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思妻如狂 > 第47章

第47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吴娉婷挽着周向林的手,微笑着对走在前面还一步三回头的吴东招手。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确定他们真的离开了之后,她才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抱歉道:“对不起,周博士。”

周向林宽容的笑了笑:“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

吴娉婷不知说什么才好。她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在这么继续下去,迟早是要出事的。就像刚才,如果不是因为苏静云通风报信再加上周向林刚好在,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风起。带动无边的落寞。周围的喧嚣仿佛都与她无关。只觉天地间唯有她一人。

“吴老师?”周向林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吴娉婷失散的神智立刻回来了,有些干笑着对他说:“周博士,介不介意一起走?”

周向林摇头,大度的指着前面的摊贩说:“没问题,你看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那就谢谢你了。”她又笑了起来,语调轻快的说。

有些事情,不用刻意说明,大家早已心知肚明。

她的脚步有些凌乱,泄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周向林笑了一声,跟上去。

走出小吃街的众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尤其是苏静云,更是惊了一身冷汗。

最高兴的当属吴东:“看样子娉婷的男朋友还不错啊,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想的,竟然还遮遮掩掩的。”

苏静云讪笑着:“东哥,那不是她的男朋友。”虽然知道让他误会下去比较好,可是说了一个谎,就要用千百个谎来圆。这太可怕了。她怕到时候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不是男朋友?”吴东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他对着冯硕说,“你刚才看到他们挽手没有?这样还不叫男女朋友?你别告诉我他们是在相互取暖!”

苏静云的额上留下几道黑线。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没有听娉婷说过啊。也许,也许他们是刚刚发展起来的,感情还不稳定,所以……不敢告诉我们吧。”苏静云飞快的找着借口,手心都沁出了冷汗。双眼闪烁,根本不敢看向吴东。

“咳咳,”冯硕咳嗽了两声。拽着苏静云的手对吴东说,“东哥,时间不早了,你要不也早点回去?”

吴东一听就瞪出了眼珠,抬起手腕上的表给冯硕看看:“现在才几点啊。不如我请你们去唱k?”

“啊,”冯硕有些尴尬的摸摸?子,“这个……”好像是太早了一点。

“阿嚏”苏静云及时的打了个喷嚏。

冯硕立刻关心的问:“你没事吧?难道又感冒了?”

苏静云不着痕迹的顶了他一拳,然后不好意思的对吴东说:“东哥,我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别啊,才几点啊。你们就要回去……”他突然打住话头,眼神暧昧的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最后又转到他们紧紧相握的手上,似有所悟的说,“哦我明白了,行了行了,快点回去吧,新床等着你们去躺呢。”

他说的那么暧昧,苏静云的耳根子都烧了起来,感觉他们手心相贴的地方都灼热了起来,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了,他却不让。

“那东哥你就自己回去吧,我们先走了。”冯硕浅笑着,抓着苏静云的手不放。

吴东挥挥手,示意他们快走。

辛阳一直站在他们不远处,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打趣,心中不可抑止的疼痛。

尤其是他们交握的手,那是冯硕胜利的宣誓。

她终究是挣脱了他的,却没有挣脱他的。

冯硕与辛阳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便带着苏静云离开了。

吴东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了,只是,望着面前灯火璀璨的h大,他的笑容却沉了下来。

在车上的时候与吴娉婷通了一个电话,她说已经安全回家了,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冯硕嗤之以?的说:“你们这样搞下去,迟早要穿帮的,还不如老老实实对他说了。”

苏静云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吴娉婷的事情,顿时又吊了起来:“冯硕,你答应过我的,不会跟东哥乱说的。”

“我可没有说要跟他说。”冯硕注视着前面密集的车流,亮如银河的灯光里,他们却守在这样小小的一方天地里。

苏静云见他神色镇定自若,不像是在说谎,终于安下心来,靠在副驾驶座上。

包里的叮叮咚咚的响起来,她才闭上的眼睛又猛然张开。

是周向林!她瞥了一眼冯硕,打开来。

好久不见了,静云,看样子最近不错。

苏静云笑了一下,回了一句,周大哥,谢谢你。

冯硕看似认真开车,其实她所有的表情都尽收眼底,见她微笑,有些酸酸的说:“谁啊,把你高兴成这样。”

“我哪有高兴啊。”苏静云随意的叫嚷着,“对了,你那张床,自己搞定!”

冯硕一听,立刻抗议:“什么我自己搞定啊。那是买给我们的当然是换了你那张床了。”他理所当然的说。

苏静云沉着脸,干净利落的说:“不可能,我房间就那么大点,容不下那么大的。”

“这个你放心,我测量过才买的,你那房间足够容纳那张床。”她也不想想他是干嘛的,怎么可能买房间容不下的东西呢。

苏静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我就是不想扔了我现在用的,这样好了,要不你自己找个地方住,然后把床搬过去?”

一个紧急刹车,吓得苏静云大惊失色:“你干嘛老是无缘无故停车啊。”

“苏静云,你看着我,看着我,”冯硕晃着头,凑到她的面前。

“你到底想干嘛?”她有些惊慌的扭动着头,身体越来越靠后挨着车门,他悬在她的上方,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苏静云被她看的心慌意乱,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企图推开他迫人的逼视。

他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他隽细而幽深的眼神,似是要质问她什么,苏静云拿手一档,一片冰凉。

冯硕的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苏静云一动,腿上的包便哗啦啦的掉落下来。

她忘了拉拉链了!

嘈杂的窸窣声令她陡然一震。

冯硕也跟着低下头!苏静云瞧着,在心底松了一口气,都是一些日常的用品,没有上次的……

苏菲。

只是当她想弯腰俯身的时候,冯硕却捻起了掉落在他脚边的东西!拿在手中把玩着。

“还给我!”苏静云伸出手,想把东西夺回来。

“这是什么?温泉会所度假券?”他喃喃的念着,来回看着,然后抬头看着她。

苏静云没辙,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是啊,我要去度假用的,你快点还给我。”

“度假?”冯硕眉心微蹙,“你怎么从没说过?”

苏静云撇撇嘴:“这是经理给我的,让我给自己放个假,我还没有确定要不要呢。”

“两张?”冯硕翻弄着那两章招待券。

“嗯。”苏静云点点头,似有若无的看了他一眼。

冯硕又将券还给了她。重新启动车子。

苏静云话到喉头,又咽了下去,默默收拾着自己的包。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小区,进入明亮的大厅,物业就笑着对他们打招呼说:“冯先生,苏小姐,你们回来了啊。”

苏静云看着那张挡住众人去路的席梦思大床,嘴角微微凝滞。无言的看向冯硕。

冯硕笑着对物业说:“真是麻烦你了。”

可是要怎么搬上去?苏静云一看电梯的大小,再看看床的大小,顿时心笑不已。

电梯来了,她率先走进去,然后笑着对冯硕说:“我先上去帮你开门,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哎”冯硕的手差点被电梯夹住,幸亏收回来的及时。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静云消失在电梯里。

“冯先生,这……”物业一脸的为难。

冯硕的脸色也很差!

苏静云没有将门关实,只是不时的张望一下,她已经洗好了澡,吹干了头发,可依然没有冯硕的身影。

不免蹙眉。

那个床应该是可以拆的吧?到时候在自己组装一下……

她随手整理着包里的东西,然后又看到了那两张招待券。

到31号为止。

她蹙眉,穿着拖鞋跑过去看挂历,今天已经19了,这么说只有十天的时间了?

她满心郁闷的捏着那两张票,再算算自己的排班,似乎只有这个周末就要去了,不然就废掉了。

正想着,大门被一脚踹开,冯硕气喘吁吁的抱着一个床头进来,苏静云吓了一大跳,他的身形被挡在后面,直到东西重重的放在地上之后,才累的直不起腰来。

他让开了一下,后面的人源源不断的进来。

苏静云看的目瞪口呆。床的确被肢解了。

被人七零八落的拿进来!

关键是那些人是哪里来的?苏静云看着有些眼熟,又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有没有见过,直到对门的小青年出现在最后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住在这座楼里的用户吗?

只见冯硕擦了擦手上的汗,一一对他们表示感谢。

来的人放下东西就走了,苏静云还想让他们喝杯茶的,结果他们都摇头摆手。

最后一个小青年把手汗一擦,对冯硕摇头。表示不握手了。苏静云刚好倒了几杯水出来,立刻递上去一杯:“谢谢你了,喝杯水吧。”

他也真没客气,接了,一仰头便喝了,然后就转头对冯硕说:“哥们,这床买的好,晚上睡得舒服,第二天才有力气干活啊。”说完便哈哈大笑几声,然后告辞了。

苏静云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尴尬的无法自处。

她又想起了那一次在电梯口遇到他们小夫妻说的那些暧昧的话,暧昧的眼神……

“咳咳,”她看着被分解的摊了一地的零部件,转着眼球看着他,“冯硕,这个……你打算怎么办?”那些东西,占据了她全部小小的客厅里,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冯硕叉着腰,站在里面,感觉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

他用力的抓了抓后脑勺,跑到苏静云的房间去目测了一下,然后又跑回来。

苏静云一看就急了:“喂,冯硕,你可别乱来啊,我不换床,我认床,不然我睡不着。”她的身体挡在房门口,誓死捍卫自己的房间。

冯硕也不恼,抱胸望着她:“那请你告诉我这里还有哪个地方放得下?”

“那是你买的啊,当然你自己想办法,我刚才也说了,要不你也租个房子?”她歪着头看着他,似乎想打个商量。

“你真当以为我钱很多吗?租房子?去哪里租?”冯硕冷笑一声,“你想要住新房子的话我可以买一套给你。”

好大的手笔啊。他也不想想现在的房价有多高,她这个小套房还是她省吃俭用才租下来的,他说买就买啊。还真是有钱了。

但是苏静云很快就想明白了:“做你们那一行的,买房子是不是可以优惠啊。”

她的表情,看起来很好奇。

“你想知道?”冯硕与她面对面站着。长长的头发随着她的肩头披下来,整张脸在灯光的照耀下很柔和。眼眸闪着狡黠的光芒,看起来聪慧而充满灵气。

她点了点头。

“你想买房了?”冯硕猜测着,“如果你只是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是的。”

苏静云哦了一声,然后笑着摇头:“既然这样,那你去买一套吧,顺便把你的大床搬进去。”随你以后想怎么睡得怎么睡得,总之,不能动她的房间!

她将双手护在胸前,打了个叉叉,意思显而易见。

“那你明天也不用出去了。”冯硕诡笑着指了指那堆挡住了门的东西,他正好,将其中一个挪动了一下位置,然后挡住了大门。

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有张良计,我有登云梯。谁怕谁啊。

苏静云顺着他的手指头过去一看,登时气结!

她恼了,火大的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冯硕没二话:“让开,换床!”

“不让!”苏静云义正言辞的摇头,“我认床,不能换!”

“你认床是吧,正好,把你那小床搬到书房那里去不就好了。”冯硕一击掌,吓得苏静云一个激灵。

大力的摇头:“no,no,no,”她连喊三声,“冯硕,要不然你把那床搬到书房去?”

“放不下。”冯硕老神在在的样子看的苏静云很火大,他是吃准了她拿她没办法吗?

“如果你想睡主卧室就乖乖帮我换床,不然,你就跟着你的床睡书房,怎么样?”他笑的很甜蜜,苏静云却恨不得扑上去抓花他的脸!

“你太过分了!”她恶狠狠的说。

“无毒不丈夫,”他只当她的话是恭维。

苏静云彻底的输了。她不知道冯硕是用了什么法子让平时那些冷漠的业主都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的,但是她知道她不妥协到时候输的人还是她。

他以一种最强悍最直接的方式逼得她妥协,真是他的高明之处。

对于苏静云来说,能不动就不动,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而冯硕的出现,却如狂风过境一般,以最具侵略的方式打乱了她的生活。

苏静云垂着头,却不忘说:“你看能不能明天在搬?现在都这么晚了,我们敲敲打打的,会影响其他用户啊。”

“明天搬?”冯硕斜睨着她说。

苏静云立刻点头如捣蒜:“做人要有公德心。”

“公德心?”冯硕道,“行,那就快点搬,明天还不是要晚上才能弄,难道白天你在家搬?”

苏静云被噎的不轻,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冯硕推开她,进去将被子垫背一卷,放到一边的柜子上。然后动手拆她的床。

她的床其实很简单,是房东留下来的,年代也有些久远了,螺丝都拧紧了。

冯硕也不知从哪弄来的扳手和螺丝刀,在这里忙活着。

苏静云帮不上门,只能傻傻的等在一边。

冯硕拿眼瞪她:“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帮我扶着。”

看着自己的床一点一滴的被四分五裂,她说不出的心痛。

但,又无可奈何。

忙进忙出,奔来跑去。

当时钟指向十二点的时候,苏静云正从书房里跑出来,她有些晕头转向,没有看清楚眼前的路便一头撞了上去。

“咚”的一声,她一睁眼,才发现是一堵墙。

冯硕从房间里望出来,对她喊道:“你没事吧?”

苏静云揉着发疼的脑袋,怎么可能没事呢?

外面的灯火渐渐熄灭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进入沉沉的梦乡。

而她,却还在床挣扎着。

“你好了没有啊?”她打着哈欠斜倚在房门口问道。

冯硕手上拿着螺丝刀,累的一身是汗。见她那么累,话在嘴边转了个圈,变成了:“快了,你再等一下。”

“噢。”苏静云就这么靠着墙壁,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冯硕尽量放轻了声音,也没有影响到其他人。

“好了。”十分钟之后,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却门口的苏静云喊道,而她,竟然靠着墙壁睡着了?

冯硕放下扳手,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又用手推了推她,苏静云脚下一个趔趄,顿时吓得扑下来,要不是冯硕及时扶住她,就摔地上去了。

她的血压又开始走低,脑袋有些晕乎乎的,直到冯硕胸膛上的温暖传过来的时候,她才慢慢有了意识。

他的手很热,身上也有薄汗,但并没有异味,只是抱着很温暖。

他蓦地收紧了手上的力道。苏静云贴着他的胸膛,不知他想如何。

她轻轻的推了推,叫了声:“冯硕”

“不要动,让我抱一下。”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说话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可就是触动了心底某跟柔软的弦。

他想起了谁?在这样的夜里,向她展示着他脆弱的一面。

他突然松开了她,离她一拳的距离。

苏静云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莫名的有些恐慌。

冯硕眉心一拧,心里某处有种被抽空了的疼痛,他一瞬不转的盯着静云。她扭身正待离开,腰却被他及时揽住,于是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怀中,只是这一次,他不再鲁莽,动作轻柔了很多,也没有再亲她。

他弓起身子,慢慢把下颌搁在苏静云瘦削的肩上,

他吻过她许多次,可是从来没有一次是像现在这样纯粹的,温暖的。苏静云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竟然没有挣扎。

他的吻离开了她的唇,游走于面颊,耳边以及颈间,情不自禁,越燃越旺。

苏静云微微仰起了头,他说,苏静云,你不是谁的替代品,你就是苏静云。

那么现在,他知道她是谁吗?她有种不安定的飘忽。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变得炙热滚烫,仿佛烧红的烙铁,无法冷却。

苏静云忍不住叮咛了一声。他的牙?咬过她的锁骨,带来奇妙的舒醉。

他忽然松开了她,继而俯视着她,瞳孔在急剧收缩,喘息也越来越粗。他想说什么,然而因为口干,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暗哑而怪异:“床好了,我……去洗澡。”

他想离开,手腕却被苏静云沉沉的扣住了。他浑身一震,扭头望着她。

她没有动,只是眼神闪烁着一种决然。

“冯硕,你,知道我是谁吗?”她的声音也嘶哑的厉害。竟然微微的颤抖着。

他错愕不已,望着她酡红的脸,然后伸手往她的额头上一摸。

苏静云没有让开,奇怪的看着他。

“苏静云,你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啊,你不是苏静云难道还是吴娉婷啊。”尽管他的声音有些怪异,但是音调却是极其自然的,好像刚才,不过是她自己做的一场梦。

苏静云怔怔的望着他,然后,失望了。

那是一种突然由喜转悲,从充盈,最后又归于空虚的失落。

放下手,垂在她的身侧,她的脸隐在黑暗中看不真切,只是低低的应了声:“哦,你去吧。”

她有些故作镇定的转身,可是冯硕还是看到了脸上那细微的变化。

苏静云扭了扭脚脖子,抱起一边的被褥打算出去。

冯硕一惊,拦住她说:“你抱着被子干嘛?”

她咧了咧嘴:“我去书房睡。”她认床,睡不惯这样的高床暖枕。

“书房?”冯硕看着刚刚搭好的床铺,再看看她手上的被褥,伸出一股怒气,“你就非要气我吗?”

“我没有要气你啊。”苏静云非常奇怪的看着她,双眼纯净透明,无辜的很。

“还说没有,那你干嘛要去睡书房?”他为了换个大床,不就是想让他们两个人睡得舒服一点吗?

“我认床啊,不然我睡不着。”苏静云摇摇头,“而且我也不习惯。你快去洗澡吧。”她笑了笑,眼底闪过些微的落寞。

冯硕不懂,固执的问着:“你又闹什么别扭?”

“我没有闹别扭。”苏静云莫名的有些气恼,“你买的床,我也将房间让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如果你没有闹别扭,就给我睡在这里。”冯硕二话不说,夺过她手上的被子,铺展在上面。

小了点,不过也凑合。

“哎,你干嘛?”苏静云又想去卷,往往是一个在这里卷起另一个又在那里铺展开。

苏静云恼极了,抓着一端不放,冯硕也被翻得气咻咻,两人对视着,扯着同一床被子。

最后,他一用力,苏静云一时没稳住,又死抓着被子不放手,自己就被被子带了过去,扑在床上,冯硕二话不说,跟着压了上去,不让她动弹。

苏静云吃痛,看着毫无章法压在自己身上的冯硕恨不得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咯吱”冯硕动了动,又立刻停下来。

他调整了一个可以看清她脸上所有表情的姿势,低沉的说:“因为刚才我没有继续,所以你生气了?”他捧着她的脸,长长的黑发铺展在床铺上,散开来,还有不少垂下了床沿。平添了许多女人味。

苏静云说不出话来,心里的那种失落到底从何而来她也不知道。

真的因为他停下来了,所以才失望?她怎么会这样?她立刻摇头否定了他的说法:“你瞎说。”

冯硕看她的样子不由的一喜:“我有没有瞎说你自己心里明白。”

她还是坚决否定。

冯硕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只穿着简单的睡衣,她的身材他已经摸得一清二楚,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他悬在她的身体上方,认真的说:“其实,跟你结婚,也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是吗?”苏静云有些怏怏的反问,这个,始终是她心中的一个结,“冯硕,你为什么要答应娶我?”

在婚礼上的时候,他完全可以不顾她,毁了这门婚事,毕竟,苏家的破产与落寞跟冯家毫无关系。

她眼神灼灼,是一种坚定的要得到答案的执着。

冯硕有些愣怔,看着她,没有说话。

“说啊,”她催促着推了推他,“为什么?”

“因为你的大胆。”冯硕紧闭的薄唇里终于吐出这几个字来。

“大胆?”

“是啊,你忘记了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喝醉了,对你……咳咳,做了一点事……”冯硕面色燥红,对自己当时做的事情后悔的不得了,苏静云惊讶的看着他,她反抗就就是大胆?

“你明知道是我,却还要嫁,我有什么办法拒绝呢。”冯硕半真半假的说。

“是不是娶任何女人对你来说都无所谓?”苏静云看着他问。

他一时之间被问倒了,抿了抿唇。

也许吧。

他黑色的瞳孔里,反射出苏静云歪头的模样。

苏静云推了推他:“很晚了,你应该去洗澡了。”

她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被他看的口干舌燥起来。红颜的唇舌滑过她干裂的唇部,冯硕的喉头紧了紧,刚想让她不要这样做,谁知又是“咯吱”一声。

苏静云瞪大了眼:“什么声音?”

她一个扭动,床身一个摇晃。

终于,轰隆一声,倒塌。

巨大的响声足以将左邻右舍都吵醒。

苏静云惊魂未定的叫了一声,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才发现自己在情急之中搂住了冯硕的脖子。

终于,不再摇晃。

她颤巍巍的睁开紧闭的双眼。就见他们已经降了不少距离躺在地上,冯硕一脸苦笑的看着她。

她飞快的松开自己的手,无言的望着这一切。

“没事吧?”他坐到一边,望着她问。

她摇摇头,有些哭笑不得:“冯硕,你到底是怎么拧的?”

冯硕抓抓头发:“可能没拧紧吧。”他刚才有分心看她,所以……不由得恼道,“还说,要不是你太重,至于倒塌嘛。”

苏静云顿时勃然大怒:“你这话说的就错了,我再重怎么也重不过你啊。”

她嫣红着脸,撅着嘴,不知不觉流露出一丝小女人的娇媚,冯硕受不住诱惑,快速的在她面颊上亲了一下:“明天早上肯定会被人家笑我们运动的太大力把床给震塌了,那我现在也不能太吃亏了。”说完便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跑去洗澡。

苏静云懊恼的抓起一个枕头扔过去,刚好正中冯硕的背部,惹得他一个跳脚。

冯硕在里面洗澡,白花花的水从上面喷下来,每次站在这里他都能想象苏静云站在他面前手足无措的模样,心情也会好起来。

刚才,她是挺失望的吧?说实话,他也挺失望的。

她第一次没有抗拒他,是不是证明她开始有点喜欢他了?

一整个晚上,他都在想吴东说的那些话。他的失常,是因为她喜欢上苏静云了吗?

那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

云薇的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只是偶尔,他还会有些错愕。

苏静云的眼睛,很像她。

当初就是因为那双眼睛,他才没有拒绝的吧。

这个理由,是不能跟她说的。

他也是真的欣赏她的大胆,一个女孩子晚上差点被他……居然什么也没说。

他想很多的事情,但是也不敢怠慢洗澡,赶紧洗完了,怕水又凉了。

真是个乌鸦嘴啊。

说水凉,马上就凉了。怎么买彩票就从没中过?

不过他还没叫,又热了。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瞪着那热水器想明天就换了你-

他穿着睡衣出去,苏静云不在主卧室,上面的被褥也不见了,想当然耳,她去了书房。

那间不大的房间里容纳了她的一张床顿时显得拥挤不堪。

书房没有空调,南方的天气总是阴冷潮湿的。

苏静云睡得并不安稳,几乎是整个人都蜷缩在了被窝里,冯硕看着眉头越来越紧绷。

他默默的走过去,掀开被子,苏静云顿时弓起了背脊,他这才发现她又穿了几件衣服,不由的低声道:“苏静云,你发病了?睡觉还穿着衣服。”

“你才发病呢。”她根本睡不着,“把被子还给我。还不都是你害的,你买热水器干嘛,你买床干嘛,你还不如给我买个空调实际呢。”她无比郁闷的裹着被子又紧了紧。

冯硕直点头:“你放心吧,我明天就去给你买个空调来。”

苏静云没有喜悦,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可就是冷的睡不着。

“你站在我这里干嘛,回你自己的床上去睡。”

“床都塌了,还怎么睡。”

“那也别在我这里。”苏静云敬谢不敏的摇头,“我这床太小了,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

“这可不一定。”他坐下来,把手伸进杯子里。

“你干什么啊。”苏静云张开一双有血丝的眼睛,死死的按着他的手。

他竟然在脱她的衣服……

“帮你脱衣服啊,”他说的脸不红气不喘,“这样你只会越睡越冷,脱了才能暖起来。”

苏静云也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可是她就是冷啊。死命的摇头。

“不要,不要。”

冯硕没辙,抽出自己的手,然后用力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苏静云顿时被逼到了角落里。

冯硕二话不说,抓过她的手,一扯,她便落入了他的怀里。

隔着厚厚的衣服,苏静云根本感受不到温暖。而且这样真的很不舒服。

最后终于没忍住脱了衣服。

只是开始的时候就说好了:“冯硕,只许抱,不许乱摸啊。”

冯硕吃笑,他摸得还少吗?只是看她冻得不行的样子他也没有再折磨她,点头。

当他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毫无保留的传来的时候,苏静云冰凉的手脚终于开始暖了起来。

都十二月了,难道天这么冷了。

不知不觉,竟然过去这么久了吗?

苏静云又想起了那两张招待券。

也许是太过温暖,令她神志不清的问道:“冯硕,你下个周末有空吗?”

“嗯?”她就靠在他的手臂上,他们挨得极近,他揽着她的肩头,感觉她的呼吸都到了她的脸上,“你有事?”

“如果……如果你没空那就算了。”苏静云的眼皮开始打架,可是思想又异常的清明,甚至紧绷着身体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也感觉到她的紧张。

“你想约我?”他说,“陪你去度假?”

苏静云被说中心事,窘的不得了,只能嘴硬道:“你不想去就算了。”

“我没说我不去啊。”冯硕笑了笑,将她的身体更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虽然她看起来很瘦,可是抱起来却出奇的温暖。

以前睡在空调间里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他才真切的体会到,没有空调的好处。他突然后悔了,明天,坚决不买空调!

也不装床了!

这样的福利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享受到的。

“那你就是去了?”苏静云小心翼翼的问道。深怕他突然反悔,到时候就废了。

他转了个身,侧身躺着,正好面对着苏静云。

沉寂的面容坚定而执著,她强撑着眼望着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