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思妻如狂 > 第45章

第45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z}汽车开入高档的停车位,门口泊车的小弟已经等在了一边。

金马饭店。

苏静云看着酒店上挂的这个牌子,有些微怔。

冯硕还说是一场普通的聚会,苏静云却不这么认为了。这是全市最高档的酒地方啊。真正的五星级酒店。不管是外面还是里面,都是金碧辉煌的。

不是她妄自菲薄。她工作的天玺跟这里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她有些迟疑的拉住他的手,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冯硕,你搞什么鬼?”

他一本正经的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身体微微斜靠凑近她的耳边:“我没有搞什么鬼啊,挽着我的手跟着我走就行了。”

“可是这里很高档,”苏静云有些怯懦。

冯硕翻了翻白眼:“你自己都是酒店出来的,还怕这个?”

“那不一样。”苏静云怎么才能跟他说明自己的心情呢?为人民服务跟等着人民为她服务那是两码子事情。

“行,你只要保持微笑,当你跟我去处理一个问题就行了,ok?”

还没等苏静云站稳,他们的身边顿时开过来一辆车子,带起一阵风,苏静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肩。

“冯硕。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从那辆奔驰车上下来一个人高马大满面红光的男人,大腹便便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大有来头。

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打扮妖娆,身材火辣的美女。暧昧的勾着他的手。看样子很亲昵。

苏静云微微转了转头。视线在他的车子的车牌上掠过,不由得蹙眉。

政府车?

那么特殊的车牌是个人都能想到是关系户才能弄来的。而且看他的样子官职应该还不小。

苏静云迅速的站直了身体,看着冯硕热络的在那边跟他们握手交谈。

他们似乎谈到了她,目光齐刷刷的朝她这边看来。她平生最怕的,一是跟医生打交道,二就是怕见来头大的人,尤其是当官的。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百姓。那高高早上的政府官员一直是电视里偶尔见见面就行了。现在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站在她的面前,她紧张的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好。

幸好,冯硕适时的回到了她的身边,然后趁着众人不注意将手伸到她的大披肩下面,用力的,掐了她一把!

苏静云一成不变的脸终于变了,是标准的酒店式笑容!

那边的人不知作何交谈了几句,朝着冯硕笑了笑,率先走在面前。

苏静云小声的警告道:“冯硕,你别太过分了。”

冯硕携着她的小蛮腰,轻抿着嘴,皮笑肉不笑的说:“那是市建设局的张副局长和他的秘书。负责全市的大大小小的工程都要经由他手。”

苏静云一听,舌头就麻了。这么大的官啊……其实她对什么局长副局长,处级副处级的完全没任何的概念,只是一听局长啊,再怎么着,也算是一方恶霸了吧。朝他那脑满肠肥的样子,应该也不是啥两袖清风的为国为民的……

而且,是秘书?看他们那如胶似漆的,恨不得黏在一起当连体婴的样子,她还以为是……

一想,她的头就更大。她从来也没想过平凡的自己有一天还能跟这样的人搭上关系。

“你干什么?走快点。”原来不知不觉中,苏静云已经慢下了脚步。冯硕不得不催促着她。

张副局长和他的秘书正等在电梯面前。苏静云只听冯硕说:“你别给我现在出乱子啊。”

她忍不住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奸商!官商勾结的奸商!”

冯硕的脸顿时就拉下脸了,因为苏静云感觉放在她腰间的那只手,狠狠的收缩了一下:“不要乱说话!”

她怎么可能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呢?这是一个大染缸,没有谁是清清白白的。当然他也不例外。

苏静云也意识到自己说的可能不妥。悻悻然的闭上了嘴巴。

现在有哪个地方是真的干干净净的?

“我说冯硕,这可就是不对了。”苏静云终于得以近距离的观察平日里见不到的高官政要,只听他继续说,“找了这样的如花美眷怎么现在才带出来让我们瞧瞧啊。”

冯硕笑的不卑不亢,但是明里暗里还是有些拍他的马屁:“张局,今天你的秘书才是明艳动人啊。”

虽然他说的不假,苏静云放在她那里的确是跟清水似的。尤其是瞧她那双勾魂的媚眼,是个男人都要心动吧。微微一搔首弄姿便是风情万种的。

可是,苏静云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她的眼神,很特别,没有初次见面的客套,就是,不顺眼。

倒是那张局,满意的往身边女子的腰上一搂:“冯硕,你可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哪里,上次的事情要不是张局帮忙,我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冯硕的表情很是真诚,“有机会希望张局一定要赏脸出来吃个饭啊。”

“好说好说。”张局笑的乐不可支。

有时候,为了拍人家的马屁,总喜欢把一些副处的叫成正的,这样,他们会感觉离权利的巅峰又进了一步,进而更加的志得意满。

说来也怪,这偌大的厅堂里来来往往的,竟然就只有他们四个人在等电梯。苏静云暗自咋舌。果然是一流的服务啊。

冯硕还在跟那个张局虚与委蛇着,苏静云有些难受的拨弄了一下披肩,却感到了一道炙热和一道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不怀好意的,是那个秘书。她正以一种挑衅的目光注视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仿佛她苏静云是一个进程的乡下女人,在她面前完全的土里土气。

她们这才第一次见面吧?有那么大的敌意吗?不过她似乎真的有些面熟啊。苏静云对她笑了笑,看着梯壁的反光里自己微皱的眉头。她一口气哽在喉头,不由得昂首挺胸。

是谁说她胸小的?

苏静云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也能挺出这样的波澜壮阔来。不觉有些微怔。

她更加感到了张局似有若无的目光撇过她的身上。不由得一阵恶心。立刻收敛了自己的身姿,不着痕迹的将自己往冯硕的身后挪了挪。

冯硕似是不以为意的结束与张局的对话转过头说:“冷吗?”

苏静云一愣,看着他满含柔情的眼睛,有些痴了。

他自己动手帮她整了整身上的披肩,幸好,电梯到了。

张局的女秘书自然亲热的挽着她的手,跨出电梯。

穿过走廊,便是宴会厅。

“冯硕,你到底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的?”这样的聚会还叫普通聚会,她不知道什么才叫宴会了。

在冯硕的解释下,苏静云才真正明白,这是一个市政工程落幕的庆功酒会。

来的不但有建设局的,施工队的,设计院的,当然还是冯硕总监本人。

偌大的宴会厅里,水晶吊灯折射出璀璨的光芒,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苏静云并不显得慌乱,因为她也经常出席这样的活动。当然,那时候是服务人员,现在,她是被服务的对象。

“好好享受一下当上帝的感觉吧。”冯硕在她耳边轻笑了一声,惹来苏静云不着痕迹的一拳。

“原来你一直把自己当成上帝啊。”恰逢一名侍者端着托盘从他们面前经过,冯硕随手抄了两杯,一杯酒,还有一杯,橙汁。

苏静云有些嫌恶的推开冯硕递到她面前的柳橙汁:“我想喝柠檬汁。”

冯硕心里一动,硬是将杯子塞到了她的手里:“就喝这个。”闻到柠檬的味道他会想到某些不愉快的记忆,他不乐意。

苏静云有些赌气,可终究不愿意他下不来台,不高兴的接了。

又有人上来跟他打招呼,一个穿着摩登的女人。五十开外的样子,身材有些发福,不过宽松的黑色丝质礼服巧妙的遮掩了她的缺陷,脖子上挂着一串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一身的珠光宝气,倒也不刺眼,反而颇有女强人的架势。

“硕子,我说呢,怎么还不见你人,原来躲在这里逍遥呢。”女人的笑声很爽朗,有些的皱纹因她的笑意而堆积了起来,很亲切的感觉。那应该是一张场面风吹日晒而显得有些憔悴与苍老才造成的效果。

果然,听冯硕介绍道:“王姐,你就别那我开玩笑了,她是苏静云,静云,这是明康施工单位的副总经理,叫王姐就行了。”

王姐原名王慧,挺文静的一个名字。不过在施工的圈子里呆的久了,她雷厉风行的个性之下,王姐的名声越来越大,多少都有人要卖她几分薄面,倒是本来的名字,渐渐被人淡忘了。

她笑着朝苏静云点头:“硕子,这次的眼光好。我喜欢。”王慧欣赏的看着苏静云。

苏静云发自内心朝她微笑,她其实跟陈华秋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只是一个沉静,一个好动,一个明艳动人,而一个已经有了岁月的风霜。

也难怪,在施工单位摸爬滚打跟一堆男人混在一起,甚至还要震住那一堆大老粗的,没有几分魄力怎么行呢?想着,她对她的钦佩之情更多了几分。

冯硕但笑不语的接受着她的打趣。

她像是在找人,不时张望几下。

冯硕悠悠的问道:“王姐,你在找谁?”他也跟着转了一圈,大都都是熟脸孔,在工地上或多或少都有过接触。

“我在找唐老啊,他可是这次工程的总设计师,理应出席才对,怎么还没来呢?”

冯硕也发现了,有些微讶:“也许路上堵车吧。”

“没道理啊,连张局都来了,这酒会还不开始,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其实这次的酒会王慧的施工单位是组织方,工程结束了,还没验收。她事先请人来聚聚,为的也是给验收的时候铺铺路子。

谁知设计师没来。

她打发了几个人出去瞧瞧。自己则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苏静云喝了一口柳橙汁,又想悉数吐出来,只好用手挡了。

冯硕靠近她说:“真的这么难喝?”

“不信你自己喝喝看。”苏静云懊恼的将整杯橙汁往他的面前一推。

末了才羞愧的想收回来。透明的玻璃杯沿上,印着一个浅浅的红唇印。那是苏静云刚才不小心留下的。

想收回,已经晚了。

冯硕像是没注意似的,顺手接过。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还好巧不巧的将自己的嘴印了上去。正好覆盖住她的红唇印!

苏静云伸出的手,愣愣的停在半空中,脖子微仰,有些机械。

冯硕惬意的喝了一口,然后看着她问:“怎么了?”

“没事。”她尴尬的摇了摇头。脸上有羞赧的微红。

“挺好喝啊。要不然你再喝一口试试。”他竟然还若无其事的将杯子递到她的嘴边。苏静云飞快的扭开了头。

恰在这时,宴会厅的大门再一次打开了,先进来几个王姐派出去的人,然后,苏静云就怔忪的站在了原地,傻傻的看着那个风尘仆仆赶进来的男人。

冯硕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不自禁的,拉着了苏静云的手。

王姐愣了一下,飞快的迎了上去。

远远的,苏静云看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可是她全身的血液却不停的往头上冲!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他也朝他们这便看了过来,然后朝苏静云点了点头。

她僵硬着脖子,完全不知作何反应!

他竟然跟着王姐过来了!苏静云当场石化了。

王姐笑意盈盈的站在他们的面前,指着他介绍说:“硕子,这是唐老的关门弟子,现在也是设计界的冉冉新星啊,辛阳。”然后又对着辛阳说,“这是我们城建的总监,说不定大家以后都要合作的机会啊,认识一下。”

“冯总,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是啊,短短几个小时而已,真是有缘了。”冯硕勾着唇角说。

王姐显得很诧异:“硕子,你们认识?”

“是的,王姐,辛设计师可是大名鼎鼎的,我们有过几面之缘。”冯硕谦恭有礼的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王姐兴奋不已,“唐老有事临时不能来了,恰巧他的得意门生在啊,就让他来了。”

“原来如此。”冯硕闪过了然。难怪形色匆匆的呢。

辛阳一言未发,除了点头颔首之外,他的目光全都放在了苏静云的身上。

那是,他未曾见过的她。

明艳动人。看得有些痴了。

苏静云扭动了一下身体,简单的颔首之后便挽上了冯硕的胳膊,然后低声说:“我有点饿了而,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冯硕立刻点头道:“王姐,那我们先失陪一下。”

“好。”

王姐是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中间有猫腻,不过她也笑的不点破:“辛设计师,你过来,我帮你介绍几个人认识一下吧。”

辛阳朝他欠身,笑着说:“王总,你叫我辛阳就可以了。”

“好,辛阳,那你也别客气,跟着他们叫我王姐就行了。”

苏静云端着一碟子冰激凌,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她甚至不知道这是口味的,只是用食物,填塞着空虚的胃。

冯硕蹙眉接过她手中的碟子:“不是肚子饿吗?吃那么多冰冷的干什么,吃点热的吧。”他从旁边的自助餐上,拿了一碟东西过来。

“谢谢。”苏静云应了一声,开始对付面前的食物。

冷热交替,大忌。

酒会正式开始了。

大家都被吸引到了台前。冯硕却陪在她的身边。

“你过去吧,我自己呆在这里就行了。”苏静云抬起一张脸,冯硕愣了一下。

然后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她神情微恼的说。

“别动。”冯硕弯下腰,按住她的肩膀,从旁边抓了纸巾,缓缓的递到她的嘴边,轻轻的一擦。

苏静云全身如遭点击,傻愣愣的看着悬宕在她上方的男人,替她擦去嘴角的污渍!

辛阳站在人群的外围,却始终注意着他们的举动。此时,不免失落。

灯光一下就暗了。眼波一闪。

“谢谢。”苏静云飞快的按住了那张纸巾。

冯硕有些可惜的收回了手。

王姐在开场白,苏静云却按捺着过快的心跳,不敢再直视他。

冯硕转过身,望着台前。

苏静云快速的消灭着碗碟中的食物,不知不觉又多拿了一客冰激凌。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冯硕突然走了上去。苏静云只感觉面前一松,缓缓的放下了叉子。

原来是找他去致辞。

苏静云坐在那里,隔着大老远,白色的灯束照在他的身上,衬得他笔挺的西装,俊逸非凡。

只看到他的两片薄唇,上下开合。

“看的这么入神?”突然,她的身边出现一个微低的女声。

苏静云愣的一抬头,便发现张局的秘书正抱胸站在她的身边!

手上的叉子放下,她站起来:“小姐,我们见过吗?为什么我觉得你对我充满了敌意?”

她哈的笑了一声,后退了几步,合身的礼服包裹着窈窕的身段,凹凸有致的勾惑着人,胸口和腰间的晶亮的亮片不时发出一些反光。

苏静云眯着有些近视的眼,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她!是酒店吗?她曾经服务过的客人?

“小姐你曾经住过天玺酒店?我为您服务过?让你很不满?”苏静云立刻就将疑惑问出了口。

“天玺酒店?服务?”那女子似乎吃了一惊,继而上下打量着她,“你现在是酒店客服?”

苏静云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职业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可是在她鄙夷的目光下,她感觉自己似乎从事的是低人一等的职业。

竟有些愤怒了。

“不错!我是天玺酒店的客服!”她无比生硬的说道。

女子似乎被她吓了一跳,见全场的灯光又亮了起来,飞快的扔下一句:“看样子你跟你的老情人还是在藕断丝连着啊。”然后笑意盈盈的迎上了走过来的张局。

跟老情人藕断丝连?苏静云面色一白。不明白她怎么知道的。

难道……遥远的记忆里,似乎有那么一张脸,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张局就这么走了过来,站在苏静云的面前。

他的手上端着两杯酒,此刻正是红光满面的:“苏小姐是吧,来,跟我干了这杯,冯硕带来的女人,酒量肯定不差。”

旁边的女子连娇带媚的不依道:“张局,瞧你说的,说不定人家可是不胜酒力哦。”然后笑着花枝乱颤。

苏静云有些嫌恶的别开了头。但是张局却不肯放过她。

“不会吧,难道连我的面子都不给?”

苏静云有些僵持不下。

冯硕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形。

苏静云的手握在一起,做沉思状。

那女子不知在张局的耳边说了什么,让他很不高兴的看了冯硕一眼。

苏静云一急,立刻握住酒杯说:“我喝!”

谁知,才刚碰了杯壁,酒杯却被另一只手飞快的抄走了。

苏静云愣愣的看着那只修长干净的手!

辛阳面带微笑的握着酒杯:“张局,久仰大名,这杯酒,就当我敬你的吧。”说完,不等张局反应,便已先干为敬了。

张局愣了愣,他身边的女子也愣了愣。

张局也不好不给面子,有些郁闷的将酒喝了才说:“这是怎么回事?”

“张局,让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辛阳。”说完便伸出了手。

那女子又跟张局说了什么,他才握了。

辛阳收回手,点点头:“萧晴,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萧晴?!苏静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再看向她的时候,终于将记忆中的那张脸与她重合了起来!

萧晴萧晴

当年的那个小师妹?!难怪觉得那么熟悉,原来,原来,真的是她?

苏静云默默的打量着她化了浓妆,褪去了当年青涩的这个女孩。

“是啊,好久不见了。”她非但没有一点被揭穿的狼狈,反而坦然自若的与辛阳握手。

仿佛震惊的只有苏静云一人。

骤亮的灯光照射在她的头顶,她冷眼瞧着,终于明白她的敌意从何而来。

那个小师妹……取代了她的位置站在他身边的女孩。

可是,为什么又分手了。然后,闹成了现在这般田地。

苏静云感觉胃部一阵绞痛,仿佛有刀子在剜她。可是她硬撑着,不让自己泄露丝毫。

萧晴收回手:“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么多老朋友,我可真是来对了。”看她现在的样子,应该混的风生水起的。

冯硕走过来,及时的搂住她,笑着对张局说:“张局,这是怎么了?我们静云做错了什么事情?”

张局看他明显占有欲的样子也表现出浓浓的好奇心:“冯硕,你还没有正式给我们介绍呢,你身边的这位,跟你是什么关系?”

冯硕一直逃避的问题,似乎已经无可避免的放在了台面上。

萧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冯硕的手,放在她的腰上。似在沉吟着如何开口,苏静云蹙着眉头,一点也不喜欢众人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

“她是我……”

“她是辛阳的前女友吧。”萧晴先抱胸低低的笑了一声。

冯硕的脸立刻就沉了,不过还是面带微笑的说:“前女友,都是过去式了,我也听说萧小姐也是他的前女友吧。”

张局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看着萧晴又看看辛阳,顿时道:“这是真的?”

萧晴的手立刻放了下来,挽着他的胳膊恨恨的瞪了冯硕一眼才急于向他解释。

苏静云的心头有些微颤,淡淡的灯光下她略浅的眼眸波光明媚。

冯硕握着她的手,微微带着她往前走了几步:“赏脸吗?”

流畅而舒缓的音乐缓缓响起。

不少宾客步入了舞池。

辛阳一手插袋的站在那里。目光微痛。

苏静云垂着头。轻轻将手放了进去。

“如果你不怕被我踩得遍体鳞伤的话。”

冯硕莞尔一笑:“我不相信你也该相信我自己的。”

她的舞其实跳的不差。早年的时候,还特地进舞蹈社学过。

只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真的很难不分心!

他依旧站在那里,眉眼如画。

为什么当年移情别恋的人明明是他,到最后却感觉错的人是她?

萧晴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又哄得张局开开心心的,只是她看向她的眼神,总是带着莫名的敌意。她不是喜欢辛阳吗?她早已经跟她分手了,又何必这么恨她?她不懂,也不明白。

最后,懒得理会。

一个舞步踏破,可怜的冯硕终于成了炮灰。钻心的疼,却还要面不改色的谈笑自若道:“苏静云,真有你的。”

苏静云忽而俏皮的笑了笑:“我说了,会踩得你遍体鳞伤的。”

冯硕没话说,更加握紧了她的手:“那你就专心点,别让我发现你再看别的男人。”

“那你也可以看别的女人啊。”她顺势回了一句。

趁着幽暗的灯光,他没忍住,在她敏感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

苏静云瞬间呆楞!又踩了他一脚!

冯硕的表情也没有好大哪里去,两人相互攻讦着。还要假装安安恩恩和和美美。布东讽血。

莫名的,苏静云叹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脚,跟着音乐踏步。

她就像只突然失去了斗志的战败公鸡,有些垂头丧气,闷闷不乐的。

冯硕也适时的微微松了松,两人终于恢复了和平:“你怎么了?”他似有若无的望了一眼辛阳的方向。

她靠在他的肩头,任由他带着:“今天真不应该出来的。”

“为什么,后悔了?”冯硕收敛了心神,想了想,有些愧疚,“对不起。”没有征求她的同意就带她出来了。

“说对不起干什么。”苏静云飞快的阻止了他。浅笑了一声,“让我当一次上帝的感觉还不赖。”只是言语之间,颇多疲惫。

冯硕揽着她的腰,将疲惫的她紧紧拥入自己的怀里,温暖而干燥的手掌平和的带着厚实的力量。

她靠在他的怀里,接受着如尖针一般的目光。胃部又隐隐作痛。有丝丝的冷汗沁出来。突然微仰着头说:“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家休息。”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可能有点过分了。

几乎每个人都是带伴出席的,就连辛阳,也有王姐陪着。如果她走了,冯硕就会落单,那会很没面子。

果然,他有些为难。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征求似的在她耳边轻声说:“能不能再等等?”

苏静云也明白,于是只好应承道:“那好吧。”她握着他的手,感受诸多视线落在她身上的瞩目感。

一曲终了,灯光大亮。

冯硕才发现她的脸色,灰白的难看。

不由得紧了紧她的手:“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去!”

苏静云拉住了他,摇头:“冯硕,我……我先去个洗手间。”语毕,便一刻也不停的穿过重重人影往洗手间的方向奔去。

冯硕叫了一声,就想追着她的脚步而去,奈何,不少人围住了他,都是生意场上的朋友,他不好不给面子,只能忧心忡忡的望着苏静云消失的方向应酬着。

辛阳与王姐站在一边,王姐指着一些人,稍稍给他介绍着。眼见着苏静云冲出外面,他即刻放下手中的酒杯,抱歉的对王慧说:“对不起,王姐,我先去上个洗手间,失陪一下。”

王姐点点头,指了指方向,辛阳却快步而去。

苏静云站在洗手台的面前,一手撑着台面,一手按着自己的腹部,忍不住弯下了腰。

披肩歪歪斜斜的披在她的肩上,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冰凉。

她想应该是刚才的冰激凌吃多了,她脆弱的肠胃根本不堪重负。终于闹起别扭来了。额上开始冷汗涔涔。

她想打电话叫冯硕,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肚子里像是被刀子搅来搅去似的。她哆哆嗦嗦的按着疼痛的部位跨出洗手间。

她想赶快回家,自己吃个药,然后休息,以往她都是这么自救的。

可是现在,她觉得走路都是那么困难。

“静云,你怎么了?”一只胳膊,突然搀住了她,苏静云的身体挨着一个温暖的胸膛,蓦地抬起头,却见是辛阳!

她的脸上闪过痛苦的神色。

他扶着她,没有一丝犹豫,打横懒腰抱起她:“我送你去医院!”

他的神情那么焦虑,苏静云没有挣扎,因为疼痛抽干了她身上最后的力气。

久违了的怀抱。衣服穿的并不多,他抱起她的时候他们的身体便碰在了一起。苏静云终于忍不住扭动了一下。他却厉声呵斥道:“静云,别动。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鼻子里莫名的酸楚。

她被腹中的绞痛折磨的没了力气,身体也贴合的愈加密实。他边跑,便喘气着说:“你一定是吃了很多生冷的东西对不对?”

苏静云紧绷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冲出饭店的时候只觉得一阵寒风袭来,她那薄薄的布料根本起不了任何保暖的作用。

辛阳又退回了大堂里,命人开来了车子之后才一把将她放进去。然后驾车离开。

若在平时,苏静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他的帮助的。

可是在这一刻,她别无选择。

医院很快便到了。

辛阳抱着她风驰电掣的冲下车,还不时的安慰她:“别怕,不会有事的,我在这里。”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他也是这样毫无保留的,纯粹的抱着她跑了大远的路才去挂了急诊。

那一次,她是真的被感动了。

所有的手续辛阳都代办了,苏静云只用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享受疼痛就可以了。

一针掉下去,肚子才算慢慢偃旗息鼓。

苏静云靠在病床上,浑身虚软无力。

辛阳站在她的病床边,半是责备半是关心的说:“静云,你的肠胃不好,难道你不知道自己不可以吃那么多冷的东西吗?医生说你是急性肠胃炎,要住院观察一下。”

苏静云的脸色还是灰白,默然的点了点头。

看了看正在挂点滴的输液管,辛阳说:“我去交押金,你在这里等一下。”

“不用了,”苏静云翻身去拿自己的包,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现金,不由得有些窘迫。

辛阳压住她的手:“静云,难道现在你还要跟我客气吗?你躺在这里别动,我去去就来。”不等她拒绝,她便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完全的消失,苏静云无力的靠着床头。愣愣的看着透明的输液管出神。

冯硕左等右等,不见苏静云回来。

略一转头,才发现辛阳也不见了。

张局的秘书萧晴乐呵呵的端着一杯酒,轻抿了一口之后才说:“我看到他追着她出去了。”她笑意盎然。

而冯硕,则是绷紧了脸。

推开所有交际的人,朝洗手间的方向而去。

“小姐,请问里面还有人吗?”冯硕拦住一名出来的女子问。

女子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的。

冯硕赶紧道歉:“不好意思,我太太说不舒服来洗手间了,可是很久都没回来,所以我来找找,请问你们还有人吗?”

那女子听了他的解释,才镇定下来:“你等一下,我帮你去看看。”

冯硕就在外面等着。

可是很遗憾,她出来了,并且摇了摇头。

哪里还有人。

冯硕看着空空如也的卫生间,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如此机械而平板的声音。

冯硕阴晴不定的低头看着手机。

苏静云有些沮丧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没电,然后自动关机了。

她试了好几次,都开不起来。

她没回去,冯硕怕是会担心的吧。不是她自恋,而是她觉得这么闷声不响的离开,是个人都会有点担心的吧。

她有些哀怨的想,他一定会气死的。

病房里的温度有些低,她的披肩掉落在一边,够不到,她只好抓过被子来盖。

辛阳很快便回来了,手上拿着几张单子。

苏静云朝他表示感谢说:“今天谢谢你了,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跟我,你还要这么客气吗?”他有些晦涩的笑了笑,“你还是先躺下多休息一下吧。”

苏静云觉得,没有什么,比健康的身体更加重要了。

在辛阳的帮助下她缓缓躺了下来。

突然,她看着他说:“你……可以不可以把手机借我一下?我的手机没电了。”

他一愣,旋即从她的眼神中明白了她的意思:“你要打电话通知冯硕对吗?没关系,我已经帮你通知他了,他应该马上就来了。”

苏静云有被揭穿的狼狈。

可是她不能怪辛阳多事。他想的,很周到。

于是,垂下了自己的手,伸进了被子里。

他说:“静云,安心的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像魔咒一般,恍惚的,闭上了眼。

她没有多余的力气与他斡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