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思妻如狂 > 第37章

第37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a?????她的嘴猛然被人堵住,她怔怔的贴着墙壁没有动弹。苏静云烧红双颊,头不知何时垂在身侧,冯硕又硬生生的将她压紧了几分。

肺部的氧气越来越稀薄。淡淡的月亮高挂在空中,透过云层发出朦胧的月光。令她想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意乱情迷之下,竟然没有反抗。

“嗯。”直到她传来轻轻的声,冯硕才一把从她嘴上抽离,用力的喘着气。

骤然而至的空虚令她有些茫然,冯硕捏着她的下巴,审视着她茵激动而酡红的双颊道:“你不会让我在这里要了你吧。”

她的脸蓦地烧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虽然今天领了证你很激动,但是这里适合怎么算都不太合适吧。”他戏谑的说,“现在不想上厕所了吧。既然这样,你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去可以吗?”

他的高度加上她的,爬上去应该不难吧。冯硕在心里计算着。

苏静云果然发现自己不那么想上厕所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快速的道:“好。但是你确定你可以吗?”

“你多重?”

“问这个干什么?”她又戒备了起来。

“看看你是不是太胖了。我怕我撑不起来。”冯硕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身体已经蹲了下去。“踩着我的大腿然后踩上我的肩膀,对了,把你的鞋子脱了。”

苏静云一只脚踩在他的大腿上,另外一只脚只能半提在空中,而她今天穿的仍然是一条及膝的裙子。在刚才的一番激烈的挣扎中,早已皱巴巴的。她顾不得走光的危险,两只手死死的趴着泥土,像个壁虎似的吊在那里。

冯硕说:“我喊一二三,就用力托你起来,你就抓住上面知道了吗?”

“嗯。”苏静云点点头。

“好,来。一,二,三!”随着他的声音,苏静云一站,还真的抓到了地面。冯硕站起来改为托她的两只脚,尽管很痛,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三下五除二的,倒也颤巍巍的爬了上去,趴在泥土堆上那口的喘气,而冯硕仍然在下面喊道:“喂,苏静云。快点想办法把我拉上去。”

“噢。好,你等着,我去找人来救你。”说完,她便跟个猴子似的猴急的跑了,想必是去上厕所去了。

等冯硕再叫几声的时候,哪还有她的影子?

冯硕突然望着毫无星子的夜空,狠狠的将那种强烈不安的预感压下去。

可是,他的预感还是成真了!苏静云竟然真的去而不返,再也没有回来。头顶黑压压的一片,风越来越大,不断的带起尘土往他的洞下面吹进来。他整个人蜷缩在了一起。心里不知诅咒了苏静云几百遍。

苏静云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折腾,房间是冯硕的。是严朗告诉她的。他们也没有问冯硕去了哪里,所以她也就没有说。被子上枕头上都充满了他的气息。她承认她是故意不找人去救他的,想让他吃吃苦头。

可是外面似乎要下雨了呢。她越想越担心。终于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在门后边找到了雨伞,然后拿着一根绳子走了出去。

脚只是拉伤了,现在已经并没有刚开始那么疼了,她蹒跚的走着。越走越快。

晚上的工地已经围上了栅栏,她是从上面爬进来的。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天空还是下起了小雨,开始只是一点,不到半分钟便变成了瓢泼大雨。她再也不敢耽搁的跑了过去。按着记忆中的路线很快便来到了冯硕被困的地方。此时她的身上已经全湿了。

“冯硕?冯硕?”洞里黑漆漆的一片,她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只能趴在地上朝下面喊。可是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动静。“冯硕,冯硕?”她的声音充满了担心,她该死的忘了拿一个电筒!她都急的要哭了。

“冯硕,你在的话就应我一声,对不起,对不起。”苏静云的雨伞已经被她甩在了一边。雨水顺着她的头发不断往下滴。

“你在找我吗?”突然,她的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她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一个跟头栽下去,幸亏冯硕眼疾手快的拉住她。

苏静云结结巴巴的看着他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你认为我还应该在那个该死的洞里面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苏静云怯懦的垂着头,“我不是来找你了吗。”

“你是怕我死在这里,一个人感到良心不安吧。”冯硕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她的心虚之处。

“那你现在又没事了。赶紧回去吧。”他的衣服上全是泥浆,苏静云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法子上来的,但是看样子实在是够呛。

冯硕本来在旁边的一个小凉棚里面躲雨,没想到忽然听到这个女人的惨叫声,不得不出来看看。

“起来,雨这么大,先到里面躲躲。”冯硕将她从地上拽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躲进了简陋的棚子里面。

苏静云冷的牙齿直打颤。这秋雨可不是说说的凉快啊。

“你,你为什么不回去要躲在这里啊?”她断断续续的说。

“你以为我不想吗?这么大的雨要是不小心又掉进去了怎么办。”冯硕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泥水黏在了一起。令他难过的不得了。刚才下雨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妙了。要不是最后雨水软化了泥土他利用力学原理控制自己的脚步与身体的重量才勉强爬了上来,就等着明天来替他发掘尸体吧。

苏静云不再说话,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

这四面透风的棚子,冻的人瑟瑟发抖。没有火,没有任何的光亮,只有彼此的体温。

苏静云的头发上衣服上全是水,冯硕也一样。他眼瞅着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停歇的现象,无端的叹口气说:“既然都走了,干嘛还要回来。”如果不是为了她,他也不至于淋成这样。

“我……我……因为担心……”布名吐弟。

“那你不干嘛早点来?”冯硕的声音在她的头顶想起。苏静云憋屈着嘴不说话了。是她理亏再说。

冯硕那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她不知道他在干嘛。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的声音透过黑暗朝她这边传来:“苏静云,把你的衣服裤子脱下来吧。”

苏静云吓得一个激灵,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像个刺猬似的对着他吼道:“你,你……不要趁人之危……”

冯硕一个箭步冲到她的面前,摇着她的手臂大力的说:“苏静云,你脑子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如果你不想冻死的话就继续蹲着吧,”语毕,他便走到了一边。任由她在那里。

“我……”苏静云的脸火辣辣的烧起来,她又不是故意想歪的。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万一他?大发,像上次一样将她强行按倒在地,她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木棍,没过几分钟,这里又有了微弱的火苗窜起来。虽然不是很亮,却足以让人温暖。

他蹲在那边对她说:“还不快点过来。”

苏静云没得选择,咬着下唇慢慢的往他那边挪去。他的衣服裤子全部脱了下来,只剩下最后的简单遮掩。苏静云的眼睛不敢乱喵,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来。

他又说:“快点把你衣服脱下来,用火烤一下,不然真的冻死你。”她的脸色已经清白了,牙齿咯咯的打颤。他本来不想管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就轻而易举的说出口了。

“我,不用了,你自己烤吧。”零星的温暖终于让她说话稍微顺畅了一点。

“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麻烦,要你脱个衣服是会死吗?还是你想就这么冻死,我告诉你,这里不是市区,也没有医生,如果生病了,就只能死熬着,明不明白?你不脱的话我帮你脱了。”冯硕作势遥往她这边走过来。

“不要!”苏静云抱着自己的双臂后退了好几步。

冯硕直挺挺站在她的面前。望着她的头顶心。

“快点。”他犹如土霸王的嗓音带着几分恶声恶气。

苏静云一声不吭,比他还犟。

“你真是个番女人,比牛脾气还大。”说完,他便蹲下身,手往她身上招呼,苏静云护卫着自己发出阵阵抵抗声:“不要碰我,拿开你的手!”

冯硕死死的将她压在身上,脸对脸,鼻对鼻:“你要是再不脱,我就真的在这里将你脱个精光!”

他的体温加上火苗的温暖,苏静云的身体里热流一阵接着一阵涌起,她的手脚都被按在了地上,而他毫无遮挡的身体再一次暴露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甚至于随着不断的摩擦,他都有了明显的反应!

“你!”苏静云惊恐的看着他。

冯硕反笑道:“你不知道男人有时候是被下半部分主宰的动物吗?而且最喜欢那种征服的感觉,如果你不介意我用这种方式征服你的话……”

“你卑鄙无耻下流……”亲切的国骂强有力的抚慰了她不安的心以及灼烧的脸庞。然而身体动弹不得,却仍要死死的感受那样坚挺的触碰,她怎么也安定不下来。

“很好,既然你骂的这么畅快,那我也不介意将它变成现实。”说完,他的头便跟着低了下来。

“够了,我脱!”苏静云在最后的千钧一发之际发出呼喊。

冯硕有些可惜的摇摇头:“这么快就投降了?我还以为你很想要呢。”不过语毕仍是慢悠悠的从她身上爬了下来。谁能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办?

“你这个流氓!”苏静云恨恨的对他骂了一声,终于背过身去。

被他那么一闹,原本僵硬的身体都活了起来,也没有刚才那么冷了,她不知该骂还是该感谢他了。然而不知为何她的心却没有如上次一样惊慌不堪了,是因为知道他根本不会对她怎么样?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拿去。”她将自己的棉质t恤脱下来,背着身递给他。

冯硕哼哼道:“你不会让我给你烘干吧,自己过来烤。”他拿着自己的衣服正烘呢。她的背脊在微弱的火光下呈现一种莹润光滑的牛奶白。冯硕觉得快控制不住自己了,眼神不断的往她身上飘去。又飞快的缩回来。

苏静云觉得背部火烧火燎的:“不许偷看!”

“你的身材很好吗?我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得了,快点过来自己烤。”

苏静云一咬牙:“谁怕谁啊,只要你不对我有企图,我才不怕呢。”接着,她便视死如归的转了过来。

外面的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现象,她知道如果不弄干,结果可想而知。然而他的话还是伤害了她的自尊,什么意思嘛。她的身材很差吗?

“噢?我还怕你对我有企图呢。”

“冯硕!”苏静云忍不住咆哮道,“我告诉你,我不知见过多少男人的,就你那样的,充其量也就……也就……”她突然支吾着说不下去了。

“也就怎样?”他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看着她,“你看过很多男人的?说啊,我的身材也就怎么样?”他如猎豹一般盯紧了自己的猎物。因为她那句见过很多男人的也心生不爽的情绪。

苏静云觉得舌头忽然打架了,其实她也就见过一个男人的,可是那一次,却是深入的,细致的,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

“我……总之,我是不会对你这样的男人有兴趣的,你放心好了。”她没好气的转过头,决定不再深入有联想的话题。

冯硕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闪出那个辛阳的脸说,冷笑着挖苦道:“你应该是对辛阳那种小白脸型的有兴趣吧,噢,还有那个周博士的,我看你的兴趣也很足!”

乍听辛阳的名字,苏静云的心不可遏止的颤抖了一下,身体也跟着一晃,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而她那个细微的细节却没有逃脱冯硕的眼睛,继续穷追猛打道:“对了,他应该是跟你同一个学校毕业的,而且只大了一届,你应该很有印象吧。”他的视线紧锁住她。

果真,苏静云变了脸色,虽然极力的克制了,但是还是流露出她的心慌与不安:“噢,我没印象,也许我这个人对别人不关注!”

多么蹩脚的借口啊,他们曾经那么亲密过,而现在说起来,却只能用陌生人来形容。

“是吗?”冯硕虽然不相信却也不再追问,“那么冯太太,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那个周博士是怎么回事呢?”

“我的事情,不用跟你解释吧。”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的竖起来了,“我不会过问你的事情,希望你也不要插手我的。”苏静云想起上次见到的那个叫瑶瑶的小女孩,暗想,连你的私生女我都不管了,你还管我的朋友,简直是笑话。

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有火星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夜越来越深,雨势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低,苏静云越来越冷。他们几乎是坦诚相对了,除了贴身的衣物之外,都是直面相对的。

苏静云的目光不敢看向别处,对这安静的氛围感到不奇怪,而冯硕似乎在她说了那句话之后也毫无说话的兴趣。

他的衣服似乎干了,到底是衬衫,薄干得快,他一把穿回了自己的身上,而她的却一点干的迹象都没有。

他露出一个邪笑来,看着她。

苏静云在心底诽谤,这个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有衣服不给她穿反而自己穿!

“是你自己说的,你的事情不需要我插手,也好,你慢慢烘吧,我先去旁边睡一会儿。”说完,他果真靠着后面的门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目养神。

苏静云不甘示弱,默默的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半边天空,自然也照亮了他们的小鹏!接着,风云变色,雨声更大,轰隆一个雷声打下来,她竟一把丢掉了衣服扑到了他的身上!

“啊”她瑟瑟发抖,抱着冯硕的身体不肯撒手!

“喂,”冯硕被她抱的差点喘不过来气,脖子死死的被她勒住了。根本不能动弹。她只穿了个胸衣啊,虽然样式很保守,可是不是真的毫无身材啊。

那两团柔软不断的摩擦他的胸膛

“苏静云!”他冷静的发出命令,“先放开我?”

她埋首在他的脖颈间不管不顾的摇头,丝毫没有放松的倾向。

“原来你怕打雷。”冯硕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也不再让她放手,而是转而搂紧了她的腰肢,“那就不要怪我。别吵,睡觉。”

她的身体很冰,他任命的将手伸到他们身体摩擦的中间叩开扣子,一路下去,自然抚尽她胸前所有的风景。然而将衣服批到她的身上,抱着她,睡觉。

电闪雷鸣一整夜,苏静云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迷糊的睡着的。

等她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干净的床铺上。

她头疼欲裂的从床上醒过来,使劲的敲了敲太阳,鼻子有点发酸,想打喷嚏又打不出来,冯硕正躺在距离她不远的沙发床上,一床毯子裹得跟粽子似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