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思妻如狂 > 第52章

第52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天玺酒店的大堂里,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花樽花瓶,以极优美的手法插着一束束耀眼的天堂鸟,将整个大堂一层装点得华贵而典雅。静云安静的站立在一边,无端的思量着。

她还沉浸在昨晚和他早晨反差极大的行径中。

经过了昨夜之后他们的关系已经更近了一步。可是……还有手机里的那个电话,到底是谁的?

徐茵与几个同事一起走过来,最后又让她们先走,自己则是快步往苏静云的方向走去。

苏静云凝神,没发现她的到来。

直到徐茵将一只手伸在她的面前挥了挥,她才回神。

“云姐,你在想什么想那么入神啊。”徐茵将手背在身后,一副严刑逼供的样子。

苏静云摇了摇头,问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啊,看到又让快站成望夫石了。所以过来瞧瞧啊。”徐茵嘻嘻一笑,慧黠而狡猾,“云姐,你看到昨天晚上是谁在我们酒店外面的马路上亲吻了吗?”

徐茵一副好奇的模样,苏静云的脸顿时烧红了起来,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徐茵哈哈大笑,惹来其他人的侧目。

苏静云红着脸一把捂住她的嘴,将她拖到角落里:“你小声点啊,想让所有人知道我们在偷懒吗?”

徐茵嗯嗯了两声,苏静云才放手。

一松手,徐茵才呼吸了几口,然后才满不在乎的说:“怕什么,我就不相信没人偷懒。”

苏静云很诧异。徐茵被她瞧得心虚。顿时垂下头。

“徐茵,你变了。”苏静云认真的道。初见徐茵时她是那么的积极,认真,而热烈,现在,她似乎变得开始不在乎,虽然一如既往的做着工作,可是她的心态变了,苏静云担忧的抓着她的胳膊说:“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徐茵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被一种忧愁所笼罩,那是年轻的她不应该出现在脸上的表情。

苏静云讶然:“是因为昨天的那个电话吗?”

“电话?”徐茵惊愕的抬起头,“你听到了啊。”

苏静云摇摇头:“没听多少,就见你挺不高兴的。”

“哦。”徐茵又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出神,然后将双手压在自己的背后,贴着墙壁开口道,“云姐,你说,女人这一辈子到底求的是什么?”

苏静云呵了一声,这个问题还真有点问倒她了。她曾经以为的追求便是唾手可得的幸福,可是当所有的誓言都比不上一句淡淡的分手时,她也不知道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你爸妈逼你相亲了?”只有在面临终身大事的抉择时,才会有这样的伤感,然后开始变得不确定,继而问一些飘渺的人根本答不上来的问题。

徐茵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算是吧。”如果事情真的那么容易解决,就好了。

苏静云自己的婚姻都乱七八糟。实在对这样的事情无能为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她,只能紧了紧她的手。

身后的冷嘲热讽又响起:“哟,大伙都忙死了,就你们在还这说悄悄话呢,感情可真好啊。”那不阴不阳的损人方式除了丁海霞那自以为是的女人之外还有谁?

苏静云回了她一句:“你不再培养感情怎么知道我们感情好呢。”

徐茵则老实不客气的瞪了她一眼,然后小声对苏静云说:“我迟早有一天干掉她。”

苏静云哑然失笑,拍拍她的肩膀:“好,我等着你升职,然后直接解雇了她。”

徐茵认真的点点头:“好主意。”

两人相视而笑。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每天也都会经历这样那样的困惑与问题。但是生活还要继续,如果就此一蹶不振。抑或消极颓废,日子只会更加的难捱——

酒店已经开始大幅度的推出各种优惠的活动与噱头来吸引顾客,在利润水涨船高的同时,自然是所有人员的辛勤付出。

苏静云不叫苦,只是,她并不是不苦。

然静下心来之后脑子里又会不停的出现冯硕的脸来,就像一个深刻的烙印刻录在了她的脑海里。

偶尔还会晃神,尤其是当这样的情绪影响了她的工作时,苏静云才惊觉冯硕的影响力有多可怕。

她懊恼的咬着唇,恨不得将他从脑海里剔除出去,奈何,越想这样,他的身影就越清晰。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伤了右手真是太不方便了。没有她在身边又是谁给他喂的饭?她竟然还想知道他现在在干吗,是不是还在为早上的阴阳怪气而生气。

她回办公室拿手机,看到自己的包微微敞开着,里面探出头的邀请函……脑子灵光一闪。

终于还是抵抗不了的心,趁着稍稍空闲的时间躲到了楼梯口。

一次,又一次,上下徘徊,那种恨不得打但又怕打的表情,真是折磨人啊。

倒是手机很有灵性,她正犹豫,自己响了。一看,差点吓得她魂飞魄散。

“喂,”接电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心跳飞快的跳动着。

冯硕背靠在椅子上,听出她声音里的颤抖,莞尔一笑:“苏静云,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干什么坏事啊。”

“我哪有啊。”苏静云快速的矢口否认。

“没有你干吗这么紧张啊。”明明桌上还摊着大堆的事情没有处理,还几个工程还等着他去跑,他却一点干活的心思都没有,很多东西看着看着便自动转换成了某人娇艳欲滴的嘴脸,真是个害人不浅的小东西啊。他在心底喟叹。

“我……”她心虚着,立刻扭转了话头,“你吃饭了没有。”

“没有。”冯硕看看时间,原来不知不觉已经一点了,严朗不在,还真没人叫他吃饭。

苏静云一听就凝眉了:“你怎么不吃饭啊。”

冯硕想了一下,便道:“没手啊,老婆不在身边,我又不习惯人家喂。”

他的声音就像滚烫的热气呵在她的耳边,麻麻痒痒,苏静云拿着手机的手也有些不稳。

她咬着唇,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苏静云?”冯硕见她没反应,不由得叫了一声。

“我在啊。”

“那你干嘛不说话。”

情人之间的呢喃是不是就是这样,明知道说的都是些无意义的废话却依旧乐此不彼。

“我不知道说什么……”她到底不是他的对手,有些话,无法说的跟他一般的顺畅。

“说……”冯硕止住了话头,笑了一声,“没什么可说的那就挂了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苏静云的心顿时搅了起来,失望之情油然而生。

“哦。”她顿了一下,点头。

冯硕也感觉很失望,最初打电话的喜悦之情被冲淡,这样似有若无的离开与接近像一场无休止的游戏。

“对了。”苏静云在最后一秒叫了一声。

冯硕的神情为之一振,问道:“怎么?”

苏静云尴尬的略倒:“你还没说到底干嘛打电话给我呢。”

冯硕的表情变幻莫测,几次欲言又止,都被阻止,最后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告诉你我要出去验收几个工程,估计要周六才能回来。”

“周六啊。”苏静云在心底默算了一下日子,好多天呢。

“那你今天晚上……”

如果她开口让他回去,冯硕想自己一定无论如何都答应的,但是,换来的结果仅仅是一句:“你要按时吃饭,路上小心。”

苏静云懊恼的锤着自己的脑袋,明明是那么渴望他能再回来一趟的。结果,却是这样的。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忸怩了。

冯硕放下手机,沉默的望着满桌的文件,心情没来由的一火,接着又下沉。

苏静云,真有你的!

手机又响了。他想也不想便拿起来。可是是严朗打来的,他才惊觉自己到底是着了什么魔了。竟被苏静云搅和的心不在焉。

严朗只是向他报道七星大道的工程已经没问题了,让他放心。

不过他又说:“总监,那雷鸣怎么一夜之间就换了想法?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冯硕嗤笑了一声:“难道不可以他突然开窍了终于觉得自己的设计有不妥?”

严朗摇头:“不可能,他是出了名的怪癖,从他入行到现在还没有哪张设计图做过更改呢,最坏的结果都出现过,他的犟脾气无人敢领教啊。”

“是吗。”冯硕提着自己的右手,有些吃力的说,“那就当我们运气好吧。你早点回来吧。”

“嗯。”严朗也没有再多问。

运气好?冯硕怎么会认为这是运气好呢。只是他在不知不觉中欠下了人情罢了——

苏静云郁闷的跺着脚,将手机退回主界面。

视线拂过已拨电话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将第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冯硕那么紧张的这个电话,到底是谁?

她带着大不了打错然后认错的心情去拨。

电话响了两声,铃声很雄壮。

“喂,我是雷鸣。”那边电话接通的时候,一道意外的声音传入苏静云的耳膜里。

雷鸣?昨晚那个雷鸣?那个孤僻又傲慢的雷鸣?她有些结巴了,不过还是尽量镇定的道:“不好意思,我打错电话了。”然后心突突跳,飞快的按了结束键。

辛阳认识雷鸣?

难道是因为这样?

她惊愕不已。

手指有自主意识的又拨了一个号码。一时间,她才发觉原来过了这么多年,这个号码竟然还是烂熟于心。

他说:“静云,我永远不会更换手机号,我希望有一天,还能接到你的电话。”

顿时百感交集,按动键的手指也慢慢缓了下来。

不过最终,还是拨了出去。

幸好,关机——

一天又这样过去了。

苏静云突然不想回家,害怕满室的寂寞会把她逼疯。

下班的时候毫无意外的接到了吴娉婷的电话。

只是还没高兴两秒,她的表情顿时就垮了下来,对着手机大声的叫道:“吴娉婷,你疯了啊。”

幸亏是在人比较少的大街上。

只是吴娉婷期期艾艾的声音还是让她抓狂。

“静云,就当是我拜托你,你就帮帮我吧,就这一次,我保证以后不会了,就一次,一次。”吴娉婷在用力的恳求她。

苏静云冷静下来不解的问道:“娉婷,上次周博士不是充当了你的男朋友吗?东哥不也挺满意的,怎么又会给你安排相亲呢。”

吴娉婷仿佛有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无法跟苏静云言明,只好说:“你就别问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啊。”

“可是我已经是已婚妇女了,代替你去相亲,你不觉得太夸张了吗?”苏静云拍着额头对吴娉婷的行为感到无力。

“不会,你一点也看不出来已婚,你依旧是美得像一朵花,真的,哎呀,静云,我求求你了,就这一次,你只要把他打发了就可以了,随便你用什么招数,就是让他死心就行了。”

“娉婷……”

“好了,静云,那就这样了,拜托你了,我会好好感谢你的。”吴娉婷深怕她拒绝似的说道,“我把他的信息短信给你,大恩不言谢啊。”然后快速的掐断了电话。

苏静云只觉得祸从天降,但又无力拒绝,顿感哭笑不得。

兰桂访,晚上六点半,身穿棕色夹克还有牛仔裤,桌上放一支玫瑰。

苏静云看着吴娉婷传过来的信息,只觉头脑发麻。

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准备了,不过想到冯硕晚上不回去了,也有了些释然,那就帮娉婷一次吧,她想——

六点半转眼就过。

苏静云跳下计程车来到市内比较有情调的兰桂坊时,已经六点二十九分。她的心突突的跳着,自己一身粗布麻衣,头发还故意弄得乱糟糟的表情,应该不会入他的眼吧,苏静云想但愿他是个眼高于顶的男人。

走到门口的时候,便有侍者打开门欢迎。

她的视线在餐厅内转了一圈,努力寻找着吴娉婷口中的夹克男。

“小姐,几位?”侍应生客气的问道,对她这一身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打扮也没有多加指责。

服务不错,她说:“我找人。”

“哪位?我们帮你找?”

苏静云才张口就发现娉婷竟然忘了给她最重要的信息,人家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我找一个穿棕色夹克的先生。”苏静云绕着舌头尴尬的笑说。

“哦,你是吴娉婷小姐?”侍应生竟然眼睛一亮的看着她。

苏静云不明所以,刚想摇头才领悟她可不就是吴娉婷,于是忙不迭的点头。

“吴小姐这边请,王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侍应生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开始在前面引路,苏静云傻愣愣的跟着他走。

敢情人家有包厢……

王先生?

“不好意思,我想请问一下这个王先生……”

侍应生停下脚步看着她。

苏静云咧着嘴摇了摇头:“没事了。”

“到了,就是这边。”侍应生指着一扇红木为框用上好的宣纸贴糊上面还有许多精致暗纹的木头说,“王先生就在里面,请。”语毕便动手给她打开了门。

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只觉得被赶鸭子上架,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心情紧张到无以复加,也不知这王先生是怎样的牛头马面。

转念又一想,既来之则安之,她还能把她吞了不成,遂昂首挺胸直挺挺的站在门口。

门,缓缓开了。

里面典雅的摆设渐渐露出全貌。

黄色的桌椅,空间有些狭小,却不至于让人窒闷。

先看到的,是一双搁在桌子上的手,一手捏着茶杯,一手提着茶壶。

他的手指骨很宽,捏着白瓷的茶壶却不显的突兀,苏静云暗想他一个是个魁梧的人。

然后是棕色的夹克,结实的手臂撑起了这件夹克,很有力道。

苏静云静默的站立着,身前的服务生侧了侧身,让她完全的暴露在门前。

门内的人听到响动,放下了手中的茶壶,缓缓抬头。

他的侧脸很硬朗,下颌线条分明,喉结很突出,阳刚味道十足。只是线条太过刚硬,没有冯硕的好看。

苏静云为自己这时候还能拿男人跟冯硕来比较而佩服自己。

她好整以暇的期待着,等待着对方完全的转过来。

只是——

他的笑意完全凝固在嘴角,苏静云也感觉一阵血液往上涌,手脚不知往哪里摆。

还好,他反应过来了。宽厚的笑了一声,站了起来,对她说:“还记得我吗?苏静云小姐。真是好久不见了。”他得体的应对着,丝毫没有因为来的人不是吴娉婷而恼怒。

苏静云顿觉心如擂鼓,颤悠悠的就是不敢伸出手握住她的。原本就带着歉意而来的心,更加充满了歉意。

面对眼前壮硕挺拔似要将整个包厢撑满的高大男人,实在不知该用何种心情来对待。

他耸了耸肩,淡笑了一声,指着对面的位置说:“既然来了,就坐下一起吃个饭吧。”

苏静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然后不确定的说:“王……王跃峰?”

曾经就壮实的男孩,已经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人,苏静云有些不敢认,但是眉宇之间,还是当然的那份执着。

王跃峰又笑了笑,黝黑的皮肤带着一股坚定与沉稳,沉吟道:“没想到你能记得我,很荣幸,请坐吧。”

苏静云有种被揭穿的狼狈,还没有正式扮演吴娉婷,便已经破工。

“等等,”她说,“要跟娉婷相亲的人就是你?”

她的下巴都差不多要脱下来了。

娉婷知道吗?她一定不知道!看她样子苏静云就知道她肯定是毫无所知,何况当年她根本连那封情书看都没看,怎么可能记住他的名字!

王跃峰也坐下来,没有隐瞒的点头:“正是我。”

这么多年了,心心念念的,依旧是心尖上的那个人。看着他自信飞扬的神采,苏静云心有戚戚焉:“没想到,世界这么小。”

“不小。”他也是走了这么多年,才又兜到了一起,“但是也不大。”

他将一个白瓷杯子放到她的面前:“先喝点茶吧。”

“你不生气?”苏静云小心的问道。毕竟,她们欺骗了她。

王跃峰只是稍稍顿了一下,又说:“我早就做好了被放鸽子的准备,能出现一个你,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不会让我孤零零的吃了这顿饭。”

苏静云窘迫交加,怯懦着不知从何解释。只是觉得对不起他。

“娉婷她……临时有事……所以让我来……”苏静云越解释越通顺了,“所以让我来通知你一声的。”最后说的是斩钉截铁。

“不是她不愿意来所以找你来代班的?”王跃峰一语道破其中玄机。

苏静云恨不得地上有个缝可以钻进去。

王跃峰无意让她难堪,于是道歉道:“对不起,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说的话,我很高兴你能来,就当是老朋友见见也好。”

老朋友,似乎他们只见过一面……可是就是这样的一面竟然到今天还能让他们认识彼此,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

“嗯。”苏静云逐渐镇定了下来,看着王跃峰,这般的笃定,好奇的问了一句,“你现在在做什么啊。”

“律师。”王跃峰淡淡的开口,“我做了律师。”

苏静云双目圆睁:“你不是体育学院的吗?”话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几乎咬断自己的舌头。

王跃峰也笑:“是啊,可是谁说体育学院的不能当律师?”他自嘲的解释了一下,“我家是警察世家,我爸妈都是警察,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当警察,不过我当时不争气,没考上警校只上了体院。”

苏静云默默的听着。其中的曲折离奇真的不是外人能明白的。

是啊,谁说工作就一定会是对口的专业。

比如她,也不是如此。

“那你真是厉害,竟然靠着自己的努力考出了律师资格证。”

他那轻松的一笑下到底付出了多少的艰辛是无人能明白的。

“说起来,还真应该感谢吴娉婷,要不是她拒绝了我,我也下不定决心发奋。”

苏静云尴尬的应声。吴娉婷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他就努力让自己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

“那你这次是故意安排这样的相亲的?”苏静云想他也算煞费苦心了,这么多年还如此执着的男人不多见了。

希望娉婷这次能好好考虑一下,不要一错再错。

王跃峰抿了一口差,摇头:“我一个当事人出了点事情,我去交警大队处理,正巧碰上了大队长吴东,然后他说起,知道我是h大毕业的,我才知道吴娉婷是他妹妹,不过他不知道我们当年的事情,希望,你也能替我保密。”

苏静云知道他说的是他给吴娉婷写情书的事情,立刻点头应允,没问题。

两人边聊边等,菜终于上来了。

第一道就是兰桂坊的招牌菜,观音豆腐。光看那晶莹剔透的样子已让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苏静云正吞着一块爽滑的豆腐,被他一问,滚烫的豆腐竟顺着她的喉管滑下去,烫的她身体都缩了起来。杏仁茶香鸡酥香松脆,蘸着用绿茶粉调制的沙拉酱,口味新奇独特。

还有几道,不过苏静云已经动起筷子来。

王跃峰也关心了她的状况:“你跟辛阳结婚了吧。”

原本拿着勺子往嘴巴里送的滚烫豆腐因为她的迟疑突然滑下了喉管,烫的她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

王跃峰吓了一跳,立即给她倒水,苏静云骨碌碌的喝下去,烫的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她的表情已经告诉王跃峰答案。察言观色早已成为他的职业本能。

桃花依旧笑春风,物是人非事事休。

他没有再发问,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苏静云的咳嗽声过去,实在看不下去又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只是那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一道凌厉的实现射在他的手上,因为菜还没有上齐,所有门没有完全的关上。

他惊讶的在外头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了?

苏静云放下杯子,感谢道:“我没事了,谢谢。”

“嗯,那吃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但是话题大多围绕现在来展开,对于他探听吴娉婷的事情,苏静云也是尽量回答着。

又过了一会儿,苏静云说:“我想去上个洗手间。”

“好,你往这边走。”王跃峰绅士的为她指了路。

“谢谢。”

她沿着亭台楼阁铸成的沿廊慢慢的走着,视线所及之处,无不充满了古韵。

沿廊两边是一个个包厢。她经过身边的包厢时,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低沉的男声:“你也多吃点。”

冯硕?!这样有磁性的声音,苏静云化成灰都认得。但是他不是去出差了吗,怎么可能在这里,苏静云暗笑自己痴傻,对他的思念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吗?连个陌生人的声音都能听成别人的。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如坠冰窖,有一个轻柔天甜美的女音说:“冯总,我这里有点不明白,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包厢的门没有完全的关紧,只要往旁边稍稍移动一下,便能从缝隙里看到里面的情景。苏静云强忍着过快的心跳往里看去,只见冯硕背对着她坐着,他的面前有个年轻的女孩正探过头,状似亲密的样子。

心里像是打翻了调味罐,五味杂陈。

那女孩还不时帮他布菜,眉目间足可见倾慕。

骗她说是出差,结果跟人混到这里来了?苏静云真恨不得立刻打开门冲进去甩他一个耳刮子。可到底没有这么做。

她顺利顺自己的呼吸,强迫自己迈开脚步去洗手间。

包厢里,冯硕感觉外面的人影消失了,才礼貌的说:“这样没问题了吧。”

那女孩点了点头,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只是偶尔,他总是回头看一下——

从洗手间回来之后她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王跃峰问她:“是不是菜不合口味?”

“不是。”苏静云立刻摇头道,“菜很好吃。”

“但是我看你吃的很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没有。”她又否认,“只是吃饱了有点累了而已。”

“吃饱了吗?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这太麻烦了。”

“不麻烦,举手之劳。”虽然王跃峰个头很大,但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细心。

苏静云站在他的身边,显得很是娇小。

从这里出去必定要经过冯硕的那个包厢,苏静云只希望他们已经走了,又或者他不会注意到他们。

王跃峰适时的与她说几句,场面也不会太冷。

只是快到他们包厢的时候,苏静云微微有些紧张,竟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不会啊,我今晚上过得很开心,谢谢你的招待。”

门,开了。

冯硕正好站直身体,挡在了门口。

苏静云与王跃峰脚步稍停,愣愣的看着这场变故。

冯硕表情淡然,仿佛这场相遇早就在情理之中。

只是他身后的女孩为他突然的停住感到不解:“冯总,怎么了?”

听到声音,苏静云轻哼了一声,对王跃峰说:“我们走吧。”

王跃峰明察秋毫,但见冯硕那气势凛然的样子以及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眼神便有所察觉了。于是礼貌的点了点头,正打算与苏静云一道离去。谁知那人却快了他一步,越过他,猛的攥住苏静云的胳膊。

苏静云顿时大怒:“你放开我!”

“如果你想在这里丢脸的话尽管叫吧。”冯硕在她耳边威胁。

苏静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然后哈的笑了一声:“好啊,谁怕丢脸啊。”反正她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下次到这里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倒是他,看样子应该是常客吧,既然如此,到底是谁怕啊。

她的样子惹毛了冯硕,才想质问,后面就传来了两道声音。看着王跃峰和那女孩一起走过来,苏静云顿觉自己的失礼,不由得停止了挣扎,只是心里有气,难免没有好脸色。

“放手!”

到来的两个人一惊一饶有兴味的看着这场变故。

“冯总,这是?”年轻女孩打量了苏静云一眼,瞧她那样子,似乎被自己颇有信心。

苏静云更来气,身体微微往前一侧,一只脚,若无其事的踩了上去。

冯硕吃疼,面部有些扭曲,攀过手去从背后把她拦腰搂入怀内,再次轻声警告她:“你再不老实别怪我回去不客气了。”

苏静云眉头紧锁,大力的挣扎着。

王跃峰插话道:“这位先生,可不可以你先放手?”

冯硕停止与苏静云的较劲,抬头,看着他的脸,最后又看向他的手,就是那只手曾经碰过她。

王跃峰感到他恨不得凌迟他的目光,悻悻然的将自己的手伸进了裤袋里,这可真是一个醋劲十足的男人啊。想着,又微笑了起来。从裤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到他的跟前:“你好,我是王跃峰,这是我的名片。”

冯硕哼了一声,没有接。

苏静云出于礼貌,接了。

看着他们之间怪异的举动,王跃峰也没介意。

冯硕简单的看了看苏静云手上的名片,金峰律师事务所。

原来是律师!

“他是冯硕,”苏静云不无尴尬的开口。

后面的女孩受了冷落,对苏静云的态度不慎友好:“冯总,她是谁啊,你们……”

“我太太。”

“陌生人。”

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差点没气死冯硕。

“苏静云——”

苏静云别过头,没理他。

王跃峰失笑:“静云,那是我名片,如果你有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一定帮你争取最优厚的赡养费。”

“啊。”苏静云惊讶的叫出了声。

冯硕气的差点吹胡子瞪眼,硬邦邦的说:“不需要!”

“是吗,”王跃峰存心火上浇油,“那可不一定,静云明显不想跟你在一起,如果你再这样蛮横无理,强制霸道,她可以像法院申请离婚!”

这个……问题似乎大了点。苏静云也听得一愣一愣的。

冯硕的面终于挂不住了,冷笑了一声:“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然后对那女孩说,“小施,你自己回去吧。”

“跟我来!”这句是跟苏静云说的。

说完便拽着她的手大步离开。

苏静云没辙,又挣脱不开,只好跟着他走。

王跃峰挂着莞尔的笑容。原来连苏静云都结婚了——

“你干什么啊,快点放手!”一出兰桂坊,苏静云就爆发了,“你太没礼貌了。”

“礼貌?!”冯硕只感觉心中有一把无名火烧的极旺,“你还好意思跟我说礼貌?”

“当然,我为什么不能说。”她扭曲着脸看着自己的手腕,他的手劲真是大的吓人。

冯硕愣了几下,点头:“好,那你背着我跟其他的男人一起出来又是为了哪门子礼貌!”

“你还不是背着我跟其他女人一起出来鬼混了。”苏静云气咻咻的,新仇旧恨涌上来,无法克制自己的嘴巴,“你不是说要去出差吗?你不是说周六才回来吗?怎么,你现在是出去了又回来了还是压根就没走,骗我在这里厮混!”她质问的声音一串串的,噼里啪啦冒出来,冯硕倒还真被震住了。

形势大反攻。

苏静云有足够的理由生气。她垫起脚,瞪着他。

冯硕的表情明显瞠目结舌,再一次见识了苏静云的彪悍!

“我……临时有事……”

“哈,临时有事,多好的借口啊。”苏静云就此点头,“我也是临时有事不行吗?”

“那你干嘛哭,他干嘛……摸你……”冯硕的声音明显弱了下去。

两个人的相处就是这样,一方弱了一方便会强势。

对于苏静云来说,这是一个绝好的反攻机会,只是被冯硕一说,她也难免岔了气,又好气又好笑的问:“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哭了?还有你哪个眼睛看到他……摸我了?”

冯硕见她的脸色,似乎真的没有哭过的迹象,有些迟疑的说:“就是他拍你背啊。”

苏静云被一噎也回想了一下,那不就是她被豆腐呛着然后他好心的帮他顺顺气?她双目圆睁:“原来你早就发现我了。”

冯硕没否认,意思就是了。

苏静云怒不可遏,不想再跟他说了。立刻转身。

“你去哪里?”他又追上来。

“不关你事。”她的态度明显强硬。

冯硕立刻跟上去,从旁敲击:“那那个王律师跟你是什么关系?”

“你跟那女孩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

“我跟她第一次见面!”

苏静云的脚步一顿,像是在揣度她的话:“我跟他也是第一次见面!”

“不可能!你们明明就是认识的!”还静云呢,叫的那么亲热。

“那又怎么样。”明明是他欺骗她在先的,现在竟然还可以理直气壮的来质问她,真当她苏静云是病猫?

“你别忘了你已经结婚了!”冯硕恨恨的说。

“结婚?”苏静云伸出自己空荡荡的五指,“你看我像是结婚的样子吗?还是你希望我随身携带着结婚本!”

“你……”

“怎样——”

后面有汽车的喇叭声传过来。冯硕和苏静云同时回头,就见一辆黑色的宝马缓缓摇下车窗,接着王跃峰探出头来:“静云,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苏静云本想拒绝,不过不想看到冯硕,就一口答应:“好啊。”

然后甩开冯硕朝他走去。

冯硕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不相信这女人就这么走了。

王跃峰轻笑了一声。摇起车窗。

但是苏静云刚坐进去想关车门的时候,另一个人却突然挤了进来。

苏静云惊愕的看着冯硕若无其事的坐在他身边的位置上,有些晕眩:“你,你干吗啊……”

“回家。我想王律师应该不介意吧。”

王跃峰耸耸肩:“当然不介意。”

我介意。苏静云拉长了脸,往旁边挪了挪。

冯硕不理她,反倒是跟王跃峰有一搭没一搭的套话。

王跃峰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看似优雅的谈吐下免不了一番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

苏静云听着却插不进嘴。倒是他们两个,差不多把对方的底给摸清了。

“看样子,你跟我太太很早就认识了啊。”冯硕荣辱不惊的轻问道。

王跃峰从后视镜看了苏静云一眼,她正趴头看窗外景色,于是非常好心的说:“我们是大学校友。”

车子驶下天桥,汇入车流,苏静云摇下了车窗,冷风灌进来,却将外面的景色看的更加清楚。马路的旁边,有一条江河缓缓穿过整座城市,此时夜色下天幕低垂,与磅礴江面两相呼应,路边装饰着七彩虹灯的建筑一幢紧挨一幢,而将对面茂密树丛里透出晶莹绿光,两岸景致尽皆倒映于水,从车内看去,微浪打过的江面如琉璃倾融,斑斓色波层层叠叠,变幻万千。

看着这样的景色,苏静云的心奇异的安静了下来。

感觉人和事的奇妙在这个大千世界中是何其的渺小。只是他们接下来的对话让她的心又吊了起来。

“这么说你也应该收到周六的聚会邀请函了?”

王跃峰啊了一声,摇头:“我跟静云不是一个专业。”

苏静云已经回神,眼神如刀子一般切割着冯硕,果然是小人!早上肯定是偷看了那邀请函才这么小人行径。

哼。

冯硕倒是镇定的很,丝毫没有被抓包的不适,一派怡然自得。

只是他的手机响了。

“喂,严朗,”他说,“明天再走吧,我今晚走不了。”

“对,明天来苏静云那里接我。”

苏静云听着,好像,真的要去出差。

按照苏静云给的地址,王跃峰将车停下,苏静云道了声谢。冯硕终于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冯硕。”

王跃峰看了看,笑着说:“有需要给我找我为你们服务。”

冯硕如鲠在喉,差点打他一拳:“放心,用不着你。”

“那可说不定,对吧,静云。”

苏静云笑一声:“那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冯硕铁青了脸。

苏静云率先往里走去。

他又跟上去。

“你不是要去出差吗,那就赶紧去,来我这里干嘛。”

“你周六真的打算去?”他心中不快的问道。

“嗯?”苏静云狐疑的看着他,“有什么问题吗?”

“那又不是你的同学会,你去干什么啊。”

他还真说到点子上了。可是,“这管你什么事情啊。”

“怎么不关我事情啊。”冯硕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不是一个人?”她转身,“所以呢?”

“所以你应该恪守妇道——”

苏静云翻了翻白眼。与他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她还得跟吴娉婷报道今晚的情况呢。

正巧,电话就来了。

苏静云率先收回自己的目光,跑去接电话。

“怎么样,怎么样,静云。”吴娉婷紧张的问,“你帮我打发他了吗?”

苏静云抿了抿嘴,小心的说:“好像,没。”

“没有?”吴娉婷不觉提高了音量,“他不是看上你了吧。”她的声音大的一边的冯硕也听得清楚。

苏静云嘴角抽搐的骂道:“你胡说什么啊,人家看的是你。”从来都是,一直都是。只是这个傻丫头不知道而已。

“怎么可能,他又没见过我。”

“他见过你的。”苏静云说,“他叫,王跃峰,你有印象吗?”

吴娉婷老实的摇头:“没有。我不认识这个人。”叼投来亡。

苏静云就知道,她肯定把人家忘了。

“是当年那个给你写情书的男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