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 > 【044】这个漂亮苗条的姑娘真的是九公主吗???

【044】这个漂亮苗条的姑娘真的是九公主吗???(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la  桃花有主,温缱入骨更新最快!

三四月的边关,天气还有些凉。

颜子婳和侍女回沈府时,她的外祖母刘氏已经早就命人备好香茶和点心候着她了。

刘氏的几个儿媳妇还有孙媳妇也都围在她屋里,捧着她老人家说话解闷。

嬷嬷们的通禀声刚落下,刘氏她们一干人还没来得及起身要给颜子婳行礼。一道纤细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刘氏的面前。

“外祖母!”

颜子婳嘴角轻扬,犹如花瓣的两片嘴唇翕动间,甜甜的轻唤了刘氏一声。

刘氏一看到她,一张有些沧桑的脸也是一笑,脸上的褶纹一露无遗。

“婳儿啊。不是让你不要去骑马场了吗,怎么又偷偷溜出去了啊?”刘氏嘴里轻声责备着,手上却是已经攥紧一块手帕动作温柔的帮她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颜子婳对着她“嘿嘿”一笑,嘴角边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刘氏宝贝这个外孙女宝贝的紧。她这么一甜甜一笑,刘氏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沉醉在她的笑容里。

她哪里还舍得去责备她啊。

只伸手轻轻去捏了捏她的脸颊,无限宠溺道,“你啊,都是被你外祖父他们给带坏了。女儿家家的不呆在家中绣绣花逗逗鸟偏偏日日往外跑。”

垂眸又将她全身打量了一番,刘氏又有些紧张道,“婳儿,外祖母怎么看你好像又瘦了啊?你母后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要怎么伤心呢。到时候说不定还以为我们这些人是怎么苛责你了。”

刘氏还记得一年前她的大儿子把这个外孙女带到边关时,她第一眼看到这个外孙女也被小小的吓了一跳。

五年不见,她的外孙女竟然被她的女儿养的肥胖如山。

放眼看过去,别人只能从这个年轻的小姑娘身上看到肥肉。

她的一张脸也被脸上的肥肉挤得扭曲变形。

根本谈不上一点美感。

不过,只一年而已。

当初那个肥胖如山的小姑娘如今却是蜕变了,出落成拥有倾城之貌的妙龄女子。

如今她出现的地方。都会成为人群中目光的集聚点。

刘氏心里为有这样的一个外孙女而感到骄傲。

“外祖母,我母后要是看到现在的我了,当然要伤心了。我母后她可是你的亲女儿,可她自己也常说她的相貌不及外祖母你年轻时的十分之一。

偏偏我母后生的女儿,也就是我啦,却长的像年轻时的外祖母。我母后当然要伤心了。她还要怪外祖母偏心,把好皮囊都传给我了。”颜子婳搂着刘氏不放,祖孙两人关系好的让人羡慕。

“你啊,就你嘴甜会哄我。”刘氏笑着瞪她一眼。

“外祖母,婳儿可没有哄你哦,婳儿这是在借着外祖母你拐着弯夸我自己呢。”

“你啊……真真的是被你外祖父他们带坏了。这嘴啊像是抹了蜜,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刘氏又笑着“数落”她。

颜子婳大笑,将刘氏搂得更紧了。

屋中其他人见这祖孙两相处的这么融洽,也在边上跟着捧刘氏。刘氏心情越发的轻扬起来。

好在刘氏身边的贴身嬷嬷还记得宫中的来信,将信取来交到刘氏手里。

刘氏拉着颜子婳坐下。才将信递给她。

颜子婳拆开信一看,信是皇后亲笔所写。信上说翰宣帝有子万事足,已经决定要废掉她这个皇后了,改立为他生下皇子的锦贵妃为后。

而这个消息大概会在一个多月后翰宣帝的寿辰上宣布。

颜子婳脸上的笑容在看到信后渐渐凝固。

这一年来,因为有皇后和慕珩的帮忙掩护,镐京城里的人只以为她受了重伤,一直呆在九千岁府养伤不出门呢。

如今皇帝寿辰快到了,皇后又要被废,若是此时她还不出现在镐京,镐京众人一定会起疑的。

历来都是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

皇后一被废,那些为了讨好锦贵妃的人自然是巴不得对皇后落井下石。

她偷偷离开镐京的事情一旦败露了,被有心人一渲染,皇后的日子只会更加的举步维艰。

刘氏见外孙女看完信后,脸上的神色僵凝起来了。

她心知不好。

恰好也是在此时,有丫鬟掀帘子进屋禀告。“启禀老夫人,老太爷那里派人来请……九姑娘。”

因为没有对外宣布颜子婳的身份,府中人只唤她一声“九姑娘”。

颜子婳知道老太爷那里找她应该也是商量回镐京的事情。

和刘氏以及众人告别后,颜子婳就去了沈老将军的书房。

一进书房,她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了沈老将军放在书桌上的一封信。信上的字迹也是出自皇后之手。

“婳儿,你母后写给你的那封信里应该也跟你提了吧。皇上想要废后。”

沈老将军已是花甲之龄。老当益壮的他脸色黝黑,身材依旧强健,一双在尘世里淬炼过的精明鹰眸让人一看就不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颜子婳点点头。

和刘氏及她的那些舅母们的温柔相比,沈老将军他们这些沈家男人对她可是极尽的严厉。

她当初一来到边关,还没等身上的伤势痊愈,就已经被扔进军营的操练营里训练了。

这一年,她是在泥里滚过,马上摔过,练过武,打过拳,吃过糠,喝过脏水。

这不,她才能以奇迹般的速度甩掉身上的一身膘肉。

“外祖父,婳儿这一年在这里蒙你们多加照顾。眼下我母后那里有难,我也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我想回去!”

颜子婳自动请缨。

让颜子婳回镐京似乎已经是眼下唯一的路了,沈老将军捋着他发白的胡须轻点了点头。

“婳儿,我已经让人给你收拾好包裹了。你现在马上启程,最好赶在皇帝寿辰前回到镐京。至于你外祖母她们那里,你就不用再去告别了。”

他的妻子刘氏那是恨不得把这个外孙女当宝似的含在嘴里疼着。她这猛然一走,他担心她会受不了打击,到时候哭哭啼啼的反而耽误了时间。

颜子婳知道沈老将军心中所想,点头。

“外祖父,那婳儿就走了。您老人家要好好保重身子。外祖母那里,你也替我跟她老人家说声对不起。”

颜子婳给沈老将军作揖行大礼。

沈老将军哪里敢受她这个公主的礼啊,赶忙上前去搀扶她。可一想到养了一年多的外孙女马上就要离开,心里一酸,干脆就又拂袖,背转过身子不去看颜子婳。

“婳儿,回到镐京后帮我向你母后问安。顺便的……你也帮外祖父多照顾照顾你母后吧。你母后她啊……其实还不如你坚强啊……”

沈老将军话说到后面,声音微哽。

颜子婳默然的又对着他的背影行了个礼,转身打开了房门。

房门外,她的几个舅父都已经等在外面了。

“婳儿,一路小心!”

“婳儿,替舅舅们向你母后问安!”

“婳儿,以后有困难了写信给舅舅们!”

几个舅父一人一句的说着。他们和皇后这个妹妹一母所出,感情自然是亲厚无比的。

颜子婳这个外甥女,他们也是把她当成半个女儿来疼爱的。以至于有时候他们的儿子都会吃颜子婳的醋。

沈鹏程也走上前,伸手轻轻拍了拍颜子婳的肩膀,“婳儿,我为你准备了两个会武功的侍女,她们一路会保护你的。”

颜子婳感激不已。

边关这一年的生活,真的是又充实又温馨。

一个多月后,镐京城里。

九千岁府,慕珩穿着一身锦衣卫的飞鱼服双手负后站在九华苑前。

苑里各种花儿竞相开放,吸引了许多的蝴蝶和蜻蜓飞过来,热闹不已。

忽的,清风道长的那张脸突兀的在他瞳孔里无限放大。

慕珩眼皮一皱,颇为扫兴的将目光一移,有些嫌弃道,“怎么又是你啊?怎么哪里都有你啊?你这张老脸,我都已经看腻了,以后别动不动就出现在我面前吓我!”

清风道长回头看了一眼九华苑。

这九公主以前就是住九华苑的。

“切!你看我看腻了,那你这一年有事没事的总往九华苑跑。这里一草一木估计都被你看过十万八千眼了,你看它们怎么没有看腻。”

清风道长酸溜溜说着。

慕珩抬头望天,假装没有听到清风道长的话。

清风道长话锋一转,突然又把话题扯到颜子婳身上,“这九公主都离开一年了,她到底还回不回来啊,真是急死个人了。”

慕珩继续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

清风道长又像狗皮膏药似的凑近慕珩,贱兮兮问道,“喂,我问你。你这一年有写信过给她吗?”

慕珩被他缠着没办法,才回,“没、有。”

“那她有主动写信过给你吗?”清风道长又追问。

“也、没、有。”

清风道长一听,替慕珩急了。大腿一拍,瞪着眼睛骂他傻,“诶呦,你个傻子啊。你们都成亲了。你不写信给她,她便也不主动写信给你。

她都把事情做的这么过分了,你这个傻子竟然还帮她在翰宣帝面前圆谎,还帮她照顾宫里的皇后。

你、你原来除了没有男人的那个东西外,脑子也是缺根弦的。”

慕珩不想再听清风道长的聒噪,宽袖一拂,起步离开。

清风道长又追上前,义愤填膺,“喂,你快点写信派人送去边关。告诉那个又丑又胖的九公主,如果她不尽快回镐京,你就要休掉她!”

慕珩勾着嘴角浅浅一笑,脑海里闪过……她那张又丑又胖的脸。

以及她那双黑漉漉亮晶晶的眼睛。

已经一年了,也不知道她在边关过的如何了。

莫名的有些挂念她了……

三四月的镐京已经是春风拂柳,百花争艳了。颜子婳戴着面纱和她两个侍女走在热闹的街市上。

街市上,人来人往,小贩们的叫卖声也从街头贯穿到街尾。

这样的热闹是边关小镇上没有的。

侍女阿芙阿蕖这是第一次来镐京,两人看什么东西都觉得神奇。颜子婳见天色还算早,便也没有催她们两人。

主仆三人慢悠悠的在街市上闲逛着。

“不好了!马儿受惊了!大家快躲躲!”街头,一个慌张的声音响起。

众人还没有完全来得及反应呢。街头处,就有一匹受了惊的马儿横冲直撞的向街上的行人撞来。

热闹的街市,顿时乱成一团。行人也是四处逃窜开。

阿芙阿蕖也领着颜子婳要往边上避。可颜子婳眼角的余光却是突然瞥见那受了惊的马儿正向街角的一处撞去。

而在那里,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正一脸惊恐的仰望着要向她撞去的马儿,被吓到似乎都忘记了逃跑。

颜子婳脸色一绷紧,一个闪身向那小女孩站着的方向奔去。

街道上,那些暂时躲到安全地方的行人看到受惊的马儿要向那小姑娘撞去,也吓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有胆小者甚至已经捂住眼睛不敢再去看那惨烈的一幕了。

幸好,在最危急时刻里,一抹纤细的身影灵敏的扑向了那小姑娘,抱起她就往边上滚去。

马儿呼啸一声,撒欢着四个蹄子就从她们身边冲过,奔向了远方。

看到在马下安然脱身的两人,街道上的行人都忍不住轻松了口气。

颜子婳垂眸,仔细的将怀中的小姑娘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没事吧?”

那小姑娘只有五六岁的样子,长着一张可爱的苹果圆脸,肉嘟嘟的,一双眼睛大而亮。

见颜子婳打量她,她便眨着大眼睛也一瞬不瞬的盯着颜子婳看。

“星儿,你怎么样了?没事吧?都是大哥不对,让你差点出意外。”小姑娘还没有回答颜子婳提的问题呢,已经有一个略带熟悉的声音传入了颜子婳的耳畔里。

颜子婳抬头一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就直接火大了。

原来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她回镐京,碰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是那该杀千刀的安世子傅子矜。

颜子婳怀中那个叫星儿的小姑娘看到自己的大哥,摇着头,奶声奶气道“大哥,我没事。都是这位姐姐救的我,大哥你一定要好好谢谢这位姐姐。”

星儿说话间已经乖巧的向颜子婳行了个谢礼。

傅子矜便也把目光移向星儿的救命恩人身上,行礼作揖,他抱拳道,“这位姑娘,你救了在下的妹妹,在下感激不尽。敢问这位姑娘尊姓大名,如何称呼,好让在下可以报答姑娘你的救命之恩。”

“不用了!”蒙着面纱的颜子婳冷冷拒绝,带着侍女就要离开。

傅子矜也几步上前,拦住颜子婳的去路。

“这位姑娘,你还是留个名吧。实不相瞒,在下乃安远侯世子傅子矜。星儿乃我父母的心肝。今日你救了星儿,我们安远侯府定不会亏待你的。”

颜子婳直接翻他一个白眼,“知道妹妹是父母的心肝,还敢把她独自扔在街市上。安世子可真的是个‘好’哥哥啊。”

傅子矜自知理亏,被她这番数落倒是不争辩。

颜子婳看到他的脸,就想到当初这杀千刀的傅子矜是如何跪舔百里子薇,如何贬低她这个九公主的。

如今再见,她对这个人自然是不会有好脾气。

“好狗不挡路,拦路不是好狗。安世子,请让一让。”颜子婳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

骂他是狗,而且还不是一条好狗!

傅子矜那张阴柔的脸庞上表情严肃,目光锐利。

“这位姑娘,本世子是诚心的想要感谢你的,可你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态度……”

颜子婳不等他把话说完,故意走上前,直接向他撞去,把他撞到边上。

“姑娘!”傅子矜脾气也上来了,被她一撞,他催动轻功,追上她,伸手就要扣住她的肩膀。

颜子婳一个转身,反手扣住他一只手。

傅子矜眼里闪过一抹锐光,连出几招逼向她。她见招拆招,一一应付过来。

傅子矜没有从她身上讨得便宜,他改变策略,故意虚晃一招,要向她胸口袭去。等她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招式上时,他一只手骤然一变招式,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扯,将她脸上面纱扯落。

傅子矜一愣。

继而眼里闪过惊艳之色。

面前这女子……生的可真真真好看啊!

颜子婳见自己的面纱被他扯落,心里又蹿起一股怒火。她二话不说,抬脚就往傅子矜腹部下那最敏感的地带用力的踹上一脚。

“啊!”傅子矜从她的美貌中惊醒,伸手就捂住他那敏感地带。

“安世子,老娘让你不要当狗挡人道的,可你偏偏不听。那就不要怪老娘对你不客气了。”颜子婳踹完他,扬唇得意一笑。

正午的阳光透过街道两边梧桐树的树叶缝隙洒下来,光斑跳跃间落在她的笑脸上,映着她黑漉漉亮晶晶的大眼眸,让傅子矜只这样看着她,就不知不觉中失了魂,暂时忘记了疼痛。

而在他失神之间,她已经又袅袅的走上前。

傅子矜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她。

下一刻,颜子婳轻踮着脚尖凑到他耳畔。

“另外,咱们以后可能还要经常见面。老娘把丑话说在前头了,你要是敢再来惹我。老娘我是见一次就踹你一次的……”

话落,她膝盖一弯,已经又往他腹部下的敏感地带顶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仙网 天珠变 天才名医 诡胎难产 与尸同眠 重生之福来运转 阴魂超市 都市悍刀行