过来安慰陈华秋说:“经理,这件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人事任命是董事会决定的,跟你无关,所以不需要介意。”

“可是我答应过你的。”陈华秋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晦涩,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苏静云怔忪了一下,没想到陈华秋这么在意,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感动:“经理,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从我刚开始进酒店到现在,你一直在努力的调教我,我很感激,虽然我无法接你的位置,但是并不代表新来的经理不是个好人选。”

说道这个新来的经理的时候,陈华秋的嘴角有短暂的扭曲,她对着苏静云扯了扯嘴皮,半晌才接下去说:“静云,有些事情我无法告诉你,但是对这个新来的经理你还是多长个心眼的好。”

“为什么?”难道她真的是冲自己来的?苏静云虽然觉得这是在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但是同时也非常的害怕这个成为事实,尤其是听陈华秋这么说,就更加加深了她心底的猜忌。

陈华秋摇摇头,自知失言,却仍是语重心长的告诉苏静云:“静云,如果你不想在这里做了,就告诉我,我还是认识很多家好的酒店的,跟那边的经理交情也不错,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帮你打个招呼。”

苏静云总觉得事情似乎超乎她意料的复杂,但是又说不上来,难道杜云薇真的是冲她来的?可是不管怎么样,该来的跑也跑不掉,她微笑着摇头拒绝了陈华秋的好意:“经理,我在这里做了快四年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走。”

陈华秋颇为欣慰的点点头,对她说:“那好,你自己考虑清楚。”

“嗯。”苏静云点点头。她试图从陈华秋的话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可是却只是徒劳,她除了对自己感到抱歉之外,并没有设计太多的内部秘密。而苏静云唯一的感觉就是陈华秋很累,很疲倦,是那种从心底生出来的倦意——

徐茵乘着电梯,摘了铭牌,来到总经理的办公楼层。

门口的秘书见了她,立刻站起来拦住了她:“小姐,请问你是哪个部门的?找我们经理有什么事情吗?”

徐茵嗤笑了一声,只是说:“我找我二叔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批准吗?”

秘书吃惊的啊了一声,幸好马上反应过来,立刻放下手:“小姐,麻烦你等一下,我通知一下经理……”

谁知徐茵却一把推开她,径自朝着总经理室的大门走去。她只是象征性的敲了敲门,便一把推开了门。

门外的徐成梁被徐茵吓了一跳,登时抬起头,外面的秘书追进来,对着他说:“对不起,总经理,这位小姐我拦不住。”

“没事了,你出去吧。”徐成梁挥挥手,秘书立刻安静的为他们带上了门。

徐茵满脸的气愤,冲着他说:“二叔,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升静云做经理的吗?为什么来的是那个什么杜云薇。”她双手撑着桌子,虎视眈眈的瞪着他。

徐成梁并没有生气,只是反问她:“徐茵,这是董事会做出的决定,是经过总裁批准的,难道是我能决定的吗?”

徐茵的笑意更加讽刺,毫不避讳的说:“那还不是你提出来的这个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

“够了,徐茵!”徐成梁的蓦地呵斥了一声,“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客服部的客服,有你这么跟你的上司说话的吗?”

徐茵指了指自己的胸前,那里的铭牌空空如也,徐成梁倒是愣了一下。

没想到徐茵还是有备而来的。

“二叔,我现在是徐家的大小姐,不是客服部的经理,我有权知道人事变更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咄咄逼人丝毫不退让。

天玺酒店是徐家投资开创的。徐家拥有绝对的主导权。如今的总裁正是她的爷爷,也就是这家酒店的创始人徐浩天。而她的父亲早就在一场空难中去世,留下她们孤儿寡母的。幸亏二叔膝下无子,她徐茵就是徐家唯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可是二叔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让出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大权?

徐茵进入底层做客服,一是为了锻炼自己,而也是为了更好的了解酒店的运作,了解方方面面的细节。

在下面,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也让她知道了更多的事情。可是对于这个二叔,她一向是无法真心信任的。就拿这一次的事情来说,明明上次就说好了提升苏静云的,谁知他又给她临时杀个回马枪,好,很好啊,真当她徐茵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徐成梁倒有些意外徐茵的态度会这么坚决,不过他还是一口咬定了:“这是董事会的决定,我也做不了主啊。徐茵,就算你是徐家大小姐,我是你二叔,你是不是也应该尊重我一点?”

“品行光明磊落的人自然值得我尊重,但是对于有些人我实在没那么好的气量来赔笑脸!”她蓦地一拍桌子,“好,董事会的决定是吗?我要求立刻召开董事会议!”

“徐茵!”徐成梁也生气了,竟然有人敢如此挑战他的权威,这是他绝对不能容许的!

这个办公室,是他倾尽全力才得来的,这里不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权利的象征,已经许久,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不过徐茵并不领情。她望着熟悉的办公室,就连墙角的那个酒柜都是一模一样的,只是里面的酒全部变换了。他父亲的影子已经一点一滴的消失,小时候她就在这个办公室内钻来钻去,往事如烟涌上心头,钝痛!她双眼像是着了火:“你不开是吧,那我自己去找总裁!”

徐成梁并没有阻止她。徐茵如一阵风一般的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坐电梯往更上面去。

秘书的表情有些害怕,徐成梁出来告诫她:“今天的事情要是有半点泄露,我就拿你是问!”

秘书立刻唯唯诺诺的连称是。

徐茵的要求自然是被总裁打了回来,临了还被训斥了一番,直骂她是胡闹。

最后,徐浩天意味深长的说:“阿茵,爷爷老了,这家酒店迟早是要交给你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多多学习,以便更好的掌握酒店的运作,将一切烂熟于心,这样将来才能胜任总裁这个位置,知道吗?”

“可是爷爷,我并不想当总裁。”徐茵慢慢平静下来,她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根本不是这块料,如何才能撑起大局?

“阿茵,爷爷就你这么一个孙女,你爸爸走得早,难道你还想让我失望吗?”

她默然。

“你放心,我已经为你安排了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对方是从国外名牌大学的酒店管理博士,将来,他会帮助你的。”

徐茵的脸也跟着拉下来,可是看着徐浩天日渐苍老的面容,她咬着牙没说话。

“那客服经理的事情……”

“这件事情已经成定局了,人事命令也发布了,你二叔是总经理,这个权利他还是有的。你以为董事会是那么好召开的吗?”

徐茵冷静下来想想也对,是自己太冲动了。她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苏静云就这么被刷下来。她早就听说二叔一直不停的往酒店里安排他的人,只要酒店有空位多出来,补上来的,必定是他的人。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她站在天台上吹风,心中被堵了快大石。她情愿自己只是一个徐茵,一个小小的客服而已。这样不管酒店怎么着,都不关她的事情了。

国外名牌大学的酒店管理博士……出卖自己换取的家族联姻,多可悲。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单薄的衣衫无法抵御天台的寒意,她漠然的转身下了天台——

苏静云已经在下面将徐茵找了一圈,正着急间,见她从电梯里出来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快步跑过去拉着她的手说:“徐茵,你去了哪里啊,担心死我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凉?”

徐茵摇摇头,笑着说:“我没事,就是去天台转了一圈有点凉。”

见她表情平静,似乎真的没事了,苏静云才放下心来,拍着她的肩膀说:“没事就好。”

“对了,经理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苏静云道,“没说什么。”

徐茵也没有追问,只是怔怔的点头:“那你知道那个杜云薇是什么来头吗?”

苏静云的心微微一抽,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摇头:“不知道。”

徐茵哦了一声,抬起头道:“有我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看着她凝重的表情,苏静云感到窝心。捏捏她的脸,微笑着说:“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怕。”

“嗯,不怕。”——

话虽如此,可是冯硕来接她的时候还是看出了她的心事重重。

他开着车,打趣的说:“怎么,今天有人给你气受了?”

苏静云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杜云薇的事情,便咬着唇没说话。

“苏静云——”

“冯硕——”

两人几乎又是在同一时间开口。

“你先说吧。”冯硕对她笑。

“还是你先说吧。”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想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哦,我也想说晚上吃什么。”她故作平静的脸上明显有些失望,冯硕不敢妄自揣测,便道,“那我们去趟超市吧,然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可是她依旧显得心事重重,意兴阑珊。

冯硕搂着她的腰身将她带进了超市,直奔三楼的食物区。

三楼到处飘着食物的香气,苏静云的心神一震,被那香喷喷的香味勾回了心神。

冯硕笑笑,推了车,与她一道慢慢往里走。

“想吃什么?”他说。

因为早就过了下班高峰期,所以超市里的人不会很多,可也不少,他们跻身在这样的人流中,感觉一阵安定。

苏静云的心神也放在了面前的事情上,想了想便说:“随便,但是今晚你做饭!”

冯硕扬了扬眉,看着她,苏静云则回视着她,一副你敢有意见的样子。

冯硕耸耸肩,叹笑道:“好,老婆大人,你辛苦一天了,换我来做。”他的笑容里充满了宠溺,苏静云差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他们并肩走着,就像一对平常的夫妻,看不出异样。

因为冯硕做饭,所以他买什么苏静云都没有再过问,她只是安静的陪在他的身边,偶尔提供点意见,不知不觉,收获颇丰。

苏静云看着推车里的食物,顿时涌上温暖。

“你还要买什么吗?”冯硕体贴的问。

苏静云想了想,脸上浮现红潮:“那个……我想去二楼买个东西……”

“什么?”她原本白皙的脸经过灯光的照射以及慢慢浮上的红晕,有一种白里透红的红润,冯硕不禁多看了两眼。

苏静云闭嘴不语,对他说:“要不你在这里等我,我自己下去拿。”

看她的样子冯硕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但是他没有答应,而是说:“没关系,我陪你去,下面也可以结账。”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似乎害羞的只有苏静云一人。

既然他都不怕,她更加没理由退缩了,于是便默许了他的行为——

下了二楼苏静云便直奔卫生棉专区。冯硕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后头,终于在外面的过道上等待着。

苏静云吃吃一笑,还以为他真那么大胆呢。她笑着将架子上的卫生棉抓在手上,只是一不小心卫生棉掉了一个下来。

她啊了一声,赶紧蹲下身去捡。

卫生部翻了几个圈,在一双红色的高跟鞋面前停下。

苏静云低头跟上去,正想捡,有一双手也正好碰上了它。

苏静云愕然的看着那一双妖娆纤细的手,说是纤纤玉手,亦不为过。斜刺里突然飘过来一阵香气,如同清新的茉莉,让人心头一阵。

“给你。”她的声音清脆,又透着几分淡漠。

苏静云顺着她的手臂慢慢往上看,先是看到了一只碧绿的翡翠玉镯,将她的手臂衬托的更加纤细,接着便是黑色的外套……

不等她看完,对方已经站了起来,苏静云也只好跟着站起来,猛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风姿绰约的脸,浑身散发出高贵而疏离的气质,看到她的时候似乎也有几分惊讶,不过很快便镇定自若了,脸上得体的笑意。

苏静云朝她道谢:“刚才谢谢你了。”

“不客气。”她忖度着苏静云的面色,露出矜持而肯定的微笑,“你一个人吗?”

“不,”苏静云还没说。后面就传来冯硕的催促声:“苏静云,你好了没有?”接着,他的身形便缓缓出现在她们的视线中。

苏静云没有看到她身后的女子面容蓦地收缩。

苏静云——她就是!

冯硕的脚步也顿了一下,他的视线从她的脸上滑过又自然的转到苏静云的脸上,看着她怀里捧着的一堆东西,微微皱了皱眉。

苏静云顿觉不好意思,不过很快又理直气壮的昂首挺胸,冯硕无奈的笑了笑,立刻低头清理出一块地方。苏静云这才不客气的在那里安家落户。

“你买这么多干什么,这东西又不能吃。”冯硕看似轻声的抱怨道。

苏静云瞪了他一眼,不满的抗议道:“你懂什么。”

“好,我不懂,那你买好了吗?我们可以走了吧。”他脸上的笑意不减,完全是一个好好先生的模样。

苏静云看似抱怨,实则有些甜蜜:“好了,走吧。”

冯硕点点头,再也没有将视线落在身后的女人身上。苏静云像是想起什么,回头对她又笑了笑,道了声:“拜拜。”

走出很远,苏静云偶然回头,竟然发现她还站在原地,不由得有些奇怪,对身边的冯硕说:“哎,她还站着那里呢。”

“谁。”

“就是刚才那个女人啊。你看。”她又回头,她却不见了,“奇怪。”

冯硕揽过她的腰,低声说:“你管人家那么多干什么。”

苏静云拿眼斜睨他,然后说:“你很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看到那么漂亮的女人竟然没有看一眼,这不是很奇怪吗?”

“有美女吗?哪里?”冯硕盯着她,“你不会说你自己吧。”

“去你的!”她轻笑着捶他。

冯硕也笑。

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是个有些年纪的阿姨,见冯硕篮子里那么多的卫生棉非但没觉得不合适,反而夸奖道:“这位太太你真是好福气啊,你先生真体贴。”

女人都是虚荣的,就连苏静云也不例外。赞美谁不喜欢听呢。后来的时候苏静云看冯硕好久,觉得还真是挺顺眼的。

原本压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你还打算看我多久?”直到车子再次停下的时候冯硕才问。转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还目不转睛盯着她的苏静云。

苏静云来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正好被她抓了个正着,讷讷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头一转,便发现了不对,她惊讶的低呼道:“这是哪里啊。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敢情她这一路上都在看冯硕根本不知道冯硕将车开到了哪里。

冯硕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原来我把你卖了也没关系啊。”

苏静云哼了一声:“你敢吗?”

冯硕摇摇头:“我不是不敢,我是舍不得。”

苏静云原本有些生气的脸顿时转换了不可思议。她愣愣的看着一本正经的冯硕,不知如何接口。

他的脸蓦地朝她靠近,禁不住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嘴边噙着一丝揶揄的笑意,她懵懂而单纯的样子其实更加能跳动人心。苏静云愣着还回过神来,冯硕已经放开她对她说:“还愣着干什么,快点下车吧。”

他的这句话就如同破解了他所施的魔咒,苏静云一下就清醒过来,手忙脚乱的跟着下车。

这是位于h市中心附近的一处高档小区,苏静云经过很多次,不过并没有进来过。这里是黄金地段,房价自然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苏静云跟着冯硕,看他熟门熟路的按指纹输密码然后进电梯,一切都有条不紊,不由的打了个突。

冯硕将她带进门,熟练的将带子往厨房里放。

苏静云站在玄关静静的打量着这套房子,有些回不过神来。冯硕出来的时候见她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立刻走过去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在她的面前说:“快换拖鞋进来,愣着干什么。”

“这是哪里?”她问了个有些白痴的问题。

冯硕面色一窒,好半天才蹦出两个字来:“我的房子。”

苏静云撑大了眼睛说:“这是你家?”

这里只是他的一套房子而已,并不是家。他摇头:“一套房子而已。”

可是她不知道这里是他买下的第一套房子。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子在如此繁华的地段买下这样的一套房子,其中的艰辛是外人不能想象的。

“哦。”苏静云有些闷闷不乐,她这才明白心中的怪异到底为何而来,因为她对冯硕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你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呢。”她坐在米黄色的真皮沙发上,很不真实。

冯硕顿了顿,即刻道:“你想知道什么。”

苏静云却摇摇头:“我饿了。”

“那好,你坐一下,我去做饭。”

她点点头,看着他走进厨房。

这套至少有一百八十平米的房子是如此的奢华。苏静云转头打量着,比起她的小套房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无一不是精装修,目眩神迷的如同样板房。

可是宽敞的客厅里摆设的家具多为深色或金属色调,到处泛着硬气的冷光。几扇房门紧闭着,她并没有推开,盘桓了一圈之后便往阳台走去。流线型的观景阳台大而华丽,四面都落下玻璃,旁边有个按钮,可以打开。

客厅里的暖气涌来,她的倦意也随之涌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要是真的没有失落那也是骗人的。只是这样的情绪她隐藏的很好。千头万绪涌上心尖,一时,她恍然身在梦中。

冯硕知道她回来了吗?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苏静云不知道自己为何现在会这么排斥告诉他这个消息,是因为潜意识在害怕吗?

她倚在窗边往下看,这里是三十二楼,这幢住宅楼的顶楼,从这里看下去除了点点的灯火之外,就仿佛身在云端。

“在想什么?”冯硕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于此同时,苏静云的身体已经被他拥住。

她微微扭了两下,并没有挣开他,然后安静下来,酥麻的感觉又悄悄从心底爬起。

他炙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耳根和面容上,脸上泛起阵阵红晕。她掩饰着尴尬,故作镇定的问:“你……煮好了?”

冯硕将下颌搁在她的肩膀上,点点头:“好了,”然后将她身体转过来,“为什么叹气?”

她叹气了吗?她也不知。只好摇头。有些事情,她都没有办法弄清楚,就更加没办法回答冯硕。

她的表情有失落,更多的忧虑,冯硕皱眉:“酒店发生了事情?你升职的事情出现了变化?”不得不承认冯硕具有极佳的洞察力与敏锐的观察力,从她下班的神情上来看,他便猜出了七八分,只是忍着不问,她却一直未对他吐实。

苏静云的面色僵了僵,却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只能转移话题道:“我肚子饿了,可以先吃饭吗?”

她不想说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冯硕有些失望,却并没有逼她,而是转身说:“那好吧,先吃饭。”

两人默默吃饭。期间她一言不发,好几次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下去。

“冯硕……”终于,苏静云放下碗,抬起头看着他。

她其实根本没有吃多少,碗里的饭还是满满的。冯硕蹙眉看着她:“你怎么不多吃点。”

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思考了良久之后做出的决定:“冯硕,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终于要说了吗?冯硕也跟着放下碗,认真的看着她。

“杜云薇……回来了。”她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不确定,紧蹙眉心,表情很挣扎,但是还是慢慢的说,“她就是我们酒店新来的经理。”

如果说前面的话只是给冯硕提了个醒,那么后面的话也确实让他吃了一惊。

他的震惊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苏静云笑了一声,心中一空,同时觉得卸下了沉重的包袱,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真好。她又捧起碗,慢慢的吃起来。

可是冯硕并无多大的反应,只说:“如果你不想去了,就不要去了。”

苏静云疑惑的抬起头:“嗯?你让我辞职?”

冯硕认真的点点头:“不好吗?”

苏静云突然觉得紧张的是他们而不是她,她反问:“我为什么要辞职?”她又没对她做什么,为什么各个人都觉得风声鹤唳?“还是你觉得这样有什么不方便?”

“我有什么不方便的?”冯硕亦看着她。

苏静云笑了笑:“那不就结了,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没别的意思。”

吃过饭,苏静云负责收拾碗筷,冯硕去洗澡。

她一个人在厨房带着,看着纤尘不染的厨房,感觉这里冷情的可怕。冯硕一定不常回来吧。她将餐具洗净,一一收进柜子里。

冯硕头发湿漉漉的出现在厨房门口:“你洗好了没有?”

“嗯,好了。”她妥帖的将最后的碗筷收进柜子里,关上柜门。

她的脸色有些局促,一直低着头。

冯硕说:“今天时间太晚了,就在这里住一下吧。”

苏静云不解的问:“冯硕,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去哪里吃饭不是吃?为什么非要来这里呢。

冯硕挑挑眉:“让你多了解我一点不好吗?”

“好啊,那你把你有多少财产跟我报备一下吧。”

“没问题,你先去洗澡,我去整理一下我到底有多少财产。”冯硕一本正经的说。

苏静云有些被震住了,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有些吃不准他到底要干嘛。

冯硕上前拥住她,喟然长叹:“不要怕,不会有事的。”

他说的话很奇怪,苏静云有些闹不明白。不过谨慎的选择了沉默。她感觉的出来他有事情瞒着她,杜云薇回来的事情他也表现的很平静,这样的平静恰恰是令人害怕和不安的。

信任是一棵树,他们之间的这棵树还没有开枝散叶——

陈华秋已经在昨天正式离职了。离开的时候她又把苏静云叫到了办公室说了很久,至于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客服部的气氛有些伤感,不得不承认陈华秋是个很好的上司,不抢功又处处维护她们,人心都是肉长的,就连丁海霞也表现出对她的思念之情。晚上的时候她们一起为她践了行,算作聊表心意。

今天是新经理来上班的日子。一早上客服部就是草木皆兵的,因为没有见过,所以吃不准她的脾气,自然也就紧张,当然,除了徐茵和苏静云一如既往的平静着。

徐茵是真的无所谓,对杜云薇明显有些抵触的情绪。苏静云的心里却是有些担心的,怀揣着这样的不安外面有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特有的笃笃声传来。

所有人立刻站直了身体。

苏静云犹如上场的战士,挺直了背脊,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么微阖的大门。

脚步声近了。那扇门终于被推开。苏静云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她如临大敌,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双手。

人事部经理率先走进来。他是个有些微秃的中年男人,有些高傲。在他的身后,跟着一双高跟鞋,仿佛踏在每个人的心坎上。

人事经理微微侧开了身体,跟在他身后的人便露出了全貌。苏静云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原本就提升的心跳,顿时五雷轰顶,眼前发黑!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窄步裙,肉色的丝袜,全身清爽干净,又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一双纤纤玉手得体的垂在身侧,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笑意。她一出现,便有种将办公室的客服比下去的味道。

同样的制服穿在她的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女人味,只是比陈华秋少了分从容,多了份妩媚。

她这样的女人注定是男人喜欢的类型。

她,不就是那次在超市遇到的女人?

苏静云的脚步有些踉跄。幸好她身后的徐茵及时扶了她一把。

人事经理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的新经理,杜云薇。”

她就是杜云薇?苏静云心中的疑惑越变越大。那么上次冯硕遇着她时为什么是毫无反应的?他们明明就见过了为什么吃饭的时候她与他说他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不是他早就知道她回来了?也许他们早就见过了。

苏静云面色惨白。杜云薇也发现了她,继而朝着她这个方向看过来,朝她微笑着点头。她丝毫没有惊讶,看样子她早就应该知道她了。

徐茵小声的说:“云姐,你没事吧?”

她摇头,好不容易站直了身体:“我没事。”

人事经理似乎说了好大一堆,无非是她以前的荣誉,据说是刚从国外回来的,徐茵只给了几个冷笑,苏静云面无表情,心中则是翻滚着惊涛骇浪。

“你们好。”杜云薇的声音始终平静无波,一如上一次的清亮,“我是新来的客服经理,有很多事情不懂,希望你们大家能跟我一起努力,虽然陈经理已经不在了,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像帮助她一样帮助我,好吗?”

她穿着黑色的套裙,头发也盘的一丝不苟,脸上画着淡妆,虽然有笑意可还是隐隐感到一股凌厉的架势,客服部的同事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

是丁海霞率先鼓掌的,接着三三两两的掌声响起来,唯有徐茵和苏静云站着不动。

杜云薇的目光在她们身上掠过,微微颔首算作招呼。

人事经理走了,杜云薇让她们坐下自我介绍。

“我是夏婷,她们叫我小夏。”

“我叫丁海霞。”

“我是林跃。”

客服部也不过七八人,很快就只剩下苏静云和徐茵了。

苏静云回过神,朝她颔首说:“我叫苏静云。她是徐茵。”

徐茵用力的捏了捏她的手臂算作抗议。

杜云薇朝她们微笑:“好,我都知道了。”她一一把她们的名字报了一遍,丝毫不差。

所有人都露出赞叹的笑容,直夸她的记忆力好,她谦虚的笑了笑,又说了一些然后就离开了,不过临走之前说:“苏静云,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苏静云的手臂紧了紧,点头道:“好。”

该来的始终要来。

这个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徐茵抓着她的手臂担忧的说:“云姐,我看她不是个善茬,要不你别去了。”

苏静云被她的形容逗乐,安抚了她一下道:“没关系,你别担心了。”

“要不我陪你去?我总觉得她身上透着一股妖气。”狐媚的妖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