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思妻如狂 > 第41章

第41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z}生活其实很简单,日复一日,周而复始。之所以复杂,是因为人心将它复杂化。苏静云算算日子。还有两天冯硕就该回来了。

她有些惫懒,这几天都尽量躲着辛阳。

今天她刚跨进酒店。就碰到丁海霞在炫耀着脖子上的一串项链。见到苏静云,不免得意的迎风招展:“静云,你觉得我这串钻石项链怎么样?”

说是钻石项链,其实根本没有多少钻,有的,也只是几粒很小的碎钻。苏静云暗自冷笑一声,点点头:“挺不错的,很配你。”

丁海霞更加得意了,双手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还算灿亮的链面,惹来同事一堆嫉妒的白眼。

苏静云在心底发笑,他们都没有听出来她的讽刺之意,罢了。

谁知,徐茵却凑上来说:“云姐,还是你厉害,一针见血。爽。”

“嗯?”苏静云微微侧头看她,“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可不是,你的意思是……”徐茵嘀嘀咕咕的附在她的耳旁说了一通。

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东西。

苏静云若无其事的拉下徐茵的手,瞪她说:“还不快点去干活。”

徐茵哈哈一笑,拉着苏静云就要离开。

谁知丁海霞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竟然对着苏静云道:“哟,静云,你不是也结婚了?怎么连个戒指都没有这么寒酸?你老公难道就没有送你什么首饰?”

苏静云想装作没有听到,没有停住脚,反而一路往外走去,谁知她却不依不饶,非要得理不饶人。

“静云啊。做女人的就不能不为自己考虑啊,我看辛阳还是挺爱你的,何况现在人家是名设计师,你难道不想再好好考虑一下?”

苏静云脸色一僵,豁的放开徐茵的手,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丁小姐,要不你考虑一下?”

丁海霞心头一颤,苏静云的眼神太凌厉,她悻悻然的放下自己的手,扭着屁股率先走出去。苏静云渐渐平息了一下内心的火气,三年了,她还是学不会淡定吗?

她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指。身上没有多余的坠饰,跟冯硕的结婚戒指也留在g市没有带来。难怪没人相信她结婚了。就连她自己,恐怕都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苏静安打来电话说苏慈雪还是没有消息,妈妈也挂念她,想给她打电话又不敢。她默默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布长场圾。

这么多年来,她始终按部就班的走在自己预设上的道路上,不曾再出过岔子,过去不会,现在更加不会。

苏静云正在查房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嘟嘟的响,她拿出来一看,竟是冯硕。这几天他就像是消失了似的,每到晚上她也会忍不住隐身上线去瞧瞧,可惜,他再也没有上来了。

他说:苏静云,你想我了没有?

她无法置信的拿着手机愣在了原地,又好气又好笑,这算什么?求爱还是诉相思之苦?她甚至开始怀疑这个短信是别人拿着他的手机来恶作剧的。这么暧昧又肉麻的话……

想,很想,非常想,想你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了。她不无恶毒的对着手机打了这句话,最后才泄恨似的发了出去。见发送成功,她心情蓦地大好,嘴露笑意的跨进电梯,脚一动,才发现里面有人!

熟悉的柠檬味道充斥着她的鼻息,她几乎不用动就知道是谁,于是飞快的退出来:“不好意思。”

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她在考虑着,是不是要离开这里了?

“静云!”辛阳反应过来,拔腿追上她的步子,“静云,不要躲着我好不好?”他几乎是在恳求她。

知道避无可避了,苏静云索性也停下脚步,冷淡的语气疏离的表情,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会跟在他身后不断的叫着辛阳辛阳的女孩。青碧的走廊上空间倏然变得狭小,如同不断收缩的压力,令人窒息。苏静云的目光掠过他,又投向前方。

他抓着她的手腕,那么紧。勾起了她最深的伤痛。许久的沉默之后,她还是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你要说什么,就快说吧,我没有时间。”

“难道我们之间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他苦苦压抑的心痛瞬间爆发出来,脸上的沉痛不比她少,温润的眉目也失去了往昔的神采。

“如果你是想知道这个,那就让我告诉你,不,成!”

辛阳愣住,心中的宝塔倏尔坍塌。

“静云,你还是恨我。”

苏静云怔了一下,缓缓抬起头,轻笑一声:“恨?辛阳,我不恨你。早就不恨了。”她只是想忘记,努力的忘记。那么痛的日子。

她不恨他?辛阳霎时看她冷漠的面孔,喜悦瞬间湮没。

“没有爱,哪来的恨?”语毕,她便用力的挣脱了他的桎梏,拔腿跑开。

辛阳站在原地,身体紧挨着墙壁缓缓滑下,跌坐在地上。那一天,她离开之后,他也是这样坐在位置上,直到店面打烊,才不得不离开。

说好了不哭的,所以眼泪流不出来。当你想哭的时候,你就抬起头看看天空,这样你的泪水就会自动流进肚子里,忘记了谁说的,可是每当这时,她总是这么做的。

一路跑回了办公室,里面没人,苏静云仰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缓缓阖上自己的眼帘。

三年了,她真的不恨吗?

等苏静云从外面处理完事情再次回到办公室,才发现丁海霞坐在她的位置上。旁边有几个同事,都战战兢兢的。

她走过去蹙眉说:“你坐我这里干什么?”她最讨厌别人动她的东西,很明显,她的抽屉里都被人翻过了,桌上的东西也乱七八糟。更加加深了她心底的不悦。

“拿来!”丁海霞恶声恶气的将手瘫倒她的面前,涂着丹寇的手看起来非常妖冶。

苏静云受不了的将头扭到一边,越过她,走回自己的位置:“拿什么东西?让开,别站在我这里。”她心情不好,说话也是很冲的。

谁知,丁海霞却一把拽着她的胳膊,强行将她转过身面对她。

“你干什么?放开我。”苏静云大力一挥,后退两步,才脱离她的掌控,徐茵赶紧跑过来询问她说:“云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有事的是她,发什么神经。”苏静云低骂了一声。

“你说,刚才下午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办公室?那我的钻石项链放在办公室不见了不是你拿的还有谁拿的?”丁海霞咄咄逼人的盯着她,愤怒的双眸紧紧的锁住她。

苏静云拧眉一看,发现她脖子上的项链是没了,可是:“你的项链不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要血口喷人,下午是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可是口说无凭,你哪个眼睛看到我拿你项链了,还有我这里你翻也翻了,你找出个子丑寅卯来了吗?要是没有,麻烦让让,我可以告你侵犯他人!”苏静云毫不客气的拉了拉自己的套裙,傲慢的转过身,觉得心里的怒气陡然升到了最高点,恨不得立刻爆发出来。

丁海霞被她呛得说不出话来,煞白了脸站在那里。

苏静云觉得解气,她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什么过分的,倒是她,动不动就找她晦气:“让开。”她没好气的对着还站在她位置上的丁海霞说道。

谁知,她却突然抓着她的手,哀求道:“静云,我知道我早上说的那些话让你很不高兴,可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你把项链还给我好不好?”

苏静云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手都有些颤抖了,她最恨的就是别人冤枉她!小时候苏慈雪经常将所有的错事嫁祸到她的身上,她受够了!猛地推开丁海霞怒道:“丁海霞,你搞清楚,你哪个眼睛看到我拿你项链了?”她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她,“我苏静云清清白白,你别觉得所有人都跟你似的小心眼,动不动就夹怨报复,我告诉你,我没有就是没有,就你那项链,我还瞧不上!让开,给我滚,滚开去!”委屈充塞了她的胸膛,她浑身战栗,被气的,周围的同事没有人敢上前,丁海霞被她推到在地,也没有人去扶她一把。

苏静云用力的将东西塞进自己的包里,今天真是晦气了,倒了大霉了,她愤怒的从丁海霞的身边经过,一路往外冲去。

“云姐,云姐……”徐茵反应过来,想追出去,可是苏静云已经跑进了电梯里。

冲出电梯,苏静云衣服也没有换,直接跑出大堂。她用力的跑着,一刻也不停。

黑色奥迪正好停在酒店门口的停车位上,甫一抬头就发现苏静云从里面冲出去。冯硕来不及思考,便叫了一声:“苏静云!”

可是她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往前跑着。冯硕见她不对劲,未加思虑,立刻下车追上去。

“苏静云,苏静云!”他在后面拔腿狂奔,竟还是比不上苏静云的速度,她就像是安了风火轮似的,穿着高跟鞋也能健步如飞。如果不是此刻情况不对,他真会停下来为她大叫三声好!

她一头冲出斑马线,冯硕惊惧的在后面喊道:“小心!”可是她还是冲了过去。也根本没有听到他忧心如焚的叫声。

等他赶到的时候刚好是红灯,苏静云连续拦截了好几辆车子,终于幸运的跑到了对面,冯硕提起的心又放下,忍不住在原地打了个转儿,骂了声娘。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静云跑出自己的视线,消失在拐角。

等他跑过去的时候,哪里还有苏静云的影子?

偌大的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唯独没有她的身影。

“,”他站在街角四处张望着,最后用力的锤了一个栏杆上的木桩一拳,又疼的龀牙咧嘴。

苏静云不停的跑,两边的风景在她面前后退,耳边是呼啸的寒风。她的两脚像是机械的迈动着,肺部火辣辣的疼。

等她因为撞了一个人而气喘吁吁停下来的时候,缺氧的大脑才有慢慢开始运作:“对不起,对不起,”她对撞到一个年轻女孩说道,“你没事吧?”

“没事。”女孩摆摆手,就离开了。

苏静云靠着墙壁,缓缓的停着,她这才觉得自己的两只脚像灌了铅似的再也抬不动了。不难想象,她现在一定是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的像个疯婆娘似的。

周围的人都穿上了毛衣,而她,竟然还穿着薄薄的酒店制服,她低头看着惨遭自己蹂躏的高跟鞋。苦笑一声。

抬眼望望四周的景色,她愕然自己竟然跑到人民广场这边来了,从天玺酒店到这里,足足有半小时的路程,她不要命的跑,耐力是超乎异常的强。

她一动,只听得咔嚓一声,她心一惊,哀嚎了一声,动了动自己的脚,顿时变得一脚高一脚低,踩得也是一脚深一脚浅。

风哗啦啦的吹,凉飕飕的吹在她的心头,运气不好,连喝水都会被噎到的!

苏静云哭丧着脸看着自己脱跟的鞋子,欲哭无泪。只好扶着墙壁慢慢的走。

因为天气较冷还有天色较晚的缘故,原本一到傍晚就特别热闹的广场上此刻却是空荡荡的,除了几只不畏寒的麻雀在闹腾之外,萧索的有些寂寥。

走了一段,她在一边的石凳上坐下,一坐下,包里的手机就响的特别的欢畅。她拿出来一看,冯硕。

她头疼欲裂,可是却又是安慰的。

明知道他还在千里之外呢,又不想让他担心。

冯硕正开着车满世界的找她,打了十几通电话却没有一通是接的,这通本来也是想按掉了再打的,没想到她低低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喂,冯硕。”她说。

“苏静云,你在哪里?”冯硕口气急切的问道。

苏静云吸吸鼻子,力图镇定的说:“冯硕,找我什么事情啊。”

“我问你你现在哪里。”冯硕忍着怒气又问了一次。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不是在香港吗?我在哪里你管得了吗?”

“苏静云,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在哪里。”冯硕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抓着耳麦很是火大的怒道。

苏静云缩了缩脖子,将手机悄悄拿离自己的耳朵,知道了又怎么样,于是她很豪气的说:“我在人民广场散步!”

只听冯硕冷笑一声:“站在那里不要动!”

“啊,喂……”苏静云不明白,可是又像是明白,难道,他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猜测让她觉得心暖不少。

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了,可是等他赶到那里的时候,苏静云还是冻成了一条冰棍,整个人缩成一团在石凳上瑟瑟发抖。

冯硕一把冲到她的面前,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肩上,将她整个的包裹起来。她根本站不起来了,看着她,只能颤抖几下嘴唇。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局,可是真的见他从车上跳上来冲到她的面前,她还是有些恍惚的,似乎觉得这只是一个梦。梦醒了,便什么都没有了,于是怔忪的看着冯硕。

他二话不说,打横抱起她回到车上。车内的空调他已经在刚才开到最大,苏静云一座进车里就感觉一阵又一阵的暖流往身上涌。僵硬的四肢才又渐渐活了过来。意识也才慢慢清晰起来。

“你这个笨女人,就不知道要换了衣服再出来的吗?穿成这样还能跑这么远,你想参加奥运会吗?”冯硕气的不轻,骂起来也不含糊,“想冻死就直接说,直接]了站在那里就行了,何必跑这么远让我开车来找?”

苏静云被他骂的一愣愣的,渐渐暖和起来的手脚慢慢伸展了一下,牙齿才不再打架了,她怯懦的动了动嘴皮子:“你不是在香港吗?怎么提前回来了,而且又不是我让你来找我的,是你自己要来找我的!”

有丝丝的喜悦摆荡在心头,她不自禁的弯了嘴角,靠在坐垫上闭目养神,“]啊。”

“你……”

可是好景不长。

“阿嚏!”苏静云猛地抽出几张餐巾纸捂住自己的嘴巴。

冯硕还想说什么,然此刻,也不得不收敛全部的怒气:“算了算了,你坐好了,先回去再说。”

“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暖和了,悲伤就会远离。苏静云觉得心里不再像刚才那样难受了。

她还抽空悄悄打量了一下冯硕的脸色,乌漆抹黑的,看样子气的不轻。

苏静云吐了吐舌,她也不是故意的。

“咳咳,那个……”

“等下!”她才刚开口,冯硕便一脚踩住油门,苏静云往前倾了一下,被晃得有些头晕。等她看向一边的时候,冯硕已经冲下了车。

不到三分钟,他就回来了,不过带回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塞在她的手里,“喝了。”

那奶茶烫的,苏静云一碰差点又摔翻了,只能在两个手之间不停的转动像是被杂技魔术似的。

冯硕瞪她一眼,接过来,用力的一插,又抽出几张纸巾包裹着才递给她:“快点趁热喝了。”

“噢。”苏静云低头努力的吸着,烫的舌麻,可是喝下去却觉得异常的心暖。

“谢谢。”她小声的说道。

冯硕似乎没听到。她于是又说了一遍:“今天,谢谢。”

他还是没反应,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的路。苏静云懊恼,但是受人之恩虽说不用涌泉相报,可是却不能不报,于是她再次大声的说了一遍:“冯硕,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你不用这么大声,我不是聋子!”冯硕对着她的耳朵吼回去,震得苏静云头皮发麻。

明明是很不高兴的,可是为什么嘴角有抑制不住的欢喜想往上翘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