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思妻如狂 > 第51章

第51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苏静云不觉攥紧了手心,很艰难的咳嗽了一声,才慢悠悠的鼓起勇气转身。

虽然这一刻迟早要来的,她也早有准备,因此。惊吓过后她还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是错就要认嘛。没啥,小女子也是能屈能伸的,她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最成熟的微笑,鞠了个十九度的躬:“对不起!”

她已经在门外听他说了个大概,虽然还没有从辛阳那么得到证实,但她就是相信了他的话。他是好心拉他一把,才会演变成这样的。尽管最后是辛阳救了他,但是自己还是乱发脾气错怪了好人。

只是那样的情况下她眼拙也不是没道理的。只怪自己眼力不够好吧。

冯硕从鼻子里哼了声,又道了声:“过来!”

她有些闻风丧胆,吓了吓,犹豫了一会儿,不敢过去。

两个人面对面的杵着,再无一句可说的话,简直就像是生死对决,苏静云到底有些心虚和紧张,脑门竟然冒出了一滴冷汗。

见她不为所动,冯硕眼里有阴鸷在堆积,口气里听不出半点好的迹象来,倒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你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吗?”

苏静云被他瞧得胆战心惊。

冯硕嗓音低沉。语气严苛,简直就当她是罪无可赦:“我还没死呢,给我鞠躬干嘛?”这女人的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苏静云破天荒的没有被他咄咄逼人的气势震住,反驳道:“你这个人还喜欢诅咒自己吗?我向你鞠躬那是我在向你道歉,你非得把他扭曲了理解是不是?”她理直气壮的出言不逊。其实是包含了对他的关心。

不过。冯硕抬起自己的手,在她面前溜了一圈。重新打了石膏换了夹板特别的刺目。

苏静云的眼珠子跟着他的手转,最后又落在一点,随着他的停下而停下,不由的心虚。

“这个,也不是我把你弄成这样的啊……”是谁让你们这么无聊这么大人了还打架啊。她在心底怯懦着,到底没敢当面说出口。

虽然她的声音低的像蚊子,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他气恼不已,他们是为了谁才搞成这样的?“我,我是活该倒霉。自讨没趣,没事跟人家打什么架啊,自己的老婆愿意出去就出去呗,我是活该进医院来的。”他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吼声差点将苏静云卑微的扫进尘埃里。

苏静云在他声色俱厉的呵斥下已经被强烈的负罪感包围,他的反应,早就她的预料之中。挨骂也是应该的,毕竟是她有错在先。

可,这并不代表她错了啊。那样的情况下,他还清醒着,而他已然昏迷,她只是本能的破口而出。

然而,这样的本能,却让她有些心惊。再也无法理直气壮的面对冯硕。

她的沉默,让冯硕顿时觉得一口气憋在那里,难受极了。

她的选择无疑是表明了她的内心深处的想法。人在危急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才是她最想要的。

他跟辛阳两个人同时落水,她选择了他。

一般的女孩都喜欢问男孩,我和你妈妈同时落水,你会选择谁。

男孩肯定会说,先救妈妈。女孩会生气。然后他又会补充一句,但是我会跟你一起死。

可惜现实没有这么浪漫,冯硕的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

自己的一放手,就真的抓不住她了吗?

他变幻莫测的表情,令苏静云感到一阵心慌。

说到底,都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没有根基——一场协议到头便要各奔东西,这才是他们之间的问题所在。

面对他咄咄逼人的质询,苏静云终于抬起头来,却是神色平静:“冯硕,我很抱歉当时我那么激动,没有考虑后果便做错了事,但是那绝对不是我不关心你,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什么?”冯硕只觉得胸口憋得慌,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她一直都是淡淡的,没有太大的太浓烈的感情起伏,似乎什么事情都进不了她的心,随遇而安。这样的态度就像是一层防护罩,看似靠近了,其实根本无法走近,每次一走近,便将他软软的打回来.

他忍了再忍,还是没能忍下下面的那句话:“只是因为,你还在等着辛阳回头,然后好旧情复燃,是不是?”

苏静云乌溜溜的眼珠子顿时放大,瞪在他脸上,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血色迅速褪去,竭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冷然的拿起一边的食物往他面前一推,就要转身离开。

冯硕话刚出口便已经后悔。

可是她的反应大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手上刚一空,身体就被冯硕拽进了怀里,他灼热的气息带着一点儿不讲理的霸道迫切的笼罩下来,苏静云冷漠的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她身上总有一股特别的淡淡的清香,让他不忍放手,总想拥着她……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发现自己不能对她视若无睹。

“放手。”她垂着眼,盯着地面,好像那里有几百万似的目不转睛。

“抬起头看着我。”冯硕原本就生气,现在她的生气并没有让他因为说错话而有丝毫的好转,只是更加的阴霾。

她没有动,还是重复着原来的那句话,但是语气却客气了不少:“麻烦你放开我,谢谢。”

生疏的让他不习惯。

“苏静云,”冯硕拧着眉头,一向巧舌如簧的嘴竟有些词穷,“我们扯平了行不行?”

到底还是让了步。明知道感情不稳,就不能再意气用事,他现在把她推开,只是将她推向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而已,没什么好处。

苏静云执拗的低着头,但是他都低声下气了,她再拿着乔也有些说不过去,于是叹了一口气,动手将里面的纸盒放出来放在他的面前:“吃吧。”但是过程中却是没有看他一眼。

“看着我。”他没有接勺子,而是用左手抬起了她的下巴。

她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不偏不倚的望进了他的眼底。

深褐色的眸子一动一动,就像一汪深潭,有无形的吸附力。

她的抗拒渐渐淡了下来,冯硕强压着心头的怒火,摸着她的脸庞说:“我也为刚才的话道歉,我们扯平了,可以吗?”

“这种事情可以这样扯平吗?你以为是你们打架吗?我打你一拳你还我一拳就算是扯平了。”任由他捧着她的脸,她的语气里已经开始有了软化的迹象。

冯硕松了一口气,不无心安的说:“那你要怎么样才觉得扯平?我是骂你一顿你再还我一句才算吗?”他试探性的建议着。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原本的苍白已经淡下去,红晕慢慢浮上来,冯硕就这样看着她。

苏静云被他盯的不习惯,感觉手脚都没有地方放,急忙低头说:“快点吃东西吧,吃完了我还要去上班呢。”

“你就把我一个人仍在这里然后去上班?”冯硕没有接她的勺子,眼神充满了控诉。

“嗯,不然呢,”苏静云道,“我都休息两天了,酒店都要忙疯了,而且你……也没什么事情了嘛。”说这话难免心虚,只是她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徐茵快把她的电话打爆了。

冯硕不依,靠在床头没有说话。

“喂,”苏静云嚷嚷着,催促道,“你倒是快点吃啊。”

他就是不吃。

“你再不吃那我走了啊。”苏静云一咬牙,狠心道。

冯硕的面部抽了抽,道:“既然这样我要你喂我。”

“你又不是断手断脚……”声音戛然而止。人家的确是断手了。

她理屈词穷,看了看时间,便咬唇应允了。

恨恨的端起盒子拿起勺子,气呼呼道:“张嘴。”

冯硕配合的张了嘴。望着她因为恼人而更加红晕的脸,有淡淡的喜悦。

静云的注意力在冯硕的嘴与碗之间用勺子做着来回的机械运动。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下颌上冒出了新长的青色胡渣,平添了几分男人的阳刚,不觉一阵心跳加快。

这样的念头一冒出来,便是浑身一个燥热,然后手一抖,原本就软软的勺子便不听话的晃荡了一下,上面的粥洒了出来,正好落在冯硕的心口上。

她急忙拿了纸巾替他擦拭,手指的温暖碰在他的,指尖也有了暖意,冯硕按住了她的手,正好贴在他的心口上,苏静云能感觉到指尖下面传来的强有力的心脏跳动,噗通噗通——她傻愣愣的,转不过弯子来。

他稍稍一用力,她的身体便往前倾倒,她弯下腰,他便吻了上去。

她的一手撑在床上,一手还放在她的心口上。

他刚喝过粥,唇齿之间带着甜甜的味道,借着炙热的呼吸传递过来,苏静云再次尝到了痉挛的味道。

只是这次不同于腿抽筋的痉挛,而是,心抽筋了……

“总监——”门毫无预兆的被推开,严朗一脸着急的出现在门口。

听到开门的声音,苏静云以最快的速度推开了他,赧然的发出“啊——”的一声低呼,惊慌失措间,用了蛮力推开他,欲往门外仓皇逃窜,谁知那一推刚好推在他已经雪上加霜的胳膊上,没有堤防的冯硕便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纪。

发出一声惨叫。

严朗也忍不住闭了闭眼睛,身体往后缩了缩。无限同情的看着他。

苏静云离去的脚步又折回来,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样啊……”

冯硕的哀嚎了两声,见严朗焦急,便止了叫,咧着嘴对她说:“我没事了,你去上班吧。”

“真的没事了?”她的担忧显然意见。

“嗯,如果你担心就安慰我一下吧。”冯硕突发奇想的说。

“怎么安慰?”

冯硕指了指自己的脸皮。无比的厚颜无耻。

苏静云一愣,血液涌上心头。严朗在门外吃吃的笑着。

她一恼,伸出食指在他脸上用力一指,再不做停留的飞快离去。

经过门口的时候,还不小心绊了一下。

严朗好心的扶了她一把,脸上有调侃的笑意。

她羞愧的恨不得将头藏到咯吱窝里去!——

笑意,在见到病房里的人时,陡然凝固了。苏静云放下嘴角。

吴娉婷正扶着他坐起来,见苏静云进来,便微笑道:“静云,你回来了啊。”她是为了壁面她尴尬,才留在这里的。

苏静云心存感激,对他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但还是关心道:“辛阳,你觉得怎么样?”

他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阳光从东方高高升起,将纤尘不染的病房照的干净独白,他坐在床头,神情安然,只是眼底闪过渴望。

她动手将早已冷却的粥放到他的面前,说:“喝点吧。”

递给他勺子的时候他们的手指不可避免的触碰了一下,只是她淡定的收了回来,仿佛毫无知觉。

辛阳笑了一声,说了声:“谢谢。”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早餐了。

许多年之前,她总喜欢拿着自己喜欢吃,但吃不完的,放到他的面前,强烈的要求他吃完。

往事成殇,空留一身孑然。

他抬起头问:“冯硕没事吧?”

苏静云摇了摇头:“没事了,他已经醒了,还有,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救了他。”苏静云真心实意的道谢。

“你代他向我道谢?”

她嗯了一声。他紧锁住她的容颜,无法喘息。

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吴娉婷轻咳了一声,给她打了个眼色,问:“静云,我到点去上班了,你是不是也应该走?”

苏静云啊了一声,抓起手机看时间,的确,要迟到了。

她刚想跟辛阳说再见,辛阳却开口说:“静云,借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可以吗?”

苏静云愣了一下,他又解释道:“我的手机掉到水里浸坏了。”

她再次感到抱歉,并飞快的递出了她的手机。

这次苏静云刻意将手机捏的极低,所以没有任何的碰到。她心安的对吴娉婷说:“娉婷,我们出去等一下吧。”

吴娉婷点点头,与她一道出了门——

门外,苏静云道歉说:“对不起,娉婷,浪费你一晚上的时间。”她似乎跟每个人都在说对不起,但是,是谁又对不起了她?

吴娉婷低骂道:“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眼中有欣慰,“你现在想通了吧。”

“嗯?”她不知她所说何事。

“想通谁才是那个可以给你幸福的人啊。”吴娉婷看着她道,“你代冯硕跟他道谢,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吗?”

苏静云愣怔,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所隐含的意思。

正想着,里面便传来了辛阳的声音。

他已经下床,拿着手机还给苏静云。

苏静云看着他说:“你怎么起来了?”

他转了转自己的身体,又抬了抬腿,表示道:“我身体没事了,但是还有其他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所以我马上去办理出院手续,谢谢你了,静云。”

苏静云尴尬的笑了笑,哦了一声:“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先去上班了。”

他也笑了笑,笑容几多包含——

学校跟酒店是两个方向,吴娉婷跟她道了别便钻进一辆计程车上班去了。

她也打算拦一辆。可是上班高峰期,一辆之后半小时不来一辆也是正常的。

所以当严朗开车出来的时候,她还傻楞的站在那里。

身后有汽车的喇叭声,苏静云回头便见冯硕摇下了车窗对她喊道:“上车。”

她吃了一惊,满目愕然:“冯硕,你怎么出院了?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吗?你上次也是自己偷偷摸摸出院,你就非得让人着急吗?”苏静云一股脑的将话说出口。

冯硕愣愣的看着她。

后面有车子要出来,冯硕打开车门,叫道:“快点上车。”

她无法,跟着钻进了车里。

冯硕的膝盖上摊着大把的文件,白花花的纸占了他身边的大半位置,她拧了一下眉头,想坐前面,谁知他却往旁边一推,让她坐进来。

冯硕单手翻阅着手上的资料。没有理会苏静云。

严朗自动将车开往了她酒店的方向。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发作:“冯硕,你怎么可以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严朗,你怎么能让他出院?”

严朗抱歉的看着她,却没有解释。

苏静云拿起手边的纸张看了看,都是一些设计图,全部大同小异,极富立体感的线条她还是有些熟悉的,毕竟当初在那边呆了几年不是白呆的。所以她最后还是看出了这是修改的设计图。

她的喃喃自语还是颇引起他注意的问:“你看得懂这些?”

她点头又摇头:“一点点而已。”

“是嘛。”他不无好奇的说,“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他的话无非就是调侃她的意思,苏静云哼了一声将设计图还给了他,摆明瞧不起人嘛。

“我隐藏的天赋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她撇嘴,将头靠在车窗上闭目养神。

折腾了一晚上,实在是够呛。

“比如呢。”冯硕的嘴角有淡淡的笑意。

她闭着眼,没有说话,只是胡乱的应了几声。

“比如生孩子对不对?”他恶作剧一般的在她耳畔说。

她的头倏的从车窗上滑下,用力一点,冯硕哑然失笑。

回答的还挺用力。

严朗也跟着笑,在冯硕的瞪视下赶紧闭紧嘴巴。

冯硕将她的头缓缓托到车子后座上,放正。

然后冷峻的面容望着那些设计图出神——

“苏静云,你的口水脏死了。”一道男性的抱怨声在她的耳畔响起,苏静云迷糊的睁开眼。

就在冯硕嫌恶的别开头,对她说:“到了,快下车。”

“噢。”原来她在车上睡着了。

“等等,快把口水擦了。”冯硕递给她一张纸巾,苏静云呆呆的接过猛地醒过来,快速的一擦自己的嘴角。

冯硕轻笑了一声:“不用遮了,再丑的样子我都见过了。”

“那你干嘛不叫醒我啊。”她嗔怪着。

“我叫你了,你没反应而已。”冯硕抬起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你再不走就等着回家喝西北风吧。”

苏静云如兔子一般跳下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内跑去。

冯硕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潜力无限。

严朗观察着冯硕的表情,心下了然,不着痕迹的抿了一下嘴。

冯硕斜睨他道:“看什么,还不快走?约了那边的人几点?”

“十点。”严朗说。

“那去吧。”冯硕收好那一堆图纸,塞进一个卷轴,往建筑公司而去——

苏静云忙活了一早上,累的气喘如牛,再加上昨夜一夜未睡,神情憔悴。

好不容易才可以喝口水,喘口气,徐茵瞠目结舌的瞪着她的脸,拉着她的手问道:“云姐,你不是才刚去度假吗,怎么又这么累?”

苏静云苦不堪言,这些事情又不能跟她说,只好打了个哈哈算作掩饰。

徐茵上下打量她,原本疑惑的眼神顿时豁然开朗两眼放光,苏静云有种你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顿时吓得想撤退。

她却不放过她,一把勾住她的胳膊,小声嘻嘻道:“云姐,老实说,你们是不是……玩得太激烈了?”

那眼神那语气,分明于那对邪恶的小夫妻毫无二致。苏静云即刻脸红如番茄,锤了她一拳:“小丫头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原本只是一个猜测,谁知苏静云却是这表情,更加坚信了徐茵的猜测,笑着抗议:“云姐,我都没说什么太激烈呢,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嘛。”

苏静云作势要捶打她,两人笑作一团。

丁海霞正好进来,看到她们调笑不免数落几句:“哟,大伙都忙死了,你们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打闹呢。”

那尖酸刻薄的语气让徐茵作呕,顺势就要反击回去。还好苏静云拦的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这个闲工夫还不然干活去。

徐茵只哼了一声:“谁干活谁偷懒谁心里有数。”

丁海霞顿时来气了,瞪着她道:“你说谁呢。”

“说谁也不是说你。”徐茵闲闲的回道。

“好了,徐茵,还不快点去干活。”苏静云推了推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抽屉,赫然入目那鲜亮的邀请函。

上一次没有功夫还给他。

伸手拿出来,顿了顿还是摊开一看,下面签署的日期……

时间以流年的速度进入十二月,苏静云蹙了蹙眉,复又放下。

陈华秋召集他们去开会,苏静云匆匆应了声,与所有人一道去会议室。

真正忙碌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接踵而至的客人,应接不暇的接待,不甚其烦的纠纷,所有最苦最累的事情都将是这样赔着笑脸最后却有可能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苏静云听着陈华秋的安排,咧了咧嘴,好忙——

冯硕来到建设公司,却被前台小姐告知总经理已经出去,让他等一下。

他不由的拧起了眉心。

严朗也着急道:“我们不是约好十点钟了吗?”

前台小姐摇头说:“总经理有急事,不得不去处理,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严朗被她不卑不亢的语气噎了一下,这总经理摆明了就是为了给他们来个下马威,好挫挫他们的锐气。

冯硕也知道,只是时间不等人,他开口问了句:“那你们总经理有没有说何时回来?”

前台小姐又摇了摇头。

冯硕遂退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严朗气愤的说:“摆明了欺负人。”

冯硕看他一眼,嗤笑一声,然后安抚他说:“严朗,这件事情是我们有错在先,人家拿我们为难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们又不是故意爽约的,那也太小气了一点。”只是这句话轻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冯硕说:“抱怨没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问题比较实际。”

严朗也在他的身边坐下来,报告着这几天的进展。

时间在等待中流逝。

最后等来的却不是总经理,而是业务科的科长。

冯硕的不满压在心底,站起来与他握手寒暄。

无奈伤了右手,只好左右取而代之,倒是这董科长并不在意,还不甚关心的道:“冯总这是怎么伤的?”

他一言以蔽之,带过了话题。

董科长微胖,身材有些发福,不过还是能看出几分样子来。他在前头带路说:“冯总不介意的话还是到我办公室来谈吧,总经理刚打电话回来有事情不能赶回来了,让我接待一下,有什么问题跟我谈也是一样的。”

他们已经整整等了一个半小时,再过半小时就要下班了,冯硕在心底冷笑一声——

谈判进行的并不顺利。

半个小时下来,毫无进展。

董科长的意思是要他们监理公司负责调整七星大道的设计与施工,工期不能延误,这几天落下的要补上来。

冯硕的意思是能不能有建设方出面打个招呼或者适当的在理念上做些改变。因为他仔细研究过设计图,确实太过华而不实。

自然是没有结果的。

双方都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世界上哪有那么完美又便宜的事情呢。

十二点了。

董科长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喝了一口茶,朗笑道:“冯总,不是我不愿意让步啊,而是那设计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冯硕也笑了,老奸巨猾的耍官腔,一直是他们惯用的把戏。所谓利益越大风险也越大,建筑这行业近年来水涨船高,里面所牵涉的人和事情也越来越多,一方利益得不到满足,他就有可能给你出乱子。

于是他站起来说:“既然这样,不如我请董科长去吃个饭,我们边吃边聊?”

“这个……”董科长显然有些为难。

冯硕再接再厉道:“事情总得解决不是,希望我们能商量出一个满意的结果来。”

换掉一个监理公司并不难,损失也会小很多,所以冯硕得抓紧时间。

董科长终于还是勉为其难的点头了。

虽然知道他是故意拿乔,不过冯硕还是赔着笑脸。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跟苏静云的工作何其相似。

生存啊,多少不容易——

严朗已经率先订好了位置,所以他们过去的时候很顺利。

在一个包厢里,酒倒是喝了不少,这董科长就是不肯松口,冯硕有些着急,却只能应酬着。

又一轮酒下来,他觉得有些微醺了。

怕自己真的出事,他便借口说:“董科长,我去上个洗手间,你在这里坐一下。”

“好,没问题。”董科长倒是老酒鬼,大白天的那么多酒下肚风采依旧啊。

冯硕给严朗打了个颜色,让他招呼着,便径直出了包厢。

包厢内的灯光昏暗,一出来外面,顿时有种刺目的感觉。用手挡了挡,然后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走过另一个包厢的时候,门有些虚掩,冯硕只是不经意的一瞥,没想到竟看到辛阳坐在里面,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可他确信自己不会认错。

偷窥是可耻的。但是这样的机缘巧合,也不是他妄作小人。脚步微微转了个角度,便看清了坐在他对面的人,张局的秘书,萧晴。

建筑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彼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尤其是像张局那样举足轻重的人,他身边的秘书自然也是不可小觑的。

冯硕敛了眉目,不再停留的离去——

包厢内,辛阳放下筷子,看着面目精致如画的萧晴,暗影的光圈照在她的脸上,有些飘渺。

萧晴笑着说:“怎么,你也意外我会找你?”

他摇摇头,表示并没有多少的惊讶。

“当年,我还欠了你一句谢谢,和对不起。”辛阳语气诚恳的说。

“谢谢?谢我当了人家的第三者帮你逼退了苏静云?”她似乎坦然自若的说着,倒是辛阳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对不起?对不起我利用完我又立刻耍了我?”

往事历历在目,年轻的心总是激荡而不安分的,因为那些过往的爱恨情仇而变得任性爱较真。

辛阳没有接她的话,垂了眼,气氛有些僵。

萧晴自顾自的接下去说:“我找你出来,不是为了跟你说这些的。”

辛阳静等她的话。

萧晴耸耸肩:“我知道这个周六你们有个同学聚会。”她一瞬不瞬的看着辛阳。

那描了金色眼影的眼有些晃人。

“嗯。”辛阳并没有否认,只是不知道她意欲为何。

“如果我想当你的女伴让你带我出席,你会答应吗?”她平静的说出了她的要求。

辛阳显得有些惊诧。怔愣的看着她。

萧晴说:“很意外吗?”

是有点吧。

他不懂,她为何要出席他们的同学聚会。

她说:“也没什么,大家都是读建筑出身的,这h市也就那么大,分布在各条建筑线上的人大都都是我们的师哥师姐,何况我现在这个身份,多出去认识几个人没有坏处不是吗?”

她说的合情合理,可是,不都是人家巴结着去认识她,她有必要去认识人?

辛阳不是傻子,岂能看不透这其中关系。

“好吧,我承认我有私心。”萧晴道,“你都觉得对不起我,我怎么可能觉得你对得起我呢?那么你是不是弥补我一下?”

她的心思绝不会那么单纯,至于到底是为什么,辛阳也心知一二——

冯硕刚从洗手间出来就遇上了辛阳。

他正打算进去,两人差点撞上。

冯硕挂着玩味的笑容说:“辛大设计师,真是太巧了,走到这里都会遇上你,我都快怀疑你跟踪我了。”

辛阳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状似微笑说:“我也这么觉得。”

一时间,火光漫天。

如果目光是武器,他们早已被对方万箭穿心。

冯硕轻哼了一声,留下一句:“祝你们吃的高兴。”

辛阳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

冯硕的谈判终于是拿下来了,但是结果不甚理想。

要他出面摆平设计院与施工院。在不改变原本设计理念的情况下,让设计院签字,同意方案的变更,最后由施工单位出具技术核定单,以实际情况操作。

设计院都是一帮恃才傲物自视甚高的家伙,当初图纸拿出来的时候不是没有提过,奈何请他们更改说白了就是求着他们了。

而且修改图纸根本不可能,费用太过庞大。

一时间,头疼不已。

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

冯硕头疼的很。

严朗扶着他说:“总监,先在车上休息一下吧。”

冯硕没有意见。

饭菜吃的不多,光顾着喝酒了,胃里搅的有些难受。

车内狭窄的空间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严朗见他身体不舒服,不由的担心道:“总监,要不下午就不去设计院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冯硕闭着眼,沉沉说:“工程还能等吗?”

严朗默然,的确是不能等了。

“好了,让我先休息一下吧。”冯硕缓缓道,“尽早把事情解决了也好安心。”

更换监理公司比图纸变更容易多了。

这狗日的麻烦事。

冯硕的脑袋像长了杂草,原本就没有复原的身体只感觉浑身都在叫嚣——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苏静云却还像个陀螺似的旋转着。

等她忙完了想下班的时候才惊觉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兢兢业业如她们,再也找不出比她们更加勤快的小蜜蜂了。

随意的抓起电话一看。

……十个未接电话?!她没有眼花,真的是十个。

看了看时间都是从她下班开始打得。

几乎是三分钟一个,是恨不得将她电脑打爆吗?

不过看样子似乎很着急。她刚想给他回拨过去,谁知徐茵却咋咋呼呼的从外面冲进来,嘴里还不停的叫着:“云姐,云姐。”

苏静云愕然的抬起头看着她惊慌失措又两眼放光的表情,顿时有些恶寒。

每次她一露出这样的表情,就表示……

“云姐,快点,快点。”徐茵二话不说抓起她的手。

“你干什么啊,慢点。”苏静云阻止她。

徐茵没有理会她,一直催促着他:“走快点。”

“又出什么大事了”但愿不是她想的。

“你……你老公也接你下班,人马上就到了,我们去欢迎!”徐茵兴奋的仿佛跳进了米缸的老鼠。

苏静云原本快步的脚错了一步,差点没把自己给绊死。

“你说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迎面走来气宇轩昂的男人。

徐茵惊笑了一声,在她错愕的目光下把她往前一推。

苏静云啊了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往前冲去。

冯硕拧眉,表情讶然。

眼瞅着苏静云高举着双臂马上要冲过去,竟伸出脚,绊了她一下——

满堂抽气声。

苏静云哀怨的闭上了眼睛,太悲催了。

谁知就在脸因为重心引力而往下扑去的时候,腰间一紧,整个人瞬时又被捞了上来。

旋转一圈,与冯硕眉目相对,看到了他眼底的阴鸷与嗤笑。

身体一倒。

冯硕一个弓步,竟稳稳的接住了她!

四目相对,望进彼此的眼中。

他的脸沉默而俊朗,即使是一言不发的紧抿着双唇,手上吊着绷带,也依然是成熟而极富魅力的。

结实的大腿弯出一个弓步,撑起原本合身的西裤。

苏静云斜躺着,他的手臂支撑了她大部分的重量。

他的眼,牢牢的吸住了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